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Haru:

  不知道該怎麼好好寫這封信。昨天因為大雨無法上網而沒寫信給你,我躺在床上繼續白天未讀完的書,關於一個女人如何適應孤獨的生活的書。故事很沉悶,像今天的天氣一樣。
 
  弟弟搬來住了,從弟弟進門的那一刻起,他和姊姊兩人便沒停過話,即使待在房間戴上耳機也不時感覺到有人走動。不能關門,貓會在門外等候。我感到煩悶,無法靜下心寫信,直到姊姊睡了才用螢幕小鍵盤寫信給你。姊姊睡在身邊,弟弟在客廳打電動,突然羨幕起書中的女人,不懂她有什麼好抱怨的。
 
  我喜歡獨處,大概比我所認識的任何人都還喜歡。當人們和書中的女人一樣努力適應獨自一人的生活時,我為這些相反的事情感到煩躁,無論是和誰分享或共處,對我而言都很困難,很難從中得到比一個人更大的滿足。
 
  但是現在每天都會想上線,雖然有時因為意外不能上線的夜晚令我感到自在和自由,可是還是希望能和你聊個幾句話,無關緊要的話也好。當我望見美麗的天空,總希望你也能看見,吃到好吃的料理時,也會想能和你一塊來吃就好了。
 
  其實這些我都還不太適應,可是就像書中的女人從兩個人的生活到必須去適應獨自一人樣,我也在適應你的入侵。即使有一天必須重新再適應一個人的感覺,我想那也是不錯的經驗。

                    Mina


Dear Mina:

  最近有個意外的工作機會,所以加緊利用時間,趁能賺錢的時候多賺一些。但這令我想起那天談的事情,關於流浪的事情。

  我多麼羨慕那種放下一切,決心去體驗生命而流浪的人。雖然說,現在的我想要這麼做也沒問題,但是總會考慮太多,有太多的事情放不下。諸如工作怎麼辦?生活怎麼辦?去體驗過後的之後該怎麼辦?還有更多其他事情也會如此思考著「該怎麼辦?」

  結果到現在為止,我一次也沒有流浪過。

  我曾看過美麗的風景,那時候以為,那時候真的以為能夠一生就這樣持續下去,於是什麼都變得不再那麼重要。雖然這是如此天真的想法,但直到二十多歲我才瞭解。

  於是,我關上窗,鎖上門。然後又開始以為,可以就這樣任憑一切流逝,接著又再次地,什麼事情都變得不再重要。或者說,沒有什麼事情是有必要值得去在乎。事實上,直到遇上妳以前,我做的很好。

  然後,妳敲了那扇窗,讓我不由自主地打開那道鎖,於是我看到不一樣的風景。

                     Haru

創作者介紹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