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11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Dear Haru:

  該怎麼說再見……在南京東路站的時候見已接近十二點就很想告訴你,別送我回家了。越接近家門,越刻意放慢腳步,「吻我呀。快吻我呀。」一直在心裡祈禱著,結果你仍是一點動作也沒有,最後還是忍不住把說過的話和那些守則丟開。不管了,總之我好想吻你。
  
  眼見天就要亮了,可是卻一點兒也不想放你走,像個橡皮糖似粘著你,這副樣子,連自己都感到羞愧。太想吻你和不想分開都讓我感覺好糟,怎麼會這樣……
 
  你說任何事情都有一定的量,如果我們再不努力點分開的話,或許很快就會把所有的熱情用光。這是我絕對不樂見的情形,所以即使在轉身開門的時候是多麼想回頭再擁抱你,還是忍了下來。
 
  寫到這裡,又覺得好想念你。真糟。

                    Mina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喜怒哀樂這四個字,你那個哀跟那個怒啊,都應該擱到自己心裡,但是喜和樂,可以跟很多人來分享。」

一個近百歲婆婆說的話,她是中國最後的格格。
我禁不住想,必定是經歷過那麼樣的人生才能說出這般哲理吧。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ear Mina:

  然後,妳睡著了。就在我的房間裡。我的床鋪上。我坐在椅子上一直看著妳沉睡的模樣,不敢靠近妳,深怕輕微的動作就會將妳驚醒。出門的時間一點一點地接近,窗外雨後的空氣特別涼爽,從屋簷落下的水滴打在葉片上。不忍將妳喚醒,多麼希望妳能再多睡一會兒。我一直看著妳側睡的背影,接著時間就這樣靜止。
 
  妳醒過來了,反覆地賴床,其實當時想取消預約,然後繼續和妳待在房間裡。
 
  妳離開時開始下起大雨,我看見妳正望著雨的表情,那笑容彷彿是妳盪鞦韆的模樣,但說不定當時妳並沒有笑,只是看起來像是如此。於是妳搭上計程車,回家了。
 
  剪頭髮的時候坐不住,因為忘了帶手機出門,我想妳回到家會馬上告訴我妳到家了,但是卻沒有辦法能馬上回妳。
 
  晚餐過後獨自回家。到家的時候,才發現妳的戒指與衣服還留在我這,於是又想起妳側睡的背影。
 
  記得來拿噢。

 
                    Haru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Dear Mina:

  「不行…不行…不能連寫信都淪陷…」我一直反覆對自己這麼說。話雖如此,在打上這段文字的時候腦海裡仍塞滿了昨晚和妳在一起的畫面。才說過必須謹言慎行、約束自己,想不到馬上就變成這樣。像《海邊的卡夫卡》那個叫做烏鴉的少年說的一樣:所謂命運這種東西,就像是不斷改變前進方向的地區性沙漠風暴一樣,你想避開它而改變腳步,結果風暴也像在配合你似的改變行進方向。你再次改變腳步,於是風暴也再次改變行進方向。
 
  越是去逃避、壓抑或禁止某些事情,它就越是會發生一樣。
 
  前兩天妳避著我,後來收到妳的信,看到妳說和以前不同的某種關係開始了,我突然感到自責與害怕:是不是說錯了什麼?還是問了不該問的事情?妳對我的感覺改變了嗎?還是我的存在令妳感到痛苦?所以才會認為,就照著妳所希望的方向前進吧。雖然感到痛苦,但是如果這對妳能夠好一些,那麼就那樣辦也不要緊的。儘管內心是多麼地不願意。
 
  然後,晚上的時候妳說想見我,覺得當面說比較好,我差點昏厥過去,心想:是不是真的就到此為止了呢?於是我坐立難安,在妳還沒撥電話之前就先出門。前往捷運站的路上,好幾次想逃避,但是不去又不行,一直告訴自己,千萬不能牽妳的手、不能吻妳,已經決定要約束自己。
 
  只是,妳一見到我就緊抓著我的手。當時我的臉上是帶著笑容的,但其實是多麼想立刻就飆出眼淚,多麼慶幸,妳不是要來告訴我以為那樣的事情,而是希望能夠一直走下去。
 
  因為妳牽著我的手,所以我吞吞吐吐地告訴妳我的想法。我喜歡妳,並且希望能夠一直走下去,雖然這路上一定會有些什麼起了變化,但那絕對不影響我對妳的心意。
 
  我喜歡妳,雖然當面說出口的時候總是變得很遜,但這是千真萬確的。妳所帶給我的絕對沒有痛苦。如果我帶給妳痛苦了,請告訴我,但是絕對不會讓妳離開了。我們可以一起想辦法,像玩遊戲那樣,遊戲結束了再想別的遊戲,如果這個辦法不行再想別的辦法。我們可以一直走下去的。

                    Haru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喜歡在睡前含著糖果,牛奶糖或是草莓、水蜜桃、葡萄……沙士糖也不錯。
甜甜的滋味在舌尖化開,讓幸福感伴著自己入眠,多半都能做個好夢。

不過這個習慣現在被晚安吻取代了,
甜蜜回憶換來的是被Haru唸很慘的滿口蛀牙。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Dear Mina:

  下午的時候,我在家的附近繞著,找間能買記事本的文具店或書店。從幼時玩躲避球的那廣場到科技大樓捷運站反覆找尋,結果往來幾間店之後仍空著手,想買本喜愛的記事本還真難。既然買不到記事本,原本想索性到處晃一會兒,但是陽光太炙烈,往來走著的時候,牛仔褲的布料已經沾到汗水開始變軟。雲很少,天空很藍,循著我往回家的路線上空有飛機滑行過留下的痕跡。
 
  看著鏡子,才發現頭髮又到需要修剪的長度了。最早收到妳留言的時候去剪了頭髮,而妳也是修掉一些長度。其實在收到留言之前,我的頭髮已經好一陣子沒有剪過了。現在回想起來,好像是為了放上照片讓妳看看我的模樣才去剪的。如果當初沒有收到妳的留言,現在的頭髮長度還會是像現在這樣嗎?不過可以肯定的是,我喜歡妳的頭髮。好幾次摸著妳的頭髮時總感到不可思議,我們竟然能夠變得那麼親近,好像是假的一樣,但我的確正撫弄著妳的頭髮。
 
  像這樣摸著什麼人的頭髮對我而言也是之前從未經歷過的,曾有人說,因為男性喜歡撫摸著女性的頭髮,所以女性會刻意將頭髮蓄長。但我喜歡妳的短髮,好像妳本來就該是那個模樣(雖然最早看到妳的照片是長髮)
 
  妳不在線上,夜晚似乎變得特別長,我得趕快睡著避開這段時間。雖然傳了簡訊給妳,但在這還是對妳說聲晚安。晚安。


                    Haru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ear Haru:

  有時候我會繞過去我們第一次接吻的地方,試圖找出一些蛛絲馬跡,不過當然什麼也找不到。經過公園的時候忍不住尋找涼亭的位置,原來有兩個涼亭,起先看到另一個時還愣了一下,還好很快便找著藏在樹叢中的那一個。我也喜歡走在你牽我手的那條路,邊走邊回想,「是在這個位置嗎?還是在這裡?」可是怎麼都想不起你究竟是在哪裡牽我的。
 
  當我向朋友介紹,「這是我男朋友。」的時候,手總是忍不住伸向你,如果沒確實感覺到你,絕不敢輕易將那句話說出口。
 
  有時我會側過臉看你,然後你回望著我,「你真的在這裡呢。」想到這不禁露出笑容。
 
  和你並肩走著很難去注意週遭的景物,即使有時抬頭仰望天空或眼前的樹梢,全部精神卻是放在你的掌心和手指。大部分時候,視線是落在我們交握的雙手。
 
  雖然這麼說不禮貌,但現在的我還是像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一樣,很想確認你是活生生的。活生生的在我眼前,活生生的喜歡著我。
 
  儘管有時候會感覺不到自己,可是無論如何都不希望感覺不到你。

                    Mina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