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8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Dear Mina:

  妳相信命運、運氣、宿命、預感,或是類似這些的玄學嗎?人總是在遇到瓶頸或是走得不順的情況下去求神、問卜、占星、算命。為的大概只是能求得一些希望,保有能夠讓什麼事情繼續下去的動力;或是聽見自己想聽到的,像找人訴苦、安慰一樣,令自己安心。

  「我中了!!」姊姊中了大獎,興奮了一整個晚上,彩金十分優渥,於是她到處打電話告訴其他家人與朋友。用足以驚醒整棟公寓正在沉睡人們的音量宣傳。還立刻上購物網站網購想買但買不下手的碧莉絲娃娃。

  我不怎麼相信這些,但是卻又沒辦法完全不在意。好吧,其實我還挺喜歡拿這些出來比對,看看有多少映證在自己身上。

  前幾天姊姊的朋友來作客,他們乾了四罐海尼根,彼此抽了大概兩包菸,大概還順便發洩在生活上的不滿吧。姊姊中獎的時候,高興的說,因為那天朋友告訴她今天可以賭一把。今天她中獎了,便將所有功勞歸到朋友的那句話。

  「他(姊姊的朋友)真的那麼神怎麼不幫我看一下?」我對興奮過頭的姊姊說。而姊姊只回我,現在的我,並沒有任何不順遂。然後埋首於購物網站。我沒再多說,回房間。似乎的確是這樣,現在的我的確是很順遂。

  如果妳有注意電視櫃上方客廳上的相框,妳會發現,有個穿著紅色夾克的男孩,他的笑容竟然那麼慘白。而拍攝那張相片的時間,就只距離我們相遇前的兩星期而已。

  因為正和妳相戀,於是我成了最幸運的人。

  是呀,我正在走運。

                    Haru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Dear Haru:

  你對我說,無論如何都不會讓我離開你,我激動又感動。給我個理由不離開,我找這個理由找好久了,一個能讓我繼續下去的理由,而這個理由是你。希望它足以成為理由。

  我們談著平凡的戀愛,和大多數人們一樣,談著只有自己才覺得特別的平凡戀愛。有時我會想,或許我們也會像人們說的那樣,過不了幾年熱情消逝彼此厭惡然後分手,成了大家口中「過去的某段戀情」。然後我又想,我們都不那麼年輕了,至少不是會輕易地一頭栽入戀愛的年輕,我們可不是那種隨隨便便幻想未來的人。

  應該不會吧,我想。

  你說或許你以後會外遇也不一定,我也想或許我以後也有可能外遇,誰知道未來會有什麼變化,不過我努力不讓這個可能發生。無論是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或是找外遇對象談判,我都希望不會有這個可能發生,如果發生了,我們也還是會在一起。

                不可能成全你和露露的Mina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想送一個禮物,給Haru。
但是Haru總是說他什麼都不想要,他什麼都有了。

我想來想去,想了又想,該送什麼給一個「什麼都有」的傢伙呢?

我尋尋覓覓,最後找來一個盒子,將那樣東西放進盒子裡面。
接著又想︰嗯……Haru好像應該得到更多。
所以我換了一個更大的盒子。

「送給你。」

裡面沒有東西,只有我和你。
跟這本書一樣。 



於是我們靜靜待在那裡,享受著沒有東西

和一切東西。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Dear Haru:

  明天還能見面,真好。

  雖然你說會不舒服就不要做,可是我是那麼地想和你做愛、想被你擁抱,即使有時候不覺得舒服也很美好。每次我們做愛,我就會想到英文的「make love」,這件事情英文比中文感覺更貼切,原來彼此相愛的性愛這麼美妙,光只是你進入我的身體我就覺得激動,每個毛細孔都感動得張開,恨不得能用全身的細胞來感覺你。

  我們是在make love,而不是having sex。

  我想吻遍你全身,像對待易碎物品般地小心,像虔誠信徒般親吻你腳趾,像吻一朵花的香氣那樣吻你的臉、聞你的味道,像吸允食物那樣吻你的手指……我想用我的舌頭探索你每個地方,那些連你自己都不知道的地方。可是每次都迫不及待地讓你進入。

  其實我不是想做愛,只是想和你做愛而已。

  即使感覺灼熱腫脹,還是好想讓你進入,只有做愛的時候能真實地感覺我們好貼近。以前覺得AV的交合特寫畫面好噁心,但現在我好喜歡看你進入我的身體,我好喜歡看見你在裡面。我覺得我們不是縱慾,不過是無法壓抑渴望罷了。 

  我好想要你,不過我們沒必要像失樂園那樣一起殉情。但是如果哪天你比我早離開這個世界,或許我真的會把你的陰莖切下來,讓它永遠放在我的身體裡。

                    好想要你的
Mina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Dear Mina:

  雖然我們相處的時間直線增加,但是卻不如料想中的那樣減低想念的欲望。反而越是見到妳,越是想念妳。想念正在眼前的妳、想念昨天或更之前的妳,有時候連明天的妳都好想念。
 
  上午坐在辦公室裡直打瞌睡,多麼想馬上跑回家抱著已經睡著的妳。原本打算中午十二點一到就離開辦公室,但不巧老闆卻找我開個小會議,會議一旦開始就持續了兩個小時。一邊看著掛在辦公室牆上的時鐘分針,一邊不經意的聽著老闆的重要事項(?),窗外突然下起大雨,好大的雷聲,會議終於結束,我趕緊離開辦公室。這是第一次午休時間我最早離開辦公室。
 
  我幾乎是跑步回家的,但是雨太大,身上已經溼透,但是打開房門,見妳熟睡的模樣,整個心情都輕鬆了起來。
 
  撐著雨傘走在紅磚道,還沒攔計程車之前就已經開始想念妳。妳就坐在計程車後座,我看見妳頻頻回首,或許我應該攔下一輛計程車去追逐妳,然後告訴妳此時此刻是多麼地想和妳在一起。但是,我必須上班。
 
  如果不必上班的話,我們將會無時無刻都會膩在一起。但這不是妳所想要的戀愛,某個程度上也不是我想要的。我指的不是無時無刻都膩在一起,而是因為,我必須更有能力、必須成為能有擔當的人才行。
 
  晚餐的時候和姊姊一起吃池上便當,姊姊一直對我談到妳。只要一談到妳,我就有好多話想說,而且越來越驕傲。妳總是說我盲目,但妳卻一點都不知道自己是多麼地美好。和妳在一起,我感到好驕傲好驕傲。
 
              要讓全世界都羨慕死我們的Haru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Dear Mina:

   才下午三點半,辦公室裡面就已經剩我一個人。今天可以準時下班,拿起手機,想問妳想不想一起晚餐,但最後還是決定埋頭工作。

   雖然那麼想念妳、那麼想見妳、那麼想擁抱妳、那麼想吻妳。明明昨天才分開而已……當妳搭上計程車的時候,就有一種身體裡的什麼被抽走一樣。我只知道,必須等到星期五才能再見面。

   還沒下班,姊姊撥了通電話給我,告訴我今天晚餐到燒肉工坊用餐
(姊姊以為是串燒店)。一邊烤著牛舌,一邊想著這些日子和妳一起去過的好多餐廳。冰淇淋、火鍋、燒肉、咖哩、居酒屋,還有好多好多。以後還會更多更多。姊姊說,我們的部落格乾脆開個美食介紹的類別算了。

   回到家打開電腦。上線。妳不在線上,直到現在。然後我又想撥電話給妳,才決定要增加一些距離與空間的。距離真的好難拿捏……

   我覺得自己像是小學生一樣,一放學就黏著母親不放,一股腦把在學校發生的事情不間斷地告訴母親。只是今天母親不在家。


                    Haru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