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9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Dear Haru:

     頭好疼,一整天都感覺像被重物壓著。

   有人說人在身體不適的時候特別需要陪伴,不過我反而格外想去旅行,一個人去。其實我不是很愛旅行,喜歡旅行的人通常會想去沒去過的地方,但我卻覺得到哪都無所謂,只要一個人就很棒,到沒有任何人認識自己的地方。我的旅行只是為了獨處。

   我真的需要獨處,但那不表示不喜歡你在身邊,想每天二十四小時和你膩在一起,也想盡情享受一個人的感覺,這兩種慾望總是折騰著我。丟下貓和你約會令我有很深的罪惡感,可是要和你分開也讓我感到痛苦。

   不過請別因為我這麼說而感到自責,我曾說過沒有「束縛」這回事,只有「被束縛」,是我自己要被束縛的。

   還不能去旅行,因為我選擇被束縛,被你和貓束縛,而這種束縛也令我感到幸福。再過一段時間或許又會變成另一種樣子,我盤算著當自己享受獨處滋味,你和貓也不覺得寂寞的那個時候到來。

   在那之前,請好好陪伴我,餵我吃冰涼的水蜜桃罐頭。

                                                                          Mina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有時候感到想哭,為了「沒有值得惋惜」這件事。
人生就是不斷地前進,不要向後看,如果有那麼點疑惑,就大步轉身,妳看,後頭的景致永遠不會比前方更美。往前、往前、往前、往前、往前、往前。

所以,對於她的情感,說不出什麼像樣的話。

「笑嘛。」只會嘻皮笑臉逗她,小心翼翼不要破壞那份情感。
「笑嘛,因為可以哭多好。 」

啊呀,我真是嘴笨!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ear Haru:

  終於安靜下來,所有的聲音都沉睡了,現在可以好好寫信給你。 

  我總是試圖告訴你自己的感情,關於你的部分,我是怎麼在愛你的,但每一次都不順遂。大概我還無法表達得好,也或許不應該說清楚。 

  「唔……我有不詳的預感。」睡夢中你這麼說。 

  該怎麼傳達給你,雖然我不是誠實的人,卻希望能更正確地讓你明白,「我愛你」這三個字裡所包含的一切。說再多我愛你都沒能令你瞭解,有時想想,就連自己也無法瞭解這是怎麼樣的情感。 

  「如果有人對我說真正的『我愛妳』,無論是什麼人,我想我都會愛上。」人在年紀尚輕的時候說的話不用當一回事,我們可以輕易地推翻它、忘記它,誰都沒想過這時候說的話會有什麼準確性。但是我卻真的聽見有人對自己說『我愛妳』,一個其貌不揚的人,在我初次體會原來哭泣和悲傷不會全是為了自己之後的幾個月。 

  聽起來不怎麼感動,也無法確認真實性。看見那張臉,我的眉頭會不由自主皺起,心裡想著《鐘樓怪人》書中橋段,「他有顆美麗的心。」無法溝通,甚至單方面的說話都顯得困難,算了,不美麗也不要緊;被滿是口水的嘴唇親吻令人噁心,可是我卻仍索求著吻。  

  《機車人生》裡的蠢女生在現實生活裡真的有,我都還沒愛上對方就發現鐘樓怪人不存在,醜陋的人連心也是醜陋的,『我愛妳』根本是個謊言。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像漫畫裡的女生一樣後悔又慶幸,只是從看清真相的那天起就無法入眠,我的眼皮好像害怕再上當似的不願輕易闔上。 

  然後你對我說,我愛妳。 

  不同的是這次是我先喜歡上你的。從「在意」漸漸變成「有好感和欣賞」,然後是「喜歡」,反覆確認你是否也喜歡自己,最後不說出「我愛你」竟會令我難受……究竟是不是因為感受到你的愛才愛上你的,我真的無法確定,也時常想起從前說過的話。我只知道自己又睡得著了。 

  你總是擔心我會離開你。我該怎麼告訴你自己不會輕易離開你或不喜歡你,只要你能一直在我身邊?我該怎麼解釋或許我愛你只因為你愛我? 

  祈嵐說過,這不是真正的愛。我也不懂什麼是真正的愛或怎麼樣的愛才是對的,但我愛你,我愛我的Haru,唯有這點可以肯定。

                                       Mina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妳有什麼夢想嗎?」
「有啊,我的夢想就是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讀想讀的書、看想看的電影、成為討自己喜歡的人。」

有人說這不叫做「夢想」,我這個人只想輕鬆悠閒地過日子,關於未來僅花三秒鐘想像,對於當下全部投入。既不想做些什麼會被這個世界記住的事情,也沒打算付出任何貢獻,我啊,只要每個現在快樂就好。 

而你最清楚,這樣的我有足夠戰力。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Dear Mina:


  電影院裡,妳就坐在身旁,隨著電影放映,眼淚不停地順著臉頰滑落,調整呼吸好幾次,想壓抑下來那種情緒,不過卻怎麼樣也擋不住。愈是壓抑,眼淚愈是決堤。左手緊抓著妳的右手,空著的手不斷抹去臉頰的淚痕,痕跡才剛抹掉,眼淚又滴下來了。

  雖然電影很好看,真的很好看,但仔細想想,這還真是一部劇情超級平凡的電影。妳說的對,因為電車男和自己重疊的部分太多了。但是,重疊的部份說的不並不是我就是電車男,而妳就是愛瑪仕小姐的意思,而是那種彼此相遇的心情。如果沒遇上妳,我的人生將會和我所料想的一樣。但是,我感謝這個世界所有的一切,因為它讓我遇上了妳。

  電車男的告白中提到,與人相處是那麼地愉悅,的確如此,和妳在一起,所有事物都不再是原本的模樣,電影變得好看、食物變得美味、就連呼吸都覺得甘甜。或許說得太誇張,但的確就是如此。

  雖然向妳提到波羅飽有多麼美味,但是其實已經忘記是什麼味道了,只記得是種會令人想再嚐一次的味道。前天和妳一起再次確認了那美味,或許多年後我又會忘記那個味道,但絕對忘不了,當時妳咬下第一口波羅飽的神情,那副滿足的笑容,驚奇的眼神,我好愛看妳這表情。因為和妳在一起時,我的內心總是維持著這副表情。

  妳的好,怎麼樣也說不清;為什麼喜歡妳,用文字、語言怎麼說都不明白。但我會試著找尋契機,好讓妳知道,妳是多麼地美好。

  而現在,我只能一直說,我愛妳,我好愛妳,我真的好愛好愛妳。

  我的ㄐㄩㄝˊ,我愛妳。

                                                                         Haru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時候會要求Haru說些好聽話,滿足我的虛榮心。
別指望有浪漫動人的內容,通常都很俗套,不是說正啊,就是秀色可餐之類的形容詞。

「你的好聽話怎麼都是這種,果然只喜歡我的臉和身體。」我故意刁難。

「哪有,內臟我也很喜歡呀。」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Dear Mina:

  「只是依賴與照顧的話,我不會心情低落,反正我只要照著我自己的想法做就好了。」我是這麼說的沒錯,但還是感覺到心情低落,因為並不認為妳所解釋的就是依賴與照顧。雖然沒有任何根據,但就是覺得不是那個意思才對。於是討人厭的個性此時又出現了,不是已經說過不會因為同樣的原因了嗎……但仍是拼命地鑽牛角尖。是啊,我很介意。介意的要命。

  不過,畢竟那是妳想保留的東西,不希望受到任何人侵犯的領域。

  雖然文章裡總是寫些關於那些關於渴望瞭解或是被瞭解的心情,但其實我從未深思過這些,甚至連所謂的瞭解或是被瞭解都不太明瞭其中的深層意義。大概只是喜歡發牢騷而已,然後藉由寫出這些,看看是否自己真的能體會,或是體會到什麼樣的程度。

  妳曾說過,曾好幾次說過,不想被瞭解、不希望依賴他人、不要被照顧,我把那當成地雷一樣儘量放輕腳步避開,雖然我只是順著自己的意志行事,從未刻意強求過什麼(或許妳不這麼認為)但仍必須小心避開。

  大概,我只是像單細胞生物一樣,用應該有的直覺本能去做自己認為應該達成的事罷了。儘管我的直覺一向不準確。

                                                                         Haru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