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Mina:

  下午的時候,我在家的附近繞著,找間能買記事本的文具店或書店。從幼時玩躲避球的那廣場到科技大樓捷運站反覆找尋,結果往來幾間店之後仍空著手,想買本喜愛的記事本還真難。既然買不到記事本,原本想索性到處晃一會兒,但是陽光太炙烈,往來走著的時候,牛仔褲的布料已經沾到汗水開始變軟。雲很少,天空很藍,循著我往回家的路線上空有飛機滑行過留下的痕跡。
 
  看著鏡子,才發現頭髮又到需要修剪的長度了。最早收到妳留言的時候去剪了頭髮,而妳也是修掉一些長度。其實在收到留言之前,我的頭髮已經好一陣子沒有剪過了。現在回想起來,好像是為了放上照片讓妳看看我的模樣才去剪的。如果當初沒有收到妳的留言,現在的頭髮長度還會是像現在這樣嗎?不過可以肯定的是,我喜歡妳的頭髮。好幾次摸著妳的頭髮時總感到不可思議,我們竟然能夠變得那麼親近,好像是假的一樣,但我的確正撫弄著妳的頭髮。
 
  像這樣摸著什麼人的頭髮對我而言也是之前從未經歷過的,曾有人說,因為男性喜歡撫摸著女性的頭髮,所以女性會刻意將頭髮蓄長。但我喜歡妳的短髮,好像妳本來就該是那個模樣(雖然最早看到妳的照片是長髮)
 
  妳不在線上,夜晚似乎變得特別長,我得趕快睡著避開這段時間。雖然傳了簡訊給妳,但在這還是對妳說聲晚安。晚安。


                    Haru 

Dear Mina:

  妳的朋友問我:「米娜消失了嗎?」我答不上來,只能回答「好像是吧。」
 
  接著她又說,妳的手機沒開,我故作鎮定地輸入「說不定只是沒充電而已」的訊息,但其實當時手中已經拿著手機撥著妳的號碼,的確是沒有開機。九點多的時候看見手機放在桌上,將它拿起來通話鍵連續按了兩下,原本以為應該還是關機狀態,所以只是等語音信箱的錄音出現之後再結束通話,只是不如所預料,Moon River的音樂竟然播了出來。不知道為什麼,我竟然驚慌地按下結束通話,整個手臂開始覺得發麻,心跳也開始加速,然後趕快逃離房間到浴室去。待在浴室又覺得不對,說不定妳馬上會回撥,於是又回到房間盯著手機,然後想著如果回撥了該說些什麼。
 
  「不就只是一天完完全全沒消息而已嗎?」其實這種事情我已經很能應付才對,能夠控制好自己的情緒。只是我以為而已。
 
  上午看醫生的時候,醫生一邊把著我的脈,一邊掐著指頭,並且說出一大串跟我有關的事情,令我結結實實地嚇了一大跳。其實我不太記得醫生要我在飲食生活方面必須注意些什麼,但是他卻一直反覆告訴我好幾次「這不是你的錯,不要自責。」
 
  不知道現在的妳正在做什麼,說不定正在為更長時間的消失作準備。但是妳的電話通了真好,至少還能告訴自己妳應該還在。
 
                    Haru 

Dear Haru:

  你說,你喜歡我。我應該高興才是,事實上也真的感到開心,更何況我也喜歡你。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卻躲著你,可以的話,還想一直躲下去。
 
  是我要你問那個問句的,再這麼說或許很奇怪,可是我真的感覺到,有些地方不同了,和過去不一樣的某種關係開始了。
 
  夜晚頂樓的風有些涼意,沒有人,真好。只要下樓打開電腦、連上線就能和你說話,收到你的信,可是我仍在頂樓待一整夜,一直想著關於你和我所知道的你的一切。
  
  九點多的時候手機響了兩聲,你打來的。我沒有回電,反而撥給朋友,「妳打算烙跑嗎?」她問我。我沒有想過,至少現在不是這麼想的,不會就這樣結束的,而是才剛開始。
 
  直到現在,我還沒有完全面對你。應該隨時都可以像沒事一樣回到認識你以前的自己。然而一旦開始後,事情就變得不一樣了。
 
  有沒有可能,我們這樣就好,只是你喜歡我,我喜歡你,就這麼簡單。然後,你還是你,我還是我。
 
  或許我對男女交往有某種程度的厭惡。

                    Mina

創作者介紹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