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Haru:


  我以為這兩天回家會按慣例去海邊看夕陽,結果並沒有,現在滿腦子想的都是到九份看日出。

  讀《耽溺》的時候聽著你給我的歌,每讀一段便想到你,但似乎無關音樂。我總想著你哭泣的畫面,第一次的紅了眼框,第二次淚濕的枕頭,在那之後,我總是想著這些。如果有那種純粹而直接的感情,那麼就有複雜迂迴的另一種。嗯,無論有沒有第一種,我想我都會是後者。

  因為愛你,而又為了平衡恨你。在《耽溺》裡說的是這樣的情感。雖然對你說以後不會再這樣了,不過自己也無法保證,我是說我盡量,我真的希望我盡量。「喜歡一個人就是對他好、喜歡一個人就該付出不求回報、喜歡一個人就不應傷害他……」這些說法都不適用在自己身上,那種喜歡我辦不到,不過我真的喜歡你,用一種自己也說不清的方式在愛你,用這種或許對誰都沒任何好處的方式愛你。

  我愛你,不過會為了平衡而恨你,傷害你,然後再傷害到自己。必須這樣才能繼續下去。那些種種為自己的行為作的解釋和原因,說穿了不過都是因為如此。

  你說到我的改變,其實自己也發現了,像是順應著事情發展的改變,很自然,也很不自然。有時候,我也搞不清楚究竟是刻意的還是不刻意的,還有這些都是我真的希望,還是只是我希望能夠這樣希望……即使每一秒都坦白地面對你,但是下一秒或許和這一秒有所不同。

  唔……不對,我要說的明明不是這個。原本要寫的是和設計師的談話,她說,我很愛你。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會造成她這樣的感想(明明都是裝模作樣地在炫燿男朋友對自己多好),而且現在也把原先要寫的忘得差不多了。

  嗯,我愛你,牙刷和拖鞋毛巾得由我來挑選才行。

             回來不能立刻見到你等於沒回來的Mina 

Dear Haru:

   想不到會是雨天,窗外的雨整日沒停過,整理雜誌一邊翻閱(我總有整理不完的雜誌),這些該扔了,那些留著,有的美食雜誌是不是放你那比較方便……就這樣耗去半個下午。

  我想著與你的關係,雖然這不是第一次想著與你的關係,事實上我時常去想。「這樣是不健康的……」總是這麼開頭,不過這句話的意義不大,若要深究為何這樣說我也解釋不出個所以然。

  有時候,常常,我覺得不應該上線,我們該有更多時間做自己的事情。當你說沒時間讀書,我想:如果不用上線聊天,每個平常日的夜晚就可以讀書了。對我來說也是,雖然大部分時候自己習慣下午讀書。也不會因為聊天耽誤到寫信或其他事情(打掃之類的瑣碎事)

  戀愛中的人無時無刻都想膩在一起,見不到你想你,見著你以後捨不得分開,不過幾天的短暫分離也顯得困難。不應該這樣,這不是我想要的戀愛,不,正確地說這是我想要的,但不該真的就這麼膩著。當彼此在對方的生活佔據得越來越多,自己的空間便逐漸減少,你會不會也這樣覺得?

  一攤開雜誌,MiuMiu跑了過來一屁股坐在上面賴著撒嬌,NaNa躺在我放床上的居家外套呼呼大睡。我的貓不快樂,我的貓變寂寞了。

  戀愛是某些人的全部,但戀愛絕不能是我的全部。想和你整天膩在一起,但是我不要,不能那樣,我甚至不該花太多時間想你,儘管我二十四小時都思念著你。即使人們說這樣很平常,這就是所謂的戀愛,也不該如此,我們要有距離和空間,就算它折磨得自己難受。不過這難受也是一種樂趣。

  我想說:「請別覺得難受,請別一臉不捨的表情,這樣我會真的在你家多賴幾天,這樣我會忍不住飛奔過去找你。」但是細想過後,我還是該將這句話吞下,請別讓不捨的心情消失,你應該像我思念你那樣地思念我,但我們仍要分開,然後咀嚼著其中的苦澀和美妙。

  如果不這麼做,或許我們之間的戀會消失得像大家一樣快,而且不知不覺無聲無息地。少了在一起的空間,我便多了思念的空間,而且這空間完全屬於自己。

  總是要求你這樣那樣,為了讓我們一直相戀下去,必須要隨自己高興任性著,一邊找出更好的相處方法。這話聽起來可能像辯解,不過真的是這樣噢,我也希望你更任性,如果我們能更自在地相戀,讓彼此都在這段關係裡舒服的呼吸,才有可能到很久很久……

              一直在想著要怎麼讓喜歡延續下去的Mina

Dear Mina:

  午後,開始下起雨。我拿起手機走出辦公室,到樓梯間打開電話,準備撥電話給妳:「現在正下著雨噢。」打算用這話當開場白。從重撥清單裡準備按下撥話鍵,然後把手機闔上。

   回到座位上繼續工作,這時,同事問我怎麼有辦法一整天都持續畫圖?這樣怎麼受得了?我用敷衍的笑容代替回答,眼睛繼續盯著電腦螢幕和圖紙,仔細比對有沒有哪個部分畫錯了。

   我想起當兵的時候還有之前工作的情形。

   其實無論是在部隊或是之前的工作,我總是比其他人都很快地就完成工作,所以在工作時常會空出一大半的空閒,在其他人的眼中,我看來是那麼地輕鬆。雖然工作成果不到完美的階段,但完成速度真的是比很多人快很多。其實,我只是工作時就一股腦工作,沒做完就加班,一定得做到某個程度才肯停手。我想,我一次只能對一件事情專心,完成後才能完全鬆懈下來。

   工作的時候就認真工作,玩電動的時候就專心玩電動,寫文章的時候心無旁騖的寫文章,甚至連吃飯的時候都很認真吃飯。只是,現在很多時間都會不自覺想到妳。

   昨天,我說妳改變了,到底變得怎麼樣也不是非常清楚,只有個模糊的概念。但那模糊的概念卻一點一滴地滲入我的細胞裡,然後轉換成一點一滴累積下來的喜歡。妳說,自從戀愛之後行情看漲,大概就是這樣,我才越來越無法自抑地越來越喜歡妳。

   或許我已經沒有辦法再更加任性,不過這只是我自己的想法而已,說不定到最後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結果反而是越來越任性……

   像昨天問了是不是高手送妳回家的,妳怎麼可能會猜不出我腦中在想些什麼。依照以前的情況看來,這類的問題我根本問不出口,但是我卻一而再、再而三得打破自己應該有的戒律。

   雖然我喜歡妳對我任性,但是我沒辦法放任自己對妳任性。但更糟的是,妳卻把我寵壞了。我討厭任性的自己,也總是在任性過後不斷後悔。「不該這樣……不能這樣……」總是這樣反覆告訴自己,但是卻又一再重蹈覆轍。然後現在又想繼續任性。

   待洗衣物的籃子上放了一疊雜誌,今天順手拿了一本來看,裡面提到某個藝人的戀情履歷,有過很肯定的戀情,不過最後仍是無終而疾;有過像海嘯般撲過來的戀愛,最後卻維持沒多長的時間,接著又有其他的戀情。好奇怪,一個人真的能戀愛這麼多次嗎?但是類似這樣的例子卻怎麼數也數不清。然後我又開始計算我們相處時間已經到達多長了…… 

                 Haru 

創作者介紹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