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Haru:

 
 信不見了,調整心情再寫一遍。

  星座運勢說獅子座今天不適合約會,看到這個分析感覺真是討厭,晚餐的約會不順利,雖然我覺得沒那麼失望,可是見你垮下眉、眼神擔憂,我想我的表情大概跟自己想像得不一樣。

  「吃不到波蘿飽沒關係,能見面就很滿足了。」我想對你這麼說,但大概無法說服你,你的表情像做錯事的孩子,露出觀察的眼神瞄著我,想試著給你一個沒關係的笑容,可是我們之間好像瀰漫一股失望的空氣,互相感染。於是我提議去喝個茶,希望能藉此轉換氣氛,可是連找家店都不順利……眼見時間越來越晚,我不想你這樣子回家,但卻不知道該怎麼辦。

  刷過卡、走進捷運站,轉過身想多看你一眼,你的背影看起來好落寞,等我意識到的時候,自己已經追上前去了。再快一點,才能趕上你,然後好好擁抱你。我加緊腳步跑著,完全沒想到可以出聲喚你,就快要追上時,你竟然回過頭來。別難過,別難過,即使不是因為難過而紅了眼框,我看了也覺得好不捨。抱著你,又再一次目送你的身影,好不容易你消失在視線範圍我才走回去搭車,以緩慢的速度走著,心想會不會你又追上來,那這次我一定要跟你回家。雖然知道這樣不好,可是卻忍不住幻想。

  我好捨不得說再見,如果不是因為要上班這一類無可抗拒的原因,要和你分開好困難。

                                                                          Mina
 

Dear Mina:

 
 越來越任性、越來越愛撒嬌、越來越愛流眼淚,雖然總是說要照顧妳,要成為能讓人依靠有肩膀的人,但是實際上的情況卻恰恰相反,反而是我越來越依賴妳、越來越需要妳,無時無刻都一副討糖吃的表情,希望妳牽我的手、抱我、吻我,最好一天有卅六小時可以溺在一起。但是卻又矛盾地希望妳能有自己的空間,做自己想做的事,並且好好地完成這些事。妳說上星期沒看書,一定都是我的關係,都是我粘著妳不放。

  老說自己是孤獨的一匹狼,但實際狀況卻是用哀求的眼神搏取同情的小動物。星期五午休結束後,才正想著該怎麼好好調整距離,但是一見到妳卻又不由自主地不想讓妳離開身邊半徑超過兩公尺範圍。好不容易到今天,星期一,分開的日子。中午讓妳陪我走到辦公室後,搭上電梯回到辦公室的座位上,坐在座位上不到五分鐘的時間就想妳想得不能自己,雖然很快就又會到了約會的日子,但是每次分開都感覺到好不捨,好想好想再擁抱妳一次,一次就好,於是丟下一句「馬上回來」就衝下樓。剛剛在捷運也是如此,心想只要刷了卡,想把我叫回去也沒辦法了吧!但是妳卻從後頭追了上來。

  即使是現在,也好想再吻妳一次,與再被妳吻一次。

  電影或是小說裡面總是有才剛分開就開始傳簡訊傾訴思念的戀人,一想到這就覺得好造做,但是傳簡訊卻令我覺得無法舒解想告訴妳有多麼思念妳,要是沒讓妳擁抱,即使傳了簡訊也無法滿足自己。

  妳問我,見到如此的妳為什麼不會幻滅?不過到底為什麼會幻滅呢?即使看見了翹起腿坐在地板上,一邊佐著下酒菜一邊飲酒的妳,我仍不會幻滅,因為那樣好自然,雖然越來越蠢、越來越幼稚也越來越醜,但是好自然。

  看見妳的拖鞋還有擺在櫃子上的瓶瓶罐罐,想起穿著短褲和妳一起租漫畫或用餐,雖然好醜,但是卻覺得好幸福。

                                                                         Haru

 

創作者介紹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