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1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Dear Haru:

  即使已經見過數次面,兩人在一起的時間也逐漸拉長,每次要和你分開時還是覺得好不捨。越接近家門口,我的話便越來越少,想握緊你的手,可是又怕我的心情從加重的力道洩漏出去。和你道別後,總忍不住回頭望,小心地克制自己別太頻頻回頭,又不是再也見不到……更何況明天就要約會了。
 
  我的不乾不脆個性在面對你時更加嚴重,雖然你說別在意,但是不可能會不在意的。儘管在別人眼裡都是些小事,可是對我來說卻很重要。像是約會的細節、面對你的家人或朋友,或許我顯得過分小心,人們也說只有一開始會這樣,可是對我來說這些都是必須慎重其事的對待,因為它們是如此特別。
 
  其實在每次與你約會前我都會去買個什麼,可能是一雙鞋、上衣、裙子、或戰鬥服,我喜歡為了約會而選購什麼,有時候請朋友陪我去逛,有時候自己一個人。前兩天在試穿的時候,小姐詢問我要不要進來幫我看看,猶豫了一會,告訴她不用了。這是為你買的戰鬥服,全世界只想給你一個人看。
 
  因為你是特別的,所以只要和你有關的事都是特別的,請原諒我的過分小心。

                    Mina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Dear Mina:

  算一算時間,原來距離和朋友上一次見面的時間已經隔了一年。朋友問我是不是長高了,當然是沒有,於是又問我是不是更瘦了,但是一年前的話應該更瘦才對。總而言之,在她看來,我似乎有些改變。雖然不知道改變的是什麼。
 
  坐在店裡面,點了很多份餐,朋友點了一杯拿鐵,我則是威士忌沙瓦。朋友對於我點酒來喝感到驚訝,這大概也是改變之一吧。
 
  我們面對面坐著,聊起其他朋友的生活,有的結婚了,還有些離婚了;然後又驚覺,有些同學做的工作竟然在唸書的時候就看得出跡象,像是有點變態的一位男同學,他總是抱著單眼相機,結果現在是某間婚紗攝影的攝影師;還有另一位超級瘦弱的男同學,他總是喜歡隨手畫奇幻文學裡出現的怪物,現在則是刺青店的圖樣設計師。這些真是令我大吃一驚噢。在這些之後,我們又聊到彼此的戀愛對象,第一件被追問的事情竟然是脖子上的吻痕,我沒逃避問題,說是妳只想試驗看看,不小心留下的。
 
  晚餐結束後,朋友原本想送我回家,在仁愛圓環附近而已,所以我決定走路回家。於是我走在那天妳來見我,我們一起走過的路上。路上往來的人仍然很少,時間也與那天差不多,燈光的明亮度、風吹的感覺都與那天非常相似。我一邊走著,不禁一邊想著妳。我緩慢地走著,花很長的時間想妳。
 
  朋友戴上安全帽、發動摩托車,互相道別前對我說:「當你提到女朋友時笑容很不一樣,好像連眼睛都笑了起來。」
 
  「嗯,因為我很喜歡她。」我說完之後,我們就對彼此道別。

                    Haru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只能說,看完這部電影令我對三谷幸喜的所有作品感興趣。
這是部讓人忍不住拍手叫好的電影,近年來會給我這種感覺的似乎都是日片,有歡笑有淚水有感動,劇本、導演、演員都無可挑剔!就說到這裡了,我怕說得太多反而壞了這部電影。

所以,去看!就這樣。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法國電影經常有的多線敘事手法,一些看似無關的小人物,或歡笑或流淚或寂寞,都發生在這個迷人的城市--巴黎。看這類型電影雖然一開始頗吃力,登場人物多,細節繁密,但通常都能越咀嚼越有味道,電影結束的時候還會有些不捨。

不過同樣是描述巴黎為主題的電影,我比較喜歡《Paris, je t'aime(巴黎我愛你)》,由20個導演分別講述發生在這個城市各區的18個故事,就像是一口氣嚐各種口味的霜淇淋,有各樣的滿足,卻不膩。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Dear Haru:

  中午醒來仍不能上網,雖然已經睡不著了,也該醒來打掃或是把書讀完,可是好想讀你的信,收不到你的信讓我沒有心思做任何事。於是我把存在電腦裡的每封信開來看,從寫給你語無倫次的第一封,到後來有點情色內容的信,花一整個下午細細讀完。
 
  讀著這些信件,好像在看一部電影似的,主角是你和我,常常說話不算話,不過這種事情似乎一點也不影響。儘管一開始說的現在已經完全推翻,可還是持續寫著。你知道嗎?現在這封信是第一百八十封噢。
 
  我喜歡你牽我的手,當我們在餐廳或是在喝著東西的時候,就只是這樣兩人的手交握在一起也覺得好幸福。可是我不敢將手放在桌上太久,總覺得那樣太刻意了,如果你不快握住,我會尷尬地想將手縮回去。
 
  主動握你的手、將身體挨著你、甚至是趁沒人看到的時候親吻你,雖然覺得很不好意思,仍忍不住這麼做。可是每次靠近你後就覺得沮喪,總是我這麼做,你難道就不會想更靠近我嗎?(我知道你想反駁,但是主動牽你手幾次之後就是忍不住會這麼想)
 
  如果我喜歡你和你喜歡我差得太多,我一定會無法忍受。平衡很重要,雖然我無法明確說出哪裡重要,就是會很在意這個平衡。所以才一直要求公不公平……
 
  我討厭給承諾,也不想聽見任何無法保證的承諾。曾在書上讀過有一位台灣作家寫過一篇關於舌頭的小說,小說裡有一個女人和一個沒有舌頭的男人一起生活、做愛,她的舌頭伸進他的嘴裡探索,那裡當然空無一物,像個嬰兒。她受不了做愛時還要承受那種純潔的感覺,選擇離開。許多年後,沒有舌頭的男人還要想起那個女人:「一切都是為了沒有舌頭嗎?」
 
  這本書的作者是要藉此引述舌頭的重要性,不過這作者是男性,我想他根本就不懂那篇小說的意思,甚至還亂修改解釋成:探索性器官的重要。雖然我沒讀過整篇小說,可是一定不是因為舌頭,那女人只是因為感受不到對方的愛才離開的。
 
  其實無論剩下幾次都無所謂,那一點也不重要,如果你無法再因為我而得彎腰走路是因為你不想,那比你不能還糟糕。即使沒有了舌頭,若能一直感受到你的喜歡,我就會想繼續牽著你的手。這不是承諾,這只是我的想法而已。

                    Mina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我問Haru:「如果我們分手你會不會在部落格說我壞話?」
「會!我要寫妳(以下內容消音)………,然後就會有一堆人留言騷擾妳。」

哼哼,會說這種話的這點我也好喜歡。
為了不被破壞形象我就繼續跟你交往吧。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Dear Haru:

  現在人在網咖。遊戲的聲音,店裡播放的音樂,還有煙味,都讓我加倍思念你。尤其是香煙的味道。
 
  好奇妙,明明這些都是跟你無關的東西,可是卻一直讓我想到你。雖然煙味勉強可以和你拉上一點關係,可是這裡的空氣好糟,根本和你抽的煙不一樣。第一件事,登入MSN,連上你的網誌,同時開信箱收信。有兩封新信,可惜是垃圾郵件,這個信箱除了你的信就是討厭的廣告信件。你發了新網誌,嗯,我在網咖,所以不能哭。有時候我真討厭自己是個愛哭鬼,就連昨天說你沒主動握我的手也好想哭。
 
  喜歡你,令我變得好愚蠢。
 
  有時候你會反覆作一些動作,像是用手搔著額頭、彈手指這類小動作,雖然告訴你是因為看了會煩躁以及禮儀的緣故,可是其實不是那樣的,看你做這些動作令我好難過。不是很清楚這麼做的心態,可是這絕不會是在心情安定的情況下會有的動作……

  你上線了,雖然這一天幾乎都在睡,但好像到這一刻才真覺得輕鬆。

  我真的感覺到你喜歡我,雖然不知道你是否也感覺得到我是多麼喜歡你。當你因為我的關係而得彎身走路的時候,我想我一定笑得很樂,不過不是幸災樂禍的那種。是不是我能用這些事情來作為判斷你現在正喜歡著我的依據?如果哪天你不會因為我而無法好好走路,你不會想牽我的手走路,你不會每天寫信給我,不會看著我笑,我想我大概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如果太喜歡你我一定會越來越不快樂,因為會不停想著這些事情。雖然我常說有多痛苦就有多快樂。

                    Mina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