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Haru:

  中午醒來仍不能上網,雖然已經睡不著了,也該醒來打掃或是把書讀完,可是好想讀你的信,收不到你的信讓我沒有心思做任何事。於是我把存在電腦裡的每封信開來看,從寫給你語無倫次的第一封,到後來有點情色內容的信,花一整個下午細細讀完。
 
  讀著這些信件,好像在看一部電影似的,主角是你和我,常常說話不算話,不過這種事情似乎一點也不影響。儘管一開始說的現在已經完全推翻,可還是持續寫著。你知道嗎?現在這封信是第一百八十封噢。
 
  我喜歡你牽我的手,當我們在餐廳或是在喝著東西的時候,就只是這樣兩人的手交握在一起也覺得好幸福。可是我不敢將手放在桌上太久,總覺得那樣太刻意了,如果你不快握住,我會尷尬地想將手縮回去。
 
  主動握你的手、將身體挨著你、甚至是趁沒人看到的時候親吻你,雖然覺得很不好意思,仍忍不住這麼做。可是每次靠近你後就覺得沮喪,總是我這麼做,你難道就不會想更靠近我嗎?(我知道你想反駁,但是主動牽你手幾次之後就是忍不住會這麼想)
 
  如果我喜歡你和你喜歡我差得太多,我一定會無法忍受。平衡很重要,雖然我無法明確說出哪裡重要,就是會很在意這個平衡。所以才一直要求公不公平……
 
  我討厭給承諾,也不想聽見任何無法保證的承諾。曾在書上讀過有一位台灣作家寫過一篇關於舌頭的小說,小說裡有一個女人和一個沒有舌頭的男人一起生活、做愛,她的舌頭伸進他的嘴裡探索,那裡當然空無一物,像個嬰兒。她受不了做愛時還要承受那種純潔的感覺,選擇離開。許多年後,沒有舌頭的男人還要想起那個女人:「一切都是為了沒有舌頭嗎?」
 
  這本書的作者是要藉此引述舌頭的重要性,不過這作者是男性,我想他根本就不懂那篇小說的意思,甚至還亂修改解釋成:探索性器官的重要。雖然我沒讀過整篇小說,可是一定不是因為舌頭,那女人只是因為感受不到對方的愛才離開的。
 
  其實無論剩下幾次都無所謂,那一點也不重要,如果你無法再因為我而得彎腰走路是因為你不想,那比你不能還糟糕。即使沒有了舌頭,若能一直感受到你的喜歡,我就會想繼續牽著你的手。這不是承諾,這只是我的想法而已。

                    Mina

創作者介紹

HvM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大型貓科動物
  • Dear ミナチャ:
    有時我也是這麼想的,常常想牽對方的手,卻在主動牽他的手幾次後開始懷疑,難道對方對自己的“喜歡“已經降低?然後開始變得不敢伸出手,改而一直注意對方何時伸出手來等我過去牽他。
    這麼細微的不同或許有人覺得小題大做、想太多,但男人究竟是否察覺真正女人在意的是什麼呢?喜歡一個人以後自然而然渴望的肌膚之親,即使是很平常的牽手、一個堅定而深情的目光,或是輕輕的、在額頭或臉頰上的吻,對於感情的交流都很重要,曾經深刻體會當這些都漸漸消失時的恐懼、不安、痛苦,也不用說那些舉動裡面感覺不到愛時的恐慌,那是旁人所不能體會的。
  • 「男人究竟是否察覺真正女人在意的是什麼呢?」我想要他來牽我的手,勝過自己主動牽他,他吻我的喜悅也絕對大過我吻他時,他說愛的時候會閃躲,我說愛的時候他一定要回應,不過還是比較喜歡他說。

    我覺得啊,就是因為很喜歡對方,才希望對方做出喜歡自己的表現。在這些細微的地方。

    如果沒有,我們就會說:「我感覺不到愛。」看起來好像很難搞,其實我想不過就是生物天性罷了,男人愛追逐,而女人也需要被追逐,因為女人必須藉由這個動作感受到愛。

    其實我也不知道Haru究竟懂不懂我在意什麼,不過可以確定的是,他似乎懂了「來追我啊,嘻。」這個遊戲規則,只要照著做就不會有棘手的眼淚和不安了。

    (呃啊,貓的留言明明就很感性,可是我的回應好像整個破壞掉了...)

    Minacha 於 2009/01/15 20:52 回覆

  • 大型貓科動物
  • 並不會^^

    Dear ミナチャ:
    並沒有妳想得那樣不夠感性啦!我也很喜歡這種認真討論的感覺!畢竟即使對很親密的女性朋友也不太好意思開口討論這麼內心的感情世界,似乎也只有這樣的文字世界裡才敢直接寫出那些心裡的話(其實寫的時候還是有點害羞而猶豫是否真的要送出呢!)

    的確女人需要這些來感受愛,也或許透過這些小動作來檢驗對方心裡還有多少愛。同樣一個吻,女人就是能分辨這裡頭是愛的成份多,還是慾的成份多,也許就是太過敏感才會被男人稱為難搞吧?!呵呵...

    我想Haru應該多少了解一點吧!?因為從他的字裡行間也能感覺到纖細的部份,只是男人還是有男人大而化之的地方吧!
  • 嘿,我也喜歡。
    其實即使不是透過文字我也很愛討論,關於各種事情或想法,不過可以這麼談話的對象並不多(或許是因為大家的臉皮沒有我厚?),雖然我很容易離題,但是能跟貓談論對感情的看法我覺得很有意思噢,我也喜歡貓發表的內容,總是在螢幕前搗蒜般的點頭。

    Haru呀,他說他不了解,他是依直覺和我的反應判斷的,不過不知道是他直覺太準確還是我情緒太好懂,最近常覺得他什麼都猜得出來好可怕。

    想要男人懂但又不想他們太懂,女人果然很難搞。

    Minacha 於 2009/01/21 16:52 回覆

  • 大型貓科動物
  • 聽到ミナチャ這麼說,我反而嚇一跳!!居然自己也能寫些什麼讓人點頭如搗蒜...真是受寵若驚!

    我很奇怪的是,如果跟人(可以不分男女)討論跟性有關的話題,我一點也不會害臊,但是要對朋友即使是長年的死黨說那些戀愛的小動作、對愛情患得患失的心態,就真的讓我無法啟齒了。從來也都是只敢說對方讓人氣憤的事,不敢說兩人甜蜜的事,好像跟朋友說自己甜蜜的故事時,會被朋友認為帶著炫耀的心態而從不吐露這部份的自己。

    也許Haru說那是直覺,但會越來越準確,我想那應該稱作是相處久了以後的“默契“了吧?!也或許ミナチャ在Haru面前就是能表現自己“素直“的一面,才讓Haru容易懂的囉~
  • 嗯,的確比較常看到人們說自己戀愛的壞,而不是說戀愛的好。而當別人問到現在的戀愛狀況時,一臉肯定的表情經常換來人們疑惑的反應,更甚者還會開始發表所謂的不幸論經驗談,真是麻煩哪,或許在談論到自己戀愛時是該低調。我最近總這樣告訴自己,可是卻辦不到面無表情地隨便回答這個問題。

    我就是覺得很幸福呀,而且不認為去相信有什麼不好,幸福不就是給相信的人嗎?

    不過啊,這不是人們想聽的話。我想貓或許無意識中察覺了這些,這是討人喜歡的人的特質,我覺得很好呢,有一點點羨慕。

    Minacha 於 2009/02/01 13:49 回覆

  • 大型貓科動物
  • 我的確是很敏感的,任何一個一閃而過的表情或言語,但其實我想有很多都是自己想太多、顧慮太多了!

    也因為這樣,不能像ミナチャ那樣得到幸福吧!我真的體會到,要得到幸福有時要傻一點、要衝動一點、霸道一點,太敏感且顧慮太多,幸福是會溜走的...繼續相信吧!我也想像ミナチャ那樣相信,想像ミナチャ一樣勇敢!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