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Haru:

  下午一直在想,晚餐想煮咖哩。大概是因為你不能吃,最近老想著咖哩,牛肉、雞肉、或是蔬菜咖哩,隨便哪種都好。不過姊姊不會在家吃,弟弟又去高雄了,不想接下來幾天變成咖哩地獄,還是作罷(寫到這,突然想到《四月物語》裡的劇情)
 
  是不是我該去找些一個人也可以用餐的食譜呢?於是決定出門去書店,順便解決晚餐。外面是傾盆大雨,我拿起傘筒裡一把弟弟的大傘,淺灰色的。雨聲極大,幾乎蓋過所有的聲音,我用兩手撐著傘,這傘好重。想到我們去看電影那天你拿的那把傘也很大,是不是也這麼重呢?撐起來是這種感覺嗎?
 
  書店沒什麼人,先繞到世界文學的書櫃前,沒看到《在世界開始的早晨》,然後我在食譜前面停下腳步,《一個人的餐桌》、《一個人的簡易料理》沒想到還挺多這樣的書,不過不知道為什麼最後拿了一本不相關的食譜。
 
  在書店旁邊的家庭餐廳晚餐,原本用餐速度就不慢,自己一個人吃更是快速。而且一邊吃一邊後悔為什麼要來家庭餐廳,四周都是一家人的組合,總覺得店員似乎用奇怪的眼神看我,趕緊吃完結帳,305元。你曾在信裡提到一個人吃三百元的晚餐有點奢侈這件事情,嗯,現在可以理解了。

                    Mina

Dear Mina:


   那天在計程車上妳說,我們第一次見面時,我翹起腿坐在椅子上的模樣。仔細想想,其實我好像很少坐著的時候是那樣把腳翹著的。
 
  讀書約會。下午的時候我們聊了一點書,然後決定來次咖啡店的讀書約會。我想起很多事情,然後開始看著書櫃上的書本,哪些書本是在知道妳之後才買的書。有些書在不知不覺中消失了,可能借人,可能搬家的時候遺失,也有些是放在之前住的地方被父親丟棄。在記憶裡面搜索之後,發覺知道妳之後讀的書比起知道妳之前讀的還多。但是說來慚愧,最近都沒有好好地讀書。雖然我本來就不是特別喜愛閱讀的人。閱讀對我而言,只是為了達成某些目的的工具。為了接近妳的工具。
 
  或許讀書約會該早點開始,我們是不是把順序弄錯了?安靜的咖啡店讀書約會,漫無目的的牽手走路約會,接著馬拉松式接吻的公園約會,最後才是海龜般的旅館約會。不過我們的約會順序似乎正好是相反的。但這麼看來,我們是在進化囉?
  
  晚餐過後姊姊邀我租漫畫,但是手邊還有幾本正在讀卻沒讀完的書,所以拒絕了。
 
  那天的漫畫約會,很可惜店家的漫畫太過於老舊。所以妳坐在我的身旁上網,而我責複習著伊藤潤二的漫畫。現在和妳在一起已經不像之前,連坐姿都不是經常擺出來的姿勢,就像第一次見面那樣,竟然翹起腿。現在只要妳在身邊,就會覺得好安心好安心,無論做什麼事情都變得加倍有趣。我想,讀書約會也一定是這樣。讀書對我而言或許不在像從前是有目的的了,而是變成一件非常有趣的事。因為能和妳討論。
 
  無論是進化或退化,和妳相處在同一個空間都能感覺到快樂這個事實。
 
                 一定會吃光妳料理的每樣菜的Haru

Dear Mina:

  妹妹在房間裡,一直用食指指尖按著我手臂上浮起來的血管。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我給妳最深刻的印象便是手臂上浮出來的淡綠色血管。會不會多年後,蔓延在手臂上的血管變成妳唯一想得起來的關於我的畫面。這樣也很好,至少有個什麼是能一直讓妳想起我的。
 
  忘了是哪一天開始的,大概是發覺少收了封信之後開始的。信箱裡面我設置了一個專門收妳的信的資料夾,妳的信一到就會直接放進這個資料夾。那天說,最早的兩封信沒收到,所以現在這個資料夾裡面妳的信一共是100封。不然應該是102封了。
 
  有天我還在計算這個信箱的容量總共能放得下妳幾封信件,算了算,依照信的檔案大小平均值來看的話,大概能容下十七萬封左右。如果真能收到這十七萬封就好了。
 
  其實從前幾天開始,我固定複製幾封信的內容貼到純文字檔,有必要的話還想將它們燒錄下來。太多無法預測的事情了,誰知道呢?說不定我的電腦硬碟像一年多以前一樣損毀,說不定雅虎突然倒閉或是系統出差錯。
 
  妳曾給我一封《當下的戀人》的信,我一直謹記著。但無論是愛或戀,似乎對我都太難懂了一些。我只想和妳待在我們都喜歡的地方,就這樣一直待在那。
  
  我收下妳傳來的音樂檔案,聽了兩次,有些不清楚,所以找了歌詞。現在我正寫著這封信給妳,也正聽著這首歌。歌詞裡面說,總有天淪為陌路人不再見,那是我最害怕的事情。遇上妳是多麼不容易的事情,就像海龜一樣,在那麼廣闊的海洋裏面漫遊漂浮好幾年,終於遇上對方。雖然用海龜比喻令人感覺相當蠢。但無論如何,我都不想切斷能夠寫信給妳這條絲線。這不是諾言,而是我正這麼努力著。


                 也想料理些什麼讓妳吃光光的Haru

創作者介紹

HvM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