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Haru:

  醒了嗎?醒來第一件事是打開信箱嗎?好像不太可能,而且我也很少在這個時間寫信,似乎問了挺蠢的問題。
 
  下午睡了一會,因為你說「我們五月卅號來約個會吧」,醒來後我很認真的開始回想上次見面的細節、你的樣子、你說的話(糟糕的是這部分竟然沒什麼印象,是哪個報告指出女性總會記得談話內容的,根本就不怎麼正確),我想把這一切都更深地印在腦海。
 
  第二次的你一定會蓋過第一次的你,然後第三次應該也會蓋過第二次……一想到這點,就覺得每一次我都該好好記住,還有不到兩週的時間,現在起我會努力把第一次的你烙印下來的。
 
  待會要再回醫院,手術前應該會很緊張,我決定今晚就去陪姊姊。你會在什麼時間回信呢?應該也是在深夜吧。那封信大概要到明天白天才能看見,如果我沒有蠢到半夜跑回家收信的話。
 
  接下來,這個晚上我會在醫院想你的信,那封明天才能收到的信。我想我會花一整夜想它。

                   Mina


 Dear Mina:

  讀了信,接著收到簡訊,但還是在這個時間回信。

  動物們的繪本稿子直到將近中午的時間才草草做結束,但是對方說在下午一點與我聯絡,結果還是被放了鴿子。怕會錯過電話,所以不敢睡著,於是一整天都持續帶著恍惚的精神。晚餐過後,身體終於命令自己睡著,但是每隔半小時就醒來。

  稍晚的時候,讀完大亨小傳,躺在床舖上,對於蓋茲比感到悲哀。像是早就決定這麼做似的,我換了上衣、穿上布鞋,決定到外頭走一走。

  深夜的街道很安靜,像夜幕般的沉。比起室內,外頭涼爽許多。夜空中僅看到一盞微弱的星光,它正與高樓的紅色高度警示燈交互閃爍著,在黑色背景下格外顯眼。

  一面走著,一面開始想著會不會太早約妳了?因為距離還有將近兩週,那麼這段時間,我會反覆模擬當天該說些什麼、該有怎麼樣的表現,雖然很清楚事先考慮這些屆時一定都派不上用場,但還是不自主地模擬著。所以太早告訴妳,也意味著模擬的時間得加長了。

  風很涼,我仍依稀記得,妳盪鞦韆時的表情。

  對了,起床的第一件事情,的確是打開信箱。

                    Haru

創作者介紹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