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Haru:

  才在信裡說到自己變遜,就讓你看到最遜的一面。真糟,真的是非常糟糕。感覺像是總是保持緩慢優雅的步伐輕聲走著,甚至還頭頂書本練習,結果有天突然在走廊奔跑起來。到底為什麼我會在走廊奔跑……
 
  醒來時感覺嘴唇被輕碰,迷迷糊糊地還以為是你,睜開眼才發現原來是NaNa。
 
  還是想說,真糟。不過當然不是指你吻我這件事,不,我指的就是你吻我這件事……我是說,關於進度表的部分,我竟然又把進度表丟一邊。
 
  你大概會要我別再管什麼進度表還有劇情設定,可是該死的導演性格令我停止不了,為什麼是在嘔吐過後……我無論如何都該把你一腳踹開的,卻像被你吸住一般離開不了。跟有沒有喝酒無關,好像從一開始你的臉就不該靠過來,你離得太近,我總覺得是我吻你的……
 
  現在你在線上,突然覺得電腦真好,電腦真是安全,絕對不會失控。

                    Mina

Dear Mina:

  一直到剛才,才感覺到身上的酒精完全排除了。回到家中不加思索地往床上撲,當時才開始有種想嘔吐的感覺。我立刻坐直身子,免得存在胃底的酒精往上竄。手臂上及上衣都還殘留著妳的香味,等了好久才肯去洗澡。

  總覺得自己像是奸計得逞一般……在車上,妳把頭靠在我肩上,我以為這樣就足夠了,結果還是壓抑不住,趁著妳頭暈的時候親吻妳。並不是酒精的關係才讓我這麼做,也不是因為酒精有什麼壯膽的作用,就算沒有沾到半滴酒汁,我仍會找尋機會親吻妳……

  如果可以,那時候真不應該把妳趕進家門。我喜歡牽著妳的手,也喜歡吻著妳的感覺。此刻的妳應該已經進入睡眠了吧。如果在夢境中遇見我,我仍會那樣吻著妳的。

  對了,妳的脣,真的有種甜甜的味道。

                    Haru 

創作者介紹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