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Mina:

  中午回家的時候發現門口放信件的小猴子有電話帳單,回公司時順手帶走,下班的時候唸給妳聽。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今天好想和妳一起晚餐。其實也不是只有今天,昨天也是,還有前天、大前天,還有……

  從前,總覺得哭泣是女孩子專屬的權利,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然而真正碰到之後,卻覺得經常哭的女孩子令人厭煩,好像把哭泣這東西當成一種強迫對方的武器一樣。所以對於任性的女孩子是敬而遠之。

  但是,每次當妳有那麼一點難過的時候,眼框紅的,眼淚沒掉下來,但是我卻覺得自己犯了什麼大錯一樣。一定是我哪做錯了,或是哪裡不好,所以才惹得妳傷心。對於妳所說的任性,我也是相同的看待。任性就像是吃醋一樣,那意味著對於一個人的在意程度。相對的,與之回應的一方也是同樣的,若對於吃醋或是任性感到厭煩,那麼大概就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所以,我一點也不介意,也從不認為這是妳的任性。因此請別在我的面前壓抑眼淚。

  其實我一直不知道該怎麼樣去對一個人「好」。該怎麼樣才能算是好?那麼不好又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要對一個人好或不好?這些又該由什麼人來評斷?我經常會去想這些事情。但是,現在去想這些似乎沒什麼必要了。

  我只想和妳在一起,於是用各種方式把妳留在我身邊。假如哪天我的方式令妳感覺到困擾或不耐,那麼請告訴我,我會找尋另一種方式。如果接下來的方式又不適合,那麼我會再換另一種方式。如果我疏忽了些什麼令妳感覺不到我的喜歡,那麼請用力地告訴我。我想做到令妳感覺到「好」的地步,因為我確實感受到什麼是「對一個人好」,那是妳讓我感受到的。

  與妳相戀,是這廿七年的生命最幸福的時刻。當然妳不必告訴我也是這麼認為的,只要我是這麼認為的就足夠了。

                    要用力對妳好的Haru 
 
Dear Haru:

   不知不覺間,已經變成有男朋友的人。雖然自己還不是很適應「有男朋友」這件事情,不過身邊的人似乎都已這麼認為了。剛開始,說「我男朋友……」的時候總是好不自然,和說「我姊姊、我弟弟」很不一樣,可以的話,其實還比較想說是「我喜歡的人」。然而隨著說到我男朋友的時候增加,自己也漸漸習慣這樣的稱謂了。

  那時候,要你問問句之前,我一直以為你會說:「做我的女朋友好嗎?」雖然對於男女朋友的定義不甚了解,但在我看來那是一種表示關係的說法,如果我成了你的女朋友,那麼我們就不只是網友、認識的人、或彼此喜歡的人,我希望能與你有不僅於此的關係。

  在這之前我從來不曾想過和誰有更前進的關係,認識就是認識,喜歡就是喜歡,這樣就很夠了,不用特別刻意去突破什麼。如果戀愛了,那就只是戀愛,有沒有這些稱謂也無所謂。所以對於戀愛的對象是否單身也不介意,只要喜歡對方,能「也被喜歡著」就是唯一追求的事情,我是他的誰一點也不重要。

  可是卻好希望能做你的女朋友,當你遲遲不問那個問句時,我以為你想的和我不一樣。「或許你並沒有想要我做你的女朋友,也對,其實這也沒什麼不好,不是喜歡對方就一定要突破那層關係。我們戀愛就夠了,這也沒什麼不好,至少我感覺得到你是喜歡我的……」雖然這麼告訴自己,眼淚卻不聽使喚地快掉下來。

  後來你問了,你說:「跟我交往好嗎?」這又讓我呆了一下,我還沒好好想過所謂的交往是什麼,我們該怎麼做?交往之後和交往之前哪裡不一樣?我要做什麼?其實我有好多好多的疑問,但在那之前有個更重要的蠢問題,「那,以後你就是我的男朋友囉?」你對我點了點頭。嗯,從此以後你便是我的男朋友了。

  我的第一個男友是你,真好。

                     你女朋友

創作者介紹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ue495
  • 這篇真純情,

    第一個男友!?

    每次交往的女生問我是你的第幾個女朋友,

    我會回答第幾個,然後加上一句也是最後一個,

    第一個男友!?

    這也太幸福了.
  • 這世界很不純情,經常會有「我們談戀愛但我們不是男女朋友」的情形發生。
    我不喜歡說自己是對方眾多女友之一,寧可從來不是男女朋友,如果真要說,可以說是情人、戀人,可是不是在交往就不算男女朋友……我是這麼覺得。

    所以一個情人之後是一個男友,其實也沒那麼純情。

    Minacha 於 2009/05/11 23:4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