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Haru:
 
  「妳會不會因為有了這句話而變成更討厭我了呢?」一整天我都在想這段話,雖然或許你會說我把重點放錯地方了,可是,為什麼是用『更討厭』?為什麼是『更』?是不是我在什麼時候說過什麼話讓你這麼想呢?到底為什麼你老是覺得我會討厭你?
 
  我把「在腦海溫習上次約會」的功課丟一邊,決定先解這個習題,可是因為不擅長分析,很快便從邏輯之類的方向轉向猜謎,然後變成接龍,到最後整個轉成:列舉我討厭你的地方。結果不能告訴你,除非你拿這些問題的答案來交換。
 
  可以的話,我現在好想踹你一腳。不是MSN那些暴力表情,而是真真實實地朝你背後用力踹下去,一定要穿球鞋,在你白色T恤上大辣辣的印下鞋印子,你一個琅嗆向前跌,我再趁你搖晃不穩時補上第二腳……
 
  我不需要承諾,不要給我我不需要的東西。想要的,我會開口,即使開不了口,就算偷搶拐騙也會想辦法弄到手。所以別給我我不需要的,尤其是那種誰都沒把握的承諾。不過如果你真那麼想說點什麼,就跟著我唸一遍吧。
 
  「現在我看著妳的時候只會想著妳,不可以想別的。沒看著妳的時候雖然可以看其他人,可是一定要比較,而且優勝得判給妳,不會有例外。若無法公正判決,我會閉上雙眼什麼都不看不聽。而且每當我閉上雙眼就只會想到妳。」
 
             你朝思暮想的Mina(這是學卡夫卡的)

Dear Mina:

  看著收到信的時間,現在妳的是不是還在家裡?讀完信後沒有馬上回,我穿上夾克到外頭走一小段路。

  好像突然能夠理解妳的感覺,那種巴不得能立刻見到妳,但是卻又不希望真的見到妳。

  打開MSN看看妳會不會在線上,但是又怕別人丟訊息給我,所以掛上離線。「噹噹!」每當電腦傳出有人登入的聲音,我便放下手邊正在做的事情,看看是不是妳,有時候會不小心睡著,但是聲音一出現的時候,會突然驚醒,然後按滑鼠幾下,看看是誰登入了。其實就算沒有發出有人登入的聲音,仍然會不時注意是不是自己漏掉,然後打開清單。不在。

  真想將清單上其他人都刪除掉……

  雖然能夠做自己事情的時間變多了,但事情能不能做得好似乎不是時間多寡的問題。因為即使妳不在,很多事情我仍然做不好且容易分心。看影片的時候,總是看了上半段就不耐煩地關掉;讀著書的時候,會想著這個作者的書妳已經全部都看過了,當時妳是懷著什麼心情讀的呢?就連剛才打算走在路上想著在信裡面應該寫些什麼內容,結果卻變成只是單純的想念著妳。所以路只走了一小段,很快就回家。

  到便利商店買了咖啡,看到新包裝的菸,外包裝很簡單,顏色好像網誌上面那樣的簡單。但是,打算減少菸量,能不抽煙就不抽,所以沒有買。翻雜誌的時候看到介紹美短,結果連在便利商店翻雜誌都無法專心……

  是不是生理會真實地反映存在內心裡的欲望?
  昨晚,又夢見妳。

            朝思暮想妳的Haru(這是學妳的)

創作者介紹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