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Haru:

  我不該偷看的,雖然你說不介意,但是那樣做真的很糟。在你的電腦瀏覽著,想找找有沒有其他與我有關的東西,然後發現了那些文章,日期顯示大部分都是兩三年前寫的。太久以前的,我盡量忍著不去看,在那裡面寫的一定都是關於她的事情。
 
  可是卻還是看到一些,與我無關的,你的心情。
 
  「這裡面沒有我們見面之後寫的,所以沒關係。」、「即使你仍喜歡著她也無所謂,因為我相信你也喜歡我,你是這麼說的。」、「你說沒有必要忘記,我完全認同,忘記了反而不好。」坐在客廳沙發上,我反覆告訴自己。
 
  這是無從比較,也沒有比較的意義,在意這種事情太過愚蠢。我是真的這麼認為。有次你寄來一封和手上的繭有關的信,那時我真的覺得沒關係,你一定是弄錯我的意思了,我一點也不介意那個繭。
 
  但是當我知道更多你和她的故事,當我發現那故事不如我想像的美好(這麼說不公平,因為或許你覺得很美好),而你卻是那麼地喜歡她,總覺得胸口多了塊重物壓著。
 
  「沒關係,因為現在你喜歡的是我。即使那是無法淡去的回憶也沒關係,我也喜歡有著這份回憶和這樣情感的你。」雖然這麼想,親眼看到你寫著想念她還是難受。
 
  我好幼稚,就算下跪認錯個三天三夜也無法彌補自己的愚蠢。不過我是真的喜歡這樣的你,即使覺得難過或是因此流淚,但是沒關係,那是因為喜歡著你的事實折磨到自己。
 
  因為是那麼地喜歡你,所以無論如何都還是會覺得難過吧。

                    Mina


Dear Mina:

  「我會寫信給妳,寫像以前小說裡面會出現的那樣,很長很長的信。」黑夜之後裡面有這段話。我也一直想寫這樣的信給妳,像直子寫給渡邊的信一樣那麼長。寫好多好多很長很長的信給妳,然後讓妳花很時間在專注讀信上面,每當妳讀信的時候就會想起我是多麼地喜歡妳。
 
  但是昨晚又睡著了,這幾天的睡眠時間似乎變得比較長一些。妳告訴我,妳最近睡眠的時間也變得比較長,是因為我的功勞,聽見妳這麼說我真的感到開心,雖然在這種地方奇怪的地方起了作用,但是真的開心,能為妳做些什麼這令我感到自己是獨一無二的。
 
  有時候會想告訴妳,其實妳不知道我到底有多喜歡妳,妳是不是也是這麼想的呢?妳說我最近恍惚的時間似乎越來越長,在我們擁抱之後。我想那不完全是因為肉體感到愉悅的關係,而是妳一直告訴我,妳有多麼地喜歡我。全身感到酥麻。
 
  妳哭了,眼淚沾在我的肩膀上,滲進上衣裡。該怎麼讓妳相信,這個世界上妳在我心裡面排在第一名?在捷運上妳說懷疑著我,當時聽到這些,很想立刻大聲地回話:「怎麼可能!」但還是冷靜下來之後,以平淡的口氣來回答,這是很正常的。
 
  其實我多麼害怕哪天妳不再喜歡我,但是等到那天來臨,妳一定會知道,沒有人會比我更喜歡妳。所以我想寫像小說那般內容好長好長的信給妳,每個字都是我想給妳的情感。比起我最愛的雨的畫面,我更愛一直看著妳的臉龐。我想一直能夠看著妳,一直和我最愛的女孩在一起。

                    Haru 

創作者介紹

HvM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好孩子不要學
  • 你們感情好細膩!
    我都直接把他前女友的每張照片翻出來一個個塗成熊貓眼。
    噢噢我好糟糕!(其實也沒有很認真在反省...)
  • 我沒有照片可塗!
    感情似乎都是初期細膩,後來就越來越粗糙(?)。

    Minacha 於 2009/03/07 12:22 回覆

  • olivia
  • 好像也曾經歷相似的場景,我告訴自己,要忍住要忍住要忍住,傷人傷己不值得,要忍住啊。

    但是忍不住。誰教我是個嗜讀者,對文字原本就沒抵抗力,隱隱透光的祕密更是閃閃動人。所以就是忍不住。(哈)

    但還好,你們的發展是正面的,你們再一次確認多喜歡彼此,即使這樣的確認有點痛痛的酸酸的。
  • 都是因為它們直嚷著:「讀我讀我!」我才會忍不住點下去的……其實原本打算默默看完裝做沒這回事,可是還是忍不住招了。

    還好被原諒了,哈。

    Minacha 於 2009/03/10 15:0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