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Mina:

  「最近看起來比較像個人了。」姊姊在晚餐時重覆一次爸爸說過的話。

  昨天前往晚餐的路上,姊姊說,我們兩兄弟變得很奇怪。只有一個人的證詞不足以採信,但是一票人的話就……不僅是爸爸和姊姊,連前幾天才見一面的姑姑也是這麼說。這時候又想起其他經常見面的親戚,像是上次看完醫生後午餐見到的思嘉、今天才回台北的媽媽,其實他們都曾說過類似的話。改變正默默進行著。

  曾說過極度厭惡被強迫與被改變,那意味著有一個人想強硬地控制另一個人。人沒必要去遵循另一個人的意念活著,我真的這麼認為。但事實上,我正悄悄地在改變。不斷改變。

  不過,正如妳所說的束縛與被束縛,這些改變不但出自於我的意願,而且是深層的意願,我樂見自己能有這樣的改變。雖然我仍不清楚自己改變了哪些。

  我仍是我,不過已經不是從前的我。而且,我一點也不懷念從前的自己。

                                                                         Haru

創作者介紹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