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Mina:

  看見蝴蝶了嗎?妳曾在信裡面提到,看見蝴蝶就去旅行。

  雖然一度差點睡著,但是看到簡訊之後,卻沒辦法再安然地躺在床舖上,所以起身寫這封信。只是,不知道妳能不能收到。

  去年除了十二月底的旅行,四月底似乎也是妳失蹤的時候。那次失蹤很久……

  「請別擔心。」妳這麼說,但是根本沒辦法不在意。不過,那是妳想做的事情,那麼就去旅行吧!在回來之前,請別告訴我妳的行蹤去向,否則我會像那天清晨一樣,搭上最快能到達的交通工具,前往最接近妳的地方。

  無論如何,旅途上請務必照顧自己的健康與安全。好讓我在台北思念妳、等待妳。

                    Haru 


Dear Mina:

  現在,妳正在線上。沒走,鬆了好大一口氣。「那麼就去旅行吧!」雖然說的很好聽,但其實心裡面總想著「會離開多久?」、「會回來嗎?」、「會去哪?墾丁嗎?」之類的問題。

  因為自己也是希望能夠旅行,所以當妳這麼說的時候,決定去旅行的時候,我舉起雙手贊成噢。雖然非常不甘願……

  總而言之,心情很複雜。我總認為不該去束縛別人,但其實真正碰上的時候,卻又沒有辦法真正辦到。日劇裡出現很多類似的情結,感覺像是老掉牙的劇情,不過想不到竟然是這麼真實。然後我又想到革命前夕的摩托車日記,格拉瓦的家人當時的心情會是怎麼樣?

  但仔細想想過後,其實妳要去的地方,或許並不是真的那麼遠;妳已經這樣旅行好幾次了,沒問題的;只要貓還在,妳就還會回來。

  有沒有一種又長又堅韌的絲線,即使綿延好幾萬公里也不會斷裂,那麼我就可以將一端套在妳的手腕,隨時前往妳所在的地方。不過,不會有吧。

                    Haru

Dear Haru:


  我喜歡你……喜歡到連自己都覺得詭異。
 
  去年十二月,發現自己喜歡你的那個星期體重掉了快五公斤,這不是毀滅性的喜歡,可是卻把我嚇壞了。或許正因為不是毀滅性的喜歡才可怕。
 
  總覺得自己逐漸變成另一個樣子。有一本書上寫到「三角關係的樂趣,就在於可以讓自己變成另外一個人。」書大概不夠正確,三角關係沒有讓我變成別人,而且至始至終都能保有自己。倒是現在,我覺得自己快要變成另一個人了。
 
  不能很肯定的說這種變化到底是好是壞,可是總覺得自己越變越蠢、還越來越遜……
 
  我不敢直視你的眼睛,這點真的很糟糕,在更久之前曾在書上讀過關於直視別人眼睛的重要性(其實應該說是利己性),從此我總能比任何人晚一步移開視線。可是我竟然不敢看你。
 
  其實也很習慣被盯著看,他人的目光令我感覺自然,只要不帶惡意,就算不禮貌也沒關係。可是你看得我渾身不自在。
 
  最慘的是,我越來越說話不算話。那些在你出現之前發表的高論快被一一推翻,現在只能祈禱聽過的人不要記得……
 
  再這樣下去,會不會哪天我會變成自己最嗤之以鼻的那種笨蛋?只是喜歡你,卻讓我好像報名什麼魔鬼訓練課程,莫名其妙展開一堆自我考驗,每一天都很掙扎,這種時候就很想踹你。都是你的錯(還有,千萬別問我掙扎什麼,要是我知道的話也不用這麼掙扎了)
 
  不過這不是收拾行李的原因。如果真有你說的那種絲線,我想我一定會拿剪刀將它剪斷,然後再手忙腳亂地綁好,擔心著會不會綁不牢,一邊又想再不剪斷不行……
 
  看來不只變蠢變遜,還變得很會自找麻煩……

                    Mina

創作者介紹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妙
  • 嘿嘿~
    原來是不小心按到啊!
    我猜大家看手紙的心情一定都和我一樣"屏息以待",深怕發出聲音驚擾了這對正談著美麗戀愛的人兒啊!
    不過為慶祝留言開放所以妙還是非常煞風景地現身,哈哈哈!

    不過真的好可愛喔你們~
    蝴蝶..隻身旅行..不顧一切要見到M的H...綿延萬里的絲線..失心瘋體重狂掉為愛掙扎的M.....(就算真有那種絲線,H應該也捨不得綁在妳的細手脕上吧^^)

    真高興這兩個傻子現在正好好地一同生活著耶(喜極而泣)!


  • 才不打擾呢,對我來說是抱著懷念的心情公開“手紙”,所以如果有人留言討論回味一下也挺不錯的。

    在發布這篇的時候我才想到:那不就是傳說中的紅線嗎?如果真的有的話,不知道是否已經被綁上了,真希望另一端是綁在Haru手上呀。

    Minacha 於 2008/09/05 16:3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