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Haru:
 
  前幾天就一直在想寫信這件事,好想問你:星期一可不可以讓郵差休息一天?
 
  無論是在出門前寫,或是回家後再寫信,總覺得這天我一定無法好好地寫好信。昨晚一直在祈禱最好今天能刮颱風,外出可能會有生命危險的那種,電視還會播報:「為了安全,民眾請盡量待在家中」,這樣即使想出門也不成;或者華納威秀在今天突然倒閉,或乾脆《花與愛麗絲》禁演……想著這些,直到安眠藥發揮作用。
 
  我在等指甲油乾,一邊寫這封信,真希望指甲油永遠不會乾。
 
  現在聽著Orange Range的《Hana》,澪和巧在咖啡店的畫面不停浮現腦海。千萬別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隨便說點什麼也好,不對,也不能真的就隨便說廢話……我對自己反覆說。
 
  小學常參加演講和朗讀的比賽,還有話劇表演,我總是在上台前緊張的要命,吞一百個人字也無效,可是一上舞台就完全鎮定下來,可以非常從容地表演完。
 
  希望這種不怯場的天賦別因為長大就消失了。

                    Mina

 Dear Mina:

  不知道妳會在出門前讀到這封信,還是在回到家後。這對我很重要,因為我不知道該寫給已經見過我的妳,還是沒見過的。即使到了現在,我仍在想到時候該說些什麼話題,可以的話,真想帶小抄,但要命的是,我卻連小抄都不知道該寫些什麼。

  記得《挪威的森林》裡面提到,有個在和女孩子約會之前都會自慰的男生;《哈啦瑪莉》裡面也有這樣的劇情。據說這樣可以消除緊張感,我考慮著是否應該這麼做。但是我又想到,如果妳是在出門前讀到這封信,會不會見到面的時候一直注意著我的手?如果是在回家後讀到的,會不會一直回想著關於我的手的畫面?一想到這突然覺得有趣。

  我總是在緊要關頭臨陣脫逃,幾乎任何事情都一樣,我選擇逃避。那真的是緊要關頭噢。但是這次似乎有些不一樣,因為我正寫著這封信。像下定決心一樣,無論如何都想見妳。

  不知道是在什麼時候終於睡著的,但還不到十點就醒了,距離見面的時間似乎還有一段,這短短的幾個小時卻令我覺得很難熬,時間好像瞬間走得特別緩慢。但是回頭一看到時鐘上的指針,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又多繞了兩圈,更是令我坐立難安。所以,我現在沒有辦法很安穩的坐在家裡面等。

  我像是坐在火車上的澪,拿著筆在日記本上寫著:現在,馬上去見妳。

                     Haru

創作者介紹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楓
  • 好緊張好期待另人坐立難啊!

    那麼 結果是什麼呢? (心在沸騰)

    還有還有 究竟是在出門前讀到H的信的還是在回家後呢?
  • 結果...請待下回分曉!(笑)

    很可惜,是在回家後才讀到Haru的信。
    但我確實也一直注意Haru的手,因為不好意思盯著他看,視線便都落在鎖骨和手了。

    Minacha 於 2008/04/17 15:3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