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Mina:

  今天也在深夜裡漫步。風好涼,應該是因為持續下著雨的日子接近了吧。大概只走十分鐘便開始下雨,雖然雨點很大,打在手臂上會「啪」的一聲,但是雨不大,所以我維持原來的速度步行回家。

  下午的太陽實在炙熱,連風吹起來都是熱的。傍晚去接妹妹時,逆風走著,風把前面的人說話的聲音帶到耳裡,是我熟悉的聲音及語氣,仔細看他身上的服裝,我確定的確是認識的人。然後我加快腳步,超過他。到等待娃娃車的定點,我站定腳步,等他經過我的面前,果然,他一點也不記得我是誰。但是,我一點都不感到意外。雖然很想惡作劇從後面跟上,然後輕拍他的肩膀打聲招呼,問聲「老師好」,但最後還是作罷。紅磚道像是汲取了整個下午的陽光,開始在夕幕中散出來。

  晚餐過後,我帶妹妹看牙醫,這時候的風很涼,還下了一點點雨,稍微聞得到柏油路面的氣味,對於這種氣味好像有某種記億一樣,會模糊地想起什麼,但那是什麼,我卻一點都不清楚。

  今晚仍在醫院嗎?昨天雖然知道妳不會上線,但還是打開MSN,說不定--只是認為說不定而已--妳真的會在深夜回家收信。只是等了一會兒,睡意襲來,我便沉沉的進入睡眠。

  如果在夢裡面遇見妳,請別喚醒我。
 

  從診所回到家後,我查看手機有沒有未接來電,仍然是零。我在等主動要與我聯絡的稿子事情的人的電話,雖然說,直接撥電話給對方確認就行了,但是我沒這麼做,畢竟是對方自己提起的。我感到有些惱。

  是不是什麼人承諾些事情之後,然後沒有辦到的行為令人生氣呢?

  雖然很想對妳說:「嘿,這一生我都會喜歡著M噢。」但是,如果說出口了以後卻不是如此,那麼妳會不會因為有了這句話而變成更討厭我了呢?

  但是,目前的我,真的是這麼想的。

                    Haru

Dear Haru:
 
  
趁回家餵貓的空檔寫信給你。其實梢晚便可以回家休息一夜,到時候再寫信給你也不遲,但這封信在凌晨就已經寫在腦海裡了,一碰到電腦再也克制不住地想化為文字到你那兒。我阻止不了。
 
  讀信、寫信、讀信、寫信……到家之後應該先讀信還是先寫信呢?我在醫院一直想著這件事情。
 
  刷成淡粉色的牆壁,櫻花顏色般的布簾,鵝黃床單上映著醫院的字樣。姊姊的病床在三人房的中間,右手邊是位中年婦人和她體貼的丈夫,感覺得出來是對感情很好的夫婦,靠窗的床位空了下來,夜晚醒著的時候我就坐在那張床上讀書。我帶了《大亨小傳》,這是第三遍讀它,距離上次翻閱沒有多久,內容都還記得很清楚,不過因為你說才剛讀完,這樣我可以感覺和你貼近些。
 
  其實大部分時間都醒著,昨晚想了很久,最後還是決定向你道晚安,雖然之後我始終沒有闔眼。晚安不過是藉口,我只是想傳訊息給你而已。
 
  姊姊幾乎都沉睡著,我只能看書,雖然是無論讀幾遍也值得的好書,但我卻是翻沒幾頁就闔上、再翻、再闔上的不認真。
 
  「你在做什麼呢?」我看著窗外的夜空想你。
  「現在是否夢見我,或跟我有關的什麼?」天亮了,你應該正熟睡。
  「外面太陽似乎挺大的,今天起得來午餐嗎?」病房始終是26°的涼。
 
  沒事做的時候我花好長時間回想關於你的事,你的信、你的文章、你提過的歌、你說過的話、你的聲音、你的模樣、你的溫度……呃,我說謊。其實我只記得碰撞到你手背的觸感,根本就不知道什麼溫度。溫度的部分是幻想。
 
  我的記性不好,什麼都記不住,什麼都能忘記,所以我要花很多時間來記住你。你和我所知道的你的一切。嗯……我想這是我之所以一直想你的理由。
 
  信寫完了,接下來我該讀你的信嗎?如果讀完又很想立刻回信怎麼辦?只能離開一個小時,我為該不該讀信而掙扎。雖然我一向沒什麼意志力。
 
                    Mina

創作者介紹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