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Haru:

  這封信我寫了好久,不知道該寫什麼好。如果做不到少說、少談、少問,那麼究竟什麼是能說、能談、能問的?我分辨不出,可是那一定很重要,那一定遠比我自己想像得到的還要重要。
 
  每做一件事都要反覆斟酌,把各種可能的結果模擬一遍;每說一句話都需考量半天,妥不妥當?合不合宜?說出口後不停後悔,為了不能重來而懊惱。我就是這種個性的人,雖然也常一時衝動抱著『不管那麼多了!』的態度豁出去,可是要不去想這些很難。嗯,很難。
 
  我想接下來我還是會把每件事模擬個一百遍,每句話練習個幾十遍才說出口。
 
  「我喜歡你,遠比自己想得還喜歡你。而且我很害怕太喜歡你這件事。」其實原本也只是想說這句而已,這樣一句話花了一天時間練習,也把說出口後的結果全都模擬想像一遍。雖然根本就無濟於事,可是卻停止不了。
 
  結果我想了那麼多,好像一點幫助也沒有,果然沒有所謂的方法。

                     Mina

Dear Mina:

  什麼時候會結束呢?其實我也總是在想那些愚蠢的問題,像是自找苦吃、找罪受一樣。但是沒有辦法不去想這些,我是那麼害怕有天真的斷了聯繫怎麼辦。雖然這麼一直思考著,但是卻找不出什麼方法。因為沒有所謂的方法吧。想這些令人難受,但是卻又止不住的原因也很明白,只是希望能夠一直走下去。可以一直,一直、一直、一直走下去。

  關於那些規則,我也總是打破自己的所立下的規定,特別是自己的規定。然後打破之後又開始反省,但是反省過後卻又不見得會做些什麼事情來彌補或改變。但是少說、少談、少問,這對我而言實在很難做的到。

  那麼,我該問嗎?雖然不清楚妳所說的哪裡不對,或是哪裡不同,還有搞砸指的是什麼?但如果真的有這種感覺,我會說告訴妳的。

  「我喜歡妳,喜歡得一蹋糊塗。」其實這封信本來只想說這句話而已,但是硬加了一堆沒意義的話。我沒辦法少說、少談、少問。

  我也希望,能夠就這樣一直喜歡著妳。一直、一直、一直喜歡著妳。

                    Haru

創作者介紹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