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Haru:

  洗完澡、將所有睡前該做的事情做完,身體疲憊得恨不得立刻躺下,卻還是想寫信給你。

  白天打掃房子、接近傍晚的時候開始讀書、然後晚餐、晚餐過後或許去買個東西,我決定不上線,讓自己有充分屬於自己的時間。這幾天下午朋友總會打電話過來,佔著我的時間聊天,儘管不是完全任她擺佈,也有盡量將對話在兩分鐘內結束的時候,仍覺得煩躁,好像生活被侵占似的。

  過了六點,大概就會接到你的電話,然後我能聽你的聲音,再晚一些,登入MSN便能與你說話……對於這一切,其實我好想大聲吶喊,雖然都是自己所期待著的,可是仍覺得有哪裡不對。我的時間變得不是單純屬於我自己的了。一想到這點,整個人就感到疲累不堪,沮喪挫折極了,但是那不是因為你,事實上時間一接近六點我就開始頻頻注意手機。

  那麼到底是哪裡不對?我想我一定無法解釋得好,這麼說或許也會令你失望,不過這一切使我感到難受,不是太嚴重那種,只是有一些難受。那大概像在孤島生活慣了的人去到大城市一樣……不,還不至於,應該只是個小鎮。

  我突然好想念自己,想念得緊。或許是因為太疲累了,我大概有一點感傷。只是感傷而已。


                    Mina

 Dear Mina:

  一回到家就睡著了,一直到剛才才醒。回家順道買的黑糖冬瓜茶放在電腦桌上已經變成溫的,連包裝都還沒開。明明沒那麼睏,怎麼一躺到床上就睡著了?

  清晨五點半時醒來,拿起手機,看到妳已經回到家的訊息,雖然妳已經告訴我郵差休息,但我還是打開了信箱。讀了妳的信,又見到妳發了網誌,看來最近似乎令妳喘不過氣來了。我能給妳很大的空間,但是當妳感到不安時,那麼就再把空間縮小;空間小了之後又需要回到之前那樣的大空間時,那麼請告訴我一聲,我會再次把空間放寬的。

  專科的時候,我給自己一句名言:「睡覺誤事。」

  回家進門前,在其他住戶丟棄的廣告單裡面選了一張比較能閱讀的廣告,「太極拳研習班……」看了一下內容,稍微練習如何朗誦的順暢與速度,打算晚點再撥電話給妳,然後唸給妳聽。只是一回到家就睡著了。

  醒來發現妳已經在線上,暱稱也改了,拿起手機才知道妳已經先撥過電話,於是立刻回電。妳把電話接了起來,聲音有些顫抖。很抱歉,我想妳一定等了一整個晚上。我又因為睡覺這件事情誤了大事。真的很抱歉。但絕對不是不接妳的電話。

                    Haru 

創作者介紹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責任編輯
  • 嗶~類別類別!

    雖然看似囉嗦又注意小節
    不過其實內心非常擔憂
    曾預估大概只能連載至今年春天的手紙快結束了!(淚奔)
  • 報告:改正過來了。

    應該可以連載到夏天,不過照目前噗浪效應來看,《手紙》連載結束這裡大概也荒廢了……

    Minacha 於 2009/05/04 14:19 回覆

  • losepoem
  • 所以我現在的名言是:「噗浪誤事!」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