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自己歸類為俗人。

沒有作家的抑鬱,藝術家的憤怒,詩人的苦悶,攝影師的感性。不是青年,所以不茫然。不是中年,於是也不實際。

所謂的俗人,眼裡只有一個步伐那麼大的視野,除了映入眼簾的景物甚麼也看不見。也就是說,我只看得到自己的腳尖,和頭頂的天空。當然也會有感性時刻,例如吃飽後的哈欠,例如腳踩到狗屎時的眼淚。但那不過是坨屎,妳不會像作家因此抑鬱而終,也不會像藝術家遷怒至整個世界,不會跟詩人一樣為此苦悶買醉,妳也無法跟攝影師一起拍下那坨屎。

俗人庸俗地只會想:「如果用水就可以沖洗掉,你們為什麼還要留著?」


 

創作者介紹

HvM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