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10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Dear Haru:

  掛掉和你說早安的電話,躺在床上翻來覆去感覺過了好久,抬起頭看一眼和你同款的粉紅色鬧鐘,八點四十分,大概正在走往公司的路上。我好想再撥給你,我們能趁這段走路時間說上幾句話,不說話也好……還是算了,或許我可以午休時再打。

  兩點醒來,和夢裡的你約會害我趕不及午休時間,想傳訊息告訴你這件事情,但又覺得太無聊。久久收一次信,信箱裡堆滿無聊信件,從一開始到現在,無論做什麼測驗或文章都告訴我你的好,好想立刻對你說我愛你。不小心撞到門削去腳趾的一塊皮,流血了,也想打電話告訴你我好痛。

   現在你下班了,終於不用擔心自己的思念打擾到工作時間,我又想撥電話給你……
 
                    Mina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Dear Haru:

 
 信不見了,調整心情再寫一遍。

  星座運勢說獅子座今天不適合約會,看到這個分析感覺真是討厭,晚餐的約會不順利,雖然我覺得沒那麼失望,可是見你垮下眉、眼神擔憂,我想我的表情大概跟自己想像得不一樣。

  「吃不到波蘿飽沒關係,能見面就很滿足了。」我想對你這麼說,但大概無法說服你,你的表情像做錯事的孩子,露出觀察的眼神瞄著我,想試著給你一個沒關係的笑容,可是我們之間好像瀰漫一股失望的空氣,互相感染。於是我提議去喝個茶,希望能藉此轉換氣氛,可是連找家店都不順利……眼見時間越來越晚,我不想你這樣子回家,但卻不知道該怎麼辦。

  刷過卡、走進捷運站,轉過身想多看你一眼,你的背影看起來好落寞,等我意識到的時候,自己已經追上前去了。再快一點,才能趕上你,然後好好擁抱你。我加緊腳步跑著,完全沒想到可以出聲喚你,就快要追上時,你竟然回過頭來。別難過,別難過,即使不是因為難過而紅了眼框,我看了也覺得好不捨。抱著你,又再一次目送你的身影,好不容易你消失在視線範圍我才走回去搭車,以緩慢的速度走著,心想會不會你又追上來,那這次我一定要跟你回家。雖然知道這樣不好,可是卻忍不住幻想。

  我好捨不得說再見,如果不是因為要上班這一類無可抗拒的原因,要和你分開好困難。

                                                                          Mina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ear Mina:

  當妳不在身邊,似乎很多事情開始變得不對勁。先是昨天鑰匙放在辦公室忘記帶回家,接著是時間的分配不當,今天又忘記帶藥出門,中午又忘記姊姊不在家,雖然有帶手機,但是下午才想起來要開機,直到發現妳的簡訊,撥了通電話給妳,今天才開始順利一些。我總是如此,只要有一件小事不是照著平常的步調,似乎會漸漸地開始出更多差錯。

  雖然之前對妳說想寫信給妳,是真的用信紙寫的信,但這封信都還沒開始寫,就漏掉昨天的信。該怎麼辦呢?我必須調整好步調才行,這種事情不能再發生了,沒有寫信給妳會令我整天都重複想著,想著沒寫給妳的信,想著妳是不是寫了信給我,想著該怎麼寫下一封信,為什麼信會變得這麼重要?

  收到妳的簡訊感到好開心好開心,雖然不是第一次收到訊息,但仍然止不住興奮,於是立刻撥電話給妳,但是辦公室裡面實在太安靜,必須壓低音量,但實在好想用震裂玻璃杯的高分貝大聲告訴妳,我是多麼地多麼地想念妳。

  下午專科的朋友來辦公室拜訪,我們稍微聊了一會兒,同學現在從事保險業,所以談話的內容離不開一些理財投資與保險的話題,我開始想著要如何規劃手上僅有的資金,必須好好規劃才行,但是每個月的薪資實在很低,規劃的空間實在有限。但是一想到提高薪資換工作,是不是意味著工作時間會更長,會不會寫信的時間更受到影響,約會是不是也會受到影響,一想到這就好討厭工作。可不可以想抱著妳睡午覺就睡午覺、想約會就約會、想做愛就做愛,但要命的是工作只會越來越多,而且生活必需下去,必須考慮的事情也越來越多,有時候真的感到好徬惶,但最糟的是我還令妳難過了。對,最糟的是我令妳難過了,是我令妳難過。

  眼淚不是武器,因為妳難過,所以我也好難過。但很高興妳能告訴我這些,這會令我們更加親密吧。對不?

                                                     Haru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ear Mina:

  今天的天空好藍,雲好白,午後和妳一起走回辦公室的這段路變得好悠閒。其實當我獨自一人來回那段路的時候,總是會回想關於我們的對話。

  昨晚妳說,當見面過於頻繁的時候就想拉開距離,反之則想拉近。我突然感覺到,比起因為見面過多而必須限制,那麼不能見面而思念著的情況似乎比較好。這時,才完全理解妳的想法,那種想見面卻無法見面的心情。不過對我而言,不是為了維持熱情才這麼認為,而是這兩者比較起來的結果所致。

  妳說,因為不夠冷靜而看不清,不過我的確看不出妳的缺點在哪,其實,連優點也不知道在哪。該換個方式說才對。

  在別人的眼裡,或許那些令人難受的地方是缺點,不過在我的眼裡卻並非如此。喜歡一個人的時候,那些缺陷都會變成一種特質,一種令人印象深刻的特質。或許哪天我們將分離,多年之後相處的小細節會淡忘,但是這種特質卻會深刻印在記憶裡。村上春樹的小說總是提到類似的情況,忘了對方的名字、忘了對方的臉孔,但是唯一能記得的卻是那最不經意、最不起眼的地方。

  我想,我永遠都會記得妳轉身把塑膠袋從花草上移開的動作、盪鞦韆時忘我的表情,還有咬下第一口菠蘿飽的眼神與笑容(也忘不掉妳在睡夢中把我牽妳的手甩開……)。不過,看來我還是先把點菜這件事練習好。

                                                                         Haru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Dear Mina:

  「最近看起來比較像個人了。」姊姊在晚餐時重覆一次爸爸說過的話。

  昨天前往晚餐的路上,姊姊說,我們兩兄弟變得很奇怪。只有一個人的證詞不足以採信,但是一票人的話就……不僅是爸爸和姊姊,連前幾天才見一面的姑姑也是這麼說。這時候又想起其他經常見面的親戚,像是上次看完醫生後午餐見到的思嘉、今天才回台北的媽媽,其實他們都曾說過類似的話。改變正默默進行著。

  曾說過極度厭惡被強迫與被改變,那意味著有一個人想強硬地控制另一個人。人沒必要去遵循另一個人的意念活著,我真的這麼認為。但事實上,我正悄悄地在改變。不斷改變。

  不過,正如妳所說的束縛與被束縛,這些改變不但出自於我的意願,而且是深層的意願,我樂見自己能有這樣的改變。雖然我仍不清楚自己改變了哪些。

  我仍是我,不過已經不是從前的我。而且,我一點也不懷念從前的自己。

                                                                         Haru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