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Haru:

  現在人在網咖。遊戲的聲音,店裡播放的音樂,還有煙味,都讓我加倍思念你。尤其是香煙的味道。
 
  好奇妙,明明這些都是跟你無關的東西,可是卻一直讓我想到你。雖然煙味勉強可以和你拉上一點關係,可是這裡的空氣好糟,根本和你抽的煙不一樣。第一件事,登入MSN,連上你的網誌,同時開信箱收信。有兩封新信,可惜是垃圾郵件,這個信箱除了你的信就是討厭的廣告信件。你發了新網誌,嗯,我在網咖,所以不能哭。有時候我真討厭自己是個愛哭鬼,就連昨天說你沒主動握我的手也好想哭。
 
  喜歡你,令我變得好愚蠢。
 
  有時候你會反覆作一些動作,像是用手搔著額頭、彈手指這類小動作,雖然告訴你是因為看了會煩躁以及禮儀的緣故,可是其實不是那樣的,看你做這些動作令我好難過。不是很清楚這麼做的心態,可是這絕不會是在心情安定的情況下會有的動作……

  你上線了,雖然這一天幾乎都在睡,但好像到這一刻才真覺得輕鬆。

  我真的感覺到你喜歡我,雖然不知道你是否也感覺得到我是多麼喜歡你。當你因為我的關係而得彎身走路的時候,我想我一定笑得很樂,不過不是幸災樂禍的那種。是不是我能用這些事情來作為判斷你現在正喜歡著我的依據?如果哪天你不會因為我而無法好好走路,你不會想牽我的手走路,你不會每天寫信給我,不會看著我笑,我想我大概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如果太喜歡你我一定會越來越不快樂,因為會不停想著這些事情。雖然我常說有多痛苦就有多快樂。

                    Mina


Dear Mina:


  信寫到一半就睡著了,打算繼續寫下去的時候開信箱發現妳的信,讀過妳的信之後我決定把原本的內容刪除掉重寫,因為內容過於色情。
 
  原來那不是錯覺,當妳轉過側過身背對我的時候。我想每天都寫信給妳,但實在很貪睡,總是把信寫到一半就先存著,等到醒了之後再完成;我也想主動牽著妳的手,但妳總是沒把手放在桌上,所以我只好把自己的手放在桌上,等妳來牽著我;那些假裝的習慣動作也是想引起妳的注意,我知道妳會盯著看,我想告訴妳,其實與妳見面心裡面是很緊張的,純愛約會的男女主角不是都應該如此嗎?
 
  星座書上總是說雙魚座濫情,絕大部分的男性也是任由性慾恣意擺佈,然後出軌、外遇、劈腿。我對妳說,因為擔心妳會報復,所以絕對不敢與其他女性見面,但其實並非如此。那是因為,我的眼裡面只有妳,想見的只有妳,想要的也只有妳,我不再需要其他女孩了。
 
  那天我問妳,在這種情況下說我喜歡妳會不會很怪?我不想讓妳認為,因為我們正擁抱著才那麼說。其實,我都知道,也感覺得到,但不只是那時候。
 
  或許妳沒發覺,但當我們並肩走著的時候,我仍注視著妳的一舉一動,我知道妳總是會仰起臉頰望著我,然後臉上總是掛著微笑。那個時候我會撇過臉、摸鼻子或是搔額頭,我想掩飾快要浮現出來的笑容,我感覺到妳每分每秒都喜歡著我。而不是只有在那個時候。
 
  和妳看電影的時候總是沒辦法專心,我總是不轉動頸子把瞳孔飄向身旁的妳。上次一起看電影時,從頭到尾我都牽著妳的手,但其實手臂早就因為被椅子扶手壓到而麻痺,但是不想因為麻痺這種蠢事而放開妳的手,所以我總會輕微地挪動位置,因為看電影時不想打擾到妳。
 
  雜誌裡面提到男性一生平均能夠射精7200次,如果哪天我真的沒辦法挺直身子走路,妳會介意嗎?那時候妳還會牽著我的手,或是仰著臉頰對我微笑嗎?
 
  妳曾說,妳不需要承諾。但是我真的希望,直到我無法站直身子走路,也能牽著妳的手。只要妳不介意。

                    Haru 

Dear Mina:

  首先更正上封信的內容,我把「無法再因為妳彎著腰走路」寫成「沒辦法挺直身子走路」。
 
  今天與昨天一樣地熱,陽光好炙烈。姊姊說想還漫畫,所以一整天都看著看畫。看《最終兵器少女》的時候想起妳,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妳給我的信曾提過這部漫畫,還是因為其他的。好像我們也跟漫畫裡面一樣,正在交換日記。
 
  媽媽與姊姊逛街、看醫生、逛夜市,一整天都不在家,直到這個時間仍是我一個人。雖然獨處的時間很好,但卻好想和妳在一起。我可以看漫畫,妳可以讀著書,什麼話也不必說,即使是這樣也很好(雖然我很難辦得到)
 
  躺在床舖上把漫畫放在一旁,家裡面好安靜,只有妳網誌播放出來的音樂,於是我閉上雙眼想妳,結果卻不小心又衝動了。我想著妳的模樣,手不自覺地隔著平口褲摸自己的身體,於是我睜開眼睛,坐在椅子上開始寫這封信。如果不寫信的話一定會按耐不住。
 
  「純愛…純愛……」每次要寫信總是像催眠自己一樣,反覆唸好幾次,但是似乎一點也起不了作用,總是告訴妳些色情的方面。大概這也是開關之一吧……
 
  就算開關打開了,我們也要繼續相戀噢。

                    Haru 

創作者介紹

HvM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