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12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趴噠趴噠,傳來雨滴敲打窗戶牆壁稀稀落落的雨聲。按奈住想去看雨的衝動,我沖了杯紅茶,躡手躡腳回到書房電腦前。

整體來說,今年的情況就像下了雨待在屋內,心想:「這雨何時停呢?」原本的計劃暫停,好困擾,但能在家享受雨天特有的閒適也很好。

我的人生大部分時間都在放假,颱風假、閃電假、地震假、雨天假、陰天假也放,雖然壞天氣無法出門,卻也挺樂在假期,「這種時候心急也沒有用呀,是吧?」我這樣安慰自己。不過家庭主婦和單身者的差距在同樣是閒閒無事,一個人的時候每到年底還是會有:啊這一年又過去了啊,今年也發生好多事情呢(其實並沒有)的感慨,為什麼“最後”總是會給人莫名的激動心情呢?與其說是期待明年或期待明年的自己,倒不如說我總是很捨不得,即使再不捨,時間仍無情地流逝,新的一年又陌生地到來了。家庭主婦卻恰好相反,因為有必需要照顧著什麼人的心態,每日都感到忙碌,忙忙碌碌忙忙碌碌,就算發生過什麼大事也覺得每天都差不多;該怎麼形容,我感覺自己從每年這個時候追著時間喊:「別走啊!」變成和時間一起行進,是因為並肩走著的關係才不會感到不捨嗎?

雨下了整晚,想必此刻從陽台往下望應該可以看見發光的柏油路面。趴噠趴噠,被雨撞擊,然後閃耀著。無論好的壞的,全部洗滌掉,趴噠趴噠,不要留戀,全部沖掉吧。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Dear Mina:

  如果約會不是很突然的那種,似乎我都會在出門之前寫信給妳。每次到這種時候,我就會想起第一次見面的情形也是如此。在這種時候寫信給妳似乎可以安定一些情緒,就像第一次見面時給妳的信裡面提到《挪威的森林》那個在約會前得自慰的人物一樣,約會前我也得做些什麼。正如妳說的,雖然已經約會過幾次了,也有更親密的關係,但要見面時,仍然是緊張的要命。
 
  雖然很緊張,但是卻覺得很自然。
 
  以前讀過將村上春樹為雜誌寫的專欄集合成冊的書,裡面提到刮鬍子的事情。刮鬍子這件事情像是一種儀式一樣。一般而言,在清晨與黃昏刮鬍子的意義是不相同的。清晨刮的鬍子只是ㄧ種習慣,或說禮儀。而在黃昏刮的鬍子就是一種儀式了,約會前的儀式。約會在日落之後進行,可能是音樂會、電影,然後晚餐。淋浴過後仔細刮著鬍子,抹上鬍後水,再從衣櫥裡面挑選上衣、褲子、襪子及領帶,最後是腳上的鞋子。這些就像是女孩子出門前化妝一樣,必須像一種儀式一樣,帶著謹慎的心情來做選擇判斷,一切只為了讓約會更好。這時候我寫的信就像刮鬍子與化妝一樣,像是約會前的儀式。
 
  現在看看時間,妳是否正在化妝作準備呢?雖然也喜歡妳沒化妝的樣子,但是一想到妳仔細挑選內衣、衣服、裙子或長褲,然後坐在化妝檯前化妝的那些畫面,心裡面不自覺地開始微笑。
 
  我期待與妳的每次見面、約會。雖然還是會緊張,但是卻非常期待見到妳。

                    Haru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紅玫瑰綻放著,幾乎覆蓋整個餐桌。
遠看十分美麗,也突兀,這個家不適合如此艷紅的花束。

女孩在玫瑰的陰影下用餐,玻璃花瓶被推到角落仍佔據三分之一餐桌,女孩仰起臉來看見俯視自己的巨大玫瑰花--用著睥睨眼神,這是她十一年來的人生初次近距離接觸玫瑰。

「玫瑰花好臭喔。」
「怎麼可能。」隔著玫瑰女孩看不清繼母的表情,語氣聽來有些不悅。真的很臭呀,被這味道薰得都要吃不下飯了,「不能把它先移到餐桌以外的地方嗎?」放下筷子,繼母站了起來,開始指責女孩是個愛說謊的孩子,玫瑰怎麼可能會是臭的,你看看,你女兒就愛針對我,嘴裡喊我媽媽其實根本不把我放在眼裡,這飯我不吃了。

面對父親的責難,女孩嘟著嘴淚水在眼框裡打轉:「我最討厭玫瑰花了。」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重量級與蠅量級的差異顯而易見。

は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ear Mina:

  洗完澡後跑了一趟便利商店買飲料,其實並不想喝飲料,只是想出門走一會兒。外面好涼,好舒服,與房間裡面的溫差感覺有一大截。我穿著涼鞋走到遠企對面,仰著臉望著大樓,然後轉身往回走。好想牽著妳的手。
 
  其實已經感覺眼皮有點沉,但是沒辦法睡著,有種很奇怪的氣氛包圍在四周,雖然我不知道那是什麼。坐立難安,明明已經買了冰涼的飲料,卻還是一直打開房間的門到廚房開冰箱。門的鉸鏈有些鬆脫,發出喀喀的聲音,就連走路時我都儘量不發出任何聲音,所以鉸鏈的聲音令我感覺很不舒服。
 
  和妳在一起的時候--無論是妳就在我身邊或是線上--總是覺得非常愉悅。妳是我見過最浪漫的女孩,當妳在身邊時,彷彿這個世界上所有最美好的事情都搭著各種顏色的降落傘,緩慢且舒服地降落在我身邊,然後渲染眼前所及的景物,連呼吸都覺得是種享受。
 
  然而,在這些過後才驚覺又過了一天。真的能一直這麼幸福嗎?我不禁問自己。好像一直這麼幸福下去會遭天譴似的。
 
  上課的時候一直想抽煙,但是刻意不帶出門,我想禁止自己抽菸的欲望。但是回到家之後,卻好像抽了比平常更多。越是去壓抑好像越會得到反效果。
 
  雖然這麼說很不敬,家人也都是有神論者,但是我想說,就算是神的諭令,也擋不住我靠近妳。但那種巨大的欲望卻令我著實吃了一驚。
 
  無論別人怎麼說、怎麼看,再怎麼不堪,也想和妳在一起。一直牽著妳的手。

                    Haru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句話說:「天生麗質的人,通常老得比較快。」
我是個還算勤快的人,應該說,不得不勤快;因為肌膚敏感,狀況頻仍,所以比同齡女孩更早開始保養,雖然現在看起來好像與生俱來,其實費了許多苦心,像是沒卸妝就睡覺這種美容大忌絕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因為承擔不起後果。不過對於得天獨厚的雙手就完全採放任態度,好像為了取得平衡似的,我把所有的懶惰都丟給手部保養這件事上,反正不管它也不會乾燥或變醜。

而報應終於來了……有外出的時候補妝還會順便擦護手霜,但這半年整天待在家,經過長期「野生放牧」我的雙手竟急速老化,變得比臉還看得出年紀!

儘管知道該努力保養了,但要戴護手套、擦指緣油指甲保濕劑真麻煩,護手霜開開關關的也好麻煩喔。為了維持一貫懶惰的手部保養風格(?)我決定先從好使用的護手霜開始,將按壓瓶的護手霜放浴室,每次洗完手順便壓一點,然後再隨便塗抹,從指尖至手腕。

幾秒鐘結束保養程序真是好方便,徹底的懶人精神!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說:「走吧走吧,我們看月亮去。」
Haru就說:「是要去哪裡看月亮?」

對噢,我們附近都是高樓,或許會把月亮藏起來!你這沒情調的傢伙。

然後他又說:「我們準備些熱飲,用保溫瓶裝著帶去散步,邊走邊喝。」
8點左右,月球距離只有卅五萬多公里。「那我盡量在8點前趕回來。」

向Haru許願,幾乎沒有不實現的。似乎會很浪漫,就算月亮被擋到,踩到狗屎,因為他答應帶我去看月亮,所以無論是什麼樣的情景都將比我幻想的美。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Dear Mina:

  「原來如此。」我點點頭。
 
  媽媽見識過的人相當多,一些小動作或是習慣,她就能清楚在對方身上大概有什麼事情發生。
 
  妳出門後,家裡正好開始準備午餐,我定睛看著姊姊幫忙的動作被誤認為在發呆,「戀愛症候群嗎?」姊姊打開了話匣子。原來,我認為一些很蠢的小動作在我身上都看得見,所以才會被媽媽察覺。像是嘆息、傻笑的次數變多,發呆時間變長,還有食慾變差等等。雖然我自己從未察覺。
 
  一直下著雨,風很涼,在屋子裡也很涼爽,我和姊姊看了一整個下午的日劇。「已經開始剪頭髮了嗎?」我一直想著妳的模樣。
 
  妳留言給我的時候,我們都剪了頭髮,然後互相說了關於頭髮的瑣事;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彼此也剪了頭髮。總覺得「剪頭髮」這件事在我們之間好像有某種關聯性似的。
 
  下週五是哥哥的生日,我提議到「牛角」慶祝。雖然醫師指示我不能進食碳烤調理的食物,但偶爾為之應該不要緊吧。「牛角」也是妳告訴我的,當天我會記得點甜品。
 
  唔……剛剛似乎又嘆了一口氣。

                    Haru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姊姊請男友幫她到IKEA買條暖被,結果男友說:「單人的全部賣光了。」

這是今年我聽過最爛的謊。
不是不能撒謊,如果必須,請在重要的事情上,而不是這種無關緊要的謊。

我對Haru說:「你可以撒謊喔,但是不可以為這種事就撒謊,這樣會養成習慣。」這是對我的尊重,如果是絕對不能被拆穿的瞞天大謊,那是愛;可若是不在乎地撒這種小謊,我會恨的。

Haru說:「撒謊要經過深思熟慮。」對對,就是這樣。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は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最喜歡Haru經常會帶零食回家這個舉動。不是特意去買的,而是別人分給他的餅乾或是糖果、巧克力,他都會留下一點給我,或帶回來與我一塊吃。有時候他一進家門即現給我看,好像漫畫裡在聖誕節帶蛋糕回家的爸爸;有時悄悄放在零食架上,等我嘴饞才發現。

無論哪種都是大滿足,好吃!


(啊,我「最喜歡」Haru的地方有很多,所以在這裡說的並不是第一喜歡的意思。)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Dear Mina:

  出門搭上捷運,廣播提示乘客下站位置,事務性的女性廣播語氣,從那裡面傳出「善導寺」站名時,讓我有種目前正要去見妳的錯覺。我抬起頭看著捷運門上的路線圖,不想在台北車站下車,多麼希望直接就搭乘到江子翠站,再去見妳。
 
  早上刷牙時發現嘴唇有些破皮,用舌尖忝一下傷口,嘴唇有種特別的感覺。為什麼一吻著妳就無法停止呢?我一邊刷牙一邊想著這問題。雖然我們在路上討論過了,雖然妳也問過朋友,也很多人並不是如此,但那到底是為什麼呢?
 
  我發現,當吻著妳的時候,彷彿周圍環境所發生的一切似乎都變得模糊,時間也靜止了一般,妳對周圍的環境變動感應變得遲鈍,因為妳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親吻這件事情上。我喜歡妳那副專注的表情。對我而言,這大概就是最主要的原因吧。所以我總是不自抑地持續吻著妳。
 
  我舔著自己的唇,想著妳的唇。
 
  紀錄又推進了……

                    Haru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無法理解弟弟為什麼受歡迎,下意識認為那些膚淺的小女生不懂弟弟的好。
姊姊說:「他跟妳走的算同一種路線吧。」

噢噢,我懂了。
弟弟不濃妝豔抹,因此在一群型男裡格外顯眼,原來如此,使的是奸詐的好青年武器啊!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