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Haru:

  當我說「那就取消吧」的時候,你竟然回了點頭的表情,雖然話是我說的,可是卻不知道該怎麼收回。我只是隨便說說而已……

  我覺得氣惱,到底為什麼非得去什麼地方、做什麼事情不可?看電影很好,若是有你想看的,而我也想看的,那麼就一起看電影去吧。應該是這樣子的,而不是「要做什麼?就看電影吧,看看有什麼電影好看……」。

  只是想和你在一起,做我們喜歡做的事情,或是什麼也不做,待在你和我都喜歡的地方。

  其實原本想說的是「那就去哪吧。去到哪裡再說。」就像隨手抓張地圖,出了門再決定該去哪裡,或只是隨便選個地點朝那裡前進。迷路了也沒關係,走錯地方也無所謂,反正你會牽著我的手,而我也會牽著你。

                    Mina

Dear Mina:

  記得妳說過,那種「要做什麼?就看電影吧」的行為令妳感到火大。但是,請別生我的氣。我的意思是,可以生我的氣,但別氣太久。我只是想見妳,所以把這些忽略掉了。對我而言,只需要像瑪蒂德坐在椅子上一直看著馬涅克那般,處在同一個空間看著妳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情便已經足夠。

  當妳提到「有趣很重要」時,卻令我感到緊張,大概這是個致命傷,因為從來不認為自己是個有趣的人,當然,旁人也是這麼認為的。就連川菜同學都這麼說過……所以才會想著「得做些什麼事情」才不會令妳感到無趣。

  現在並不是向妳解釋些什麼,只是想讓妳知道,我是怎麼想的。其實關於妳生氣了這點很好,因為這樣我才知道該避免些什麼。所以,當妳有什麼不滿,都告訴我吧。

  很慶幸能這樣寫信給妳,也慶幸能收到妳的信。在信裡面才能告訴妳那些沒辦法直接說出口的事,還有能知道妳其他的感覺。希望能一直寫信給妳,更希望一直都能收到妳的信。

  這封信花了很長的時間,但內容沒有因此而變長,還不小心變得不再睏了。上面說的沒辦法完全表達我的感覺,但已經努力試著傳達給妳。

  對了,上午當妳對我說「我回來了」的時候,我的回答很蠢。如果可以的話,我只想用擁抱來回答。

                    Haru

Dear Haru:

  有趣很重要。但那不是指你有不有趣,或我們去什麼有趣的地方、做了什麼有趣的事……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那只是一種心情。

  和你約會令我緊張,時間越是接近越想找藉口躲開那種緊張,既希望乾脆取消算了,也希望能快見到你。

  該做什麼或去哪裡呢?重要的不在這裡,我已經夠緊張了,不想被這種小事干擾……其實去哪都好,卻因為這樣反而變得挑剔。去哪裡一點也不重要,如果要費心想去哪裡這件事的話,它就變得好像很重要。這點令我氣惱。

  只要和你一起,任何事都很有趣,但是如果有什麼不自然,一切就變得不有趣了。

  在我列舉「討厭你」的清單裡,有一項是:我討厭你不把我的喜歡視做當然。
  你不知道你多有趣,連那些你和他們覺得無趣的地方其實都很有趣(這種說法好像把你當諧星似的……)

                    Mina

Dear Mina:

  滴滴答答的秒針提醒我約定時間正在逼近,再過幾個小時就能見到妳。但奇怪的是,原本以為上星期在短時間內見了兩次面,所以在心理上應該不會這麼忐忑不安。但是,現在的心情卻回到第一次要與妳見面一樣,開始慌亂手腳。

  這約會是已經作了預約,得花好長的時間來期待,當它越來越靠近的時候,就會希望能再有一點點時間來做準備(雖然一點也不知道到底能作什麼準備)

  信寫到這,仔細想想發現也不完全是這麼一回事。

  凌晨在捷運站等妳、夜晚在夜店的巷口等妳,等待的時間總是令我來回踱步,甚至不敢到直接約定的地點等妳,總得繞個幾圈之後,從他處發現妳已經到了,再猶豫一會兒才見妳。那麼,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這種手足無措的心情與等待的時間成正比。時間越長,越是緊張。

  我是那麼地想見妳。當妳說「那就取消吧」,我從沒想過是要取消約會。「可以不看電影,但絕對不能取消約會!」無論如何都想見妳……

  那天,坐在沙發上,妳離我好近。妳面向其他人聊著天,手卻握住我的拇指,不知道妳有沒有發現,那時我正在偷笑。如果今天的遊戲是妳先發現了我,那麼,可不可以偷偷地靠近我身邊,然後握住我的手……

                    Haru

創作者介紹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