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u在午休的時候回家,簡單吃了中餐,然後又匆忙出門。

這幾天他顯得特別疲憊,經常要跑工地,和那些愛拖延的木工打交道,工作進度落後了,電腦還突然中毒,當他說資料全部沒了的時候大概沒發現自己又嘆了一口氣。

曾經在書上讀到不可以對憂鬱症患者說「加油」,我想人在沒精神的時候都是這樣的,現在已經不是說加油就可以打氣的年代,我們很努力了,不得不努力,否則不知道怎麼在這個社會生存下去,不需要聽到倍感壓力的「加油」。

那麼,除了抱抱他我還能說什麼呢?我目送著Haru的背影,「我愛你。」、「我也愛妳。」他回頭虛弱的微笑,然後消失在冰冷厚重的電梯門後。

關上門,看見ChaCha在我腳邊,她也想送Haru出門。
ChaCha最喜歡“把拔”了,都還沒來得及撒嬌他就又離開了一定很寂寞吧,我輕輕摸著ChaCha的頭將她抱在懷裡,在心裡小聲的說:「加油。」

創作者介紹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