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對講機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像是被詛咒一樣,我喜歡的人,會突然不喜歡我,對我很冷淡,疏遠我,然後愛上我覺得不怎麼樣的女人;而我沒那麼喜歡的人,就會不論我怎樣張牙舞爪,都陪在我身邊,身上有多少財產都願意花在我身上那樣。
所以我最後還是都跟我沒那麼喜歡的人在一起,我心裡知道我沒那麼喜歡他,但是為了回應他的付出,我會說最愛你、好想你之類的話,也會盡可能的回饋,不管是物質還是心靈上的,但就是知道我沒那麼喜歡他,然後在被他擁抱的時候想起自己很喜歡的男生,又悲又憤。

看到相愛的人們,會覺得羨慕卻也悲傷。
我是不婚主義者,但並不是像Minacha有著不一定要結婚也能很幸福的信念,我只是不相信自己會幸福,不想以為終於抓住了誰,又被放棄,所以並不打算結婚,也不想要小孩。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松浦彌太郎的書寫到:

我常在想像「游泳中的自己」。
我在海中遇到各式各樣的人,發現了許許多多的東西,累積了很多經驗。如果發現了重要的東西,我就會一起帶著走。
可是如果拿了太多,東西太重,我就會溺水。
如果我想前進,想游到我的目的地,就必須放手。
又,當前方突然來了大浪,我不一定每次都要正面迎戰,有時候也可以閃避就好。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2) 人氣()

十月的南台灣,燥熱黏膩,「明天我們出去玩」他在電話中這麼說。

一直到帶著行李坐上副駕駛座,我還不知道我們的目的地在哪裡?

我們往南一直走,窗外出現了整片的藍,我歡呼著:「是海耶!是海耶!」

繞過了南端,我們到了台東。

到現在我還記得溪水從腳底傳上心底的冰涼;在樹蔭下吃著飯店送的野餐籃,食物不怎麼樣,但是吹過來的風卻好宜人好舒爽。


                                                                                                                                                  文字 / 攝影 Selena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3) 人氣()

不好意思,拿私人的問題這樣麻煩妳,
但Minacha是我第一個所能想到同時能世故而又保有自己的美麗女人,就特別想找妳談談。

先說說我自己,我20歲快21了,在大學是最後一年,不打算繼續升學,也就是將出社會,因為陸陸續續在20歲的這一年發生許多事情,讓我覺得學會世故非常重要,這世界老是會有人用不合理的要求來苛責我,但還是得接受,對別人寬容體諒但他人不一定能這樣對待我,也是得接受,此外,我希望自己還是能保有善意(但其實是出於讓自己對人不要有怨恨的輕鬆方式),然後覺得學會贏得別人的喜歡真是件重要的事,儘管那個人可能自己並不那麼欣賞,還是應該要一改自己只對喜歡的人好的毛病,這樣事情好做、紛爭不多,但要無違自己心中的原則,知道自己的樣子(但有時候還是覺得痛苦,好像很沒有自尊,內心交戰),然後不要讓別人有機會抓住自己的辮子,只讓信任的人看見自己任性或不好的一面,不要相信每個人,有所保留。

不知道Minacha是怎麼看?我想世故但也想保有自己,對得起自己。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我是妳十八歲的忠實讀者,一直以來很想跟妳說說我的感想,
但是最近才找到適切的句子—來自香奈兒口述自傳《我沒時間討厭你》:

「妳不漂亮,但我沒見過甚麼比妳更美的。」


啊,意思不是說Minacha不漂亮,而是Minacha追求的不是大眼長腿那樣的漂亮是一種生活態度上、身為女性的美麗。
讓我也希望自己能成為一個 美麗 的人。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