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Mina:

  「原來如此。」我點點頭。
 
  媽媽見識過的人相當多,一些小動作或是習慣,她就能清楚在對方身上大概有什麼事情發生。
 
  妳出門後,家裡正好開始準備午餐,我定睛看著姊姊幫忙的動作被誤認為在發呆,「戀愛症候群嗎?」姊姊打開了話匣子。原來,我認為一些很蠢的小動作在我身上都看得見,所以才會被媽媽察覺。像是嘆息、傻笑的次數變多,發呆時間變長,還有食慾變差等等。雖然我自己從未察覺。
 
  一直下著雨,風很涼,在屋子裡也很涼爽,我和姊姊看了一整個下午的日劇。「已經開始剪頭髮了嗎?」我一直想著妳的模樣。
 
  妳留言給我的時候,我們都剪了頭髮,然後互相說了關於頭髮的瑣事;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彼此也剪了頭髮。總覺得「剪頭髮」這件事在我們之間好像有某種關聯性似的。
 
  下週五是哥哥的生日,我提議到「牛角」慶祝。雖然醫師指示我不能進食碳烤調理的食物,但偶爾為之應該不要緊吧。「牛角」也是妳告訴我的,當天我會記得點甜品。
 
  唔……剛剛似乎又嘆了一口氣。

                    Haru 

Dear Haru:


  「還是……再短一些吧。」
 
  即使你說喜歡馬尾,我仍是好想好想剪短,每一次都請設計師再多修掉一點長度。隨著髮絲掉落,頸部露出的空間也越大,這種時候總會想到你。不知道為什麼,我的頸子似乎很渴望你。
 
  「想要什麼感覺?」和我的設計師已經認識八年以上,每一次只要簡單的告訴她,她就明白我要什麼。
 
  「就算弄亂也沒關係的髮型。」我對她說。
 
  看著她將我的頭髮剪短、弄亂,忍不住滿足地微笑。這樣以後和你一起的時候就不必再顧慮頭髮怎麼樣的問題了。
 
  隨手翻看雜誌,然後設計師瞄到一個模特兒,指著她說我和模特兒的嘴唇很像,都是上揚的微笑嘴唇。最近時常被人這麼說,就算不說話的時候嘴角也是上揚的。不過這不是天生的,其實從前我是像哭喪著臉似的下垂嘴唇,所以笑起來總是不太自然。
 
  因為弟弟燙頭髮,我們待了很長時間。雨下了一天,我不時看著窗外的雨和時鐘,把店裡每一期柯夢波丹翻出來看(雖然都早看過了),弟弟說我問他好幾遍「今天星期幾了?」。

  今天才星期四……

                    Mina

創作者介紹

HvM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