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Mina:

   好吧……其實也不是不知道為什麼醒來。雖然沒有設定鬧鐘,手機也是開靜音震動,總而言之沒有任何外力因素能讓我醒來。補習回到家後身體非常疲累,「先睡一覺,等醒來馬上寫信給妳。」本來就是這麼打算。妳說,很晚才會回來,那麼我就花很長的時間來寫這封信。雖然內容可能無法與寫信的時間成正比。

   早上醒的時候,妳的對話框一直閃爍著,裡面留下一段網址。其實正因為睡眠不足感到精神不濟,但是妳留給我的每個字都讓我漸漸抖擻振作。我喜歡知道「此時此刻妳正喜歡著我」的感覺,只要有了這個,再怎麼愛睏也能把事情辦好。

   課堂上,我的進度比班上其他同學快很多,題目很快作完(第二次修課了嘛),打開MSN妳還在線上,掛離開。我想妳還在沉睡著,看到妳睡了這麼久竟然感到開心(雖然事實上沒睡那麼長)

   雖然快放學了,講台上的指導老師仍講著課,此時妳丟了訊息給我,我對自己手腳遲鈍感到懊惱,應該快點打開妳的對話視窗,請妳路上小心。

   一回到家打開電腦就收到妳的信,反覆讀著,好像今天一整天都和妳在一起似的。無論何時何地,總能收到妳捎來些消息,令我感到窩心與安心,一整天心裡面都有股甜味,眼鏡鏡片似乎也染上了玫瑰色,週遭的一切似乎都變得比較美好。
 

   然後,我睏了。妳不在線上,正在某個地方約會,所以我睏了,終於睡著了。

   在凌晨一點鐘醒來,原本想睡到白天再寫信給妳,但是知道時間的時候便已經收到妳的訊息,在這樣寂靜的夜裡,很想妳,假如我能在妳的身旁,那麼一定是在吻妳。吻著妳的頭髮、額頭、眼睛、耳垂、鼻尖、臉頰、嘴唇,然後順著下巴、頸子、胸口、肩膀、手臂、手指……

   雖然妳說手指是禁區,但我喜歡妳的手指。但要這麼說的話,其實手臂、肩膀也喜歡。對了,還有鎖骨跟胸口。不過頸子、耳朵也很愛……總而言之剛剛說過的部位都很喜愛啦!

   但是,其實沒說過的部位也喜歡的呀。可以的話,也想吻妳的腹部、腿部,會不會腳趾也是禁區呢?一想到這點,就想脫掉妳的鞋子……

   於是我決定立刻起床寫信給妳,因為待到天明一定無法傳達到我此刻得心情。現在的信是現在的信,睡醒是睡醒時的信。完全不一樣。所以一定得現在寫才行。

   「所以,去任何你能去的地方。」妳這麼認為。

   那麼,告訴妳個秘密吧。

   水中的陸地。那是我唯一想去的地方。

                     Haru 

創作者介紹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