王基立:「人必須走很長的路才會發現捷徑。」

 

【家庭生活】

「我們應該談談。」安娜(姚坤君)對坐在沙發上的丈夫彼得(金士傑飾)說。或許她是對著空氣說。
教科書出版商郭彼得坐在沙發反覆讀著「無聊卻很重要」的出版品。他擁有優渥的收入,住高價地段住宅區的豪宅,有兩個女兒、兩隻貓及一對鸚鵡,連電視及微波爐都各有兩個。彼得喜歡對稱、安定的生活與沒有波浪的航行。討厭挨打、呵癢。
而安娜(姚坤君飾)從生活瑣事開啟話匣子,從清洗冷氣機、使用微坡爐到乳癌及外遇等話題。安娜想做一些「壞」事,她需要一些刺激改變現狀。她賞了彼得重重的耳光,讓彼得與她經歷龍捲風的狂想,然而激情過後回歸平靜。
彼得拿著他的書外出,安娜重新回到廚房。

 

【動物園的故事】

「我剛剛去過動物園。」王基立對坐在公園長椅閱讀的郭彼得說。而這句話像朝池子擲石頭,石頭沉了下去卻沒有漣漪。
王基立身無一物,住在用木板隔間的舊公寓,一個茶杯、一雙筷子、一個鐵櫃與兩個沒相片的相框,唯一擁有完整的東西是一副裸女撲克牌。
他將周遭的人、事、物化為故事說給彼得聽,包括房東、鄰居與他稱之為朋友的狗,還有關於動物園的故事。故事說著說著,王基立像是預謀般地搶奪郭彼得的長椅,兩人起了衝突,釀成悲劇。

 

【家,亦即動物園】

《動物園》這齣劇的場景光靠投映就塑造出「家」與「公園」場景同為一處的暗喻。
而兩幕的開場白相互呼應:安娜的「我們應該談談」,與王基立的「我剛剛去過動物園」都是對郭彼得說,而郭彼得也同樣對這兩個開場白充耳不聞。
無論是最親密的枕邊人,或是最陌生的人,藩籬不會憑空存在,是由其中一方築起的。

 

 

「痛楚」是最具體、最直接的感受,差別只在於輕重。可能無法判斷這個痛是多少㎏/㎡,但可以肯定的是,痛楚總是比較其他感受容易烙印在心底。
為了避免痛楚與傷害,寧願像動物園裡的動物被囚禁在牢籠裡(儘管那些動物並非自願)。

兩個思想不同的人,若其中一方將自己的觀念灌輸與對方並要求認同,衝突便從此開始。然而衝突與改變會產生痛楚,害怕痛楚的郭彼得當然是避開它,而逃避即便是拒絕。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並非全部都是美好的,但並非不美好、不完整就忽略它。經過痛楚,才能理解如何處置痛楚。

「人必須走很長的路才會發現捷徑。」人生如此,人與人之間亦是如此。

 

《動物園》是齣意義隱晦的劇,部份情節涉及兩性相關議題。欲觀賞請做好準備。

演出場次:

2012年12月27日—2013年01月06日 台北 新舞臺
2013年01月11日—1月20日 台北 城市舞台
2013年01月25日—1月26日 台中 中山堂
2013年03月02日 台南文化中心

購票請洽:兩廳院售票系統 

更多《動物園》請參考:官方部落格果陀劇場Facebook粉絲團

劇照皆由果陀劇場提供。

 

創作者介紹

HvM

は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大美佳
  • 我有去看耶~~Mina也是看12/29那一場的嗎?
  • 我是看12/28那場,可惜我們錯過了。

    Minacha 於 2013/01/07 13:5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