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10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Dear Mina:

  雖然四點多的時候說要去睏了,但是到鬧鐘響起為止的時間總是每隔一小段時間就醒來,於是清晨變得很長,也很不安定。雖然夢見妳,但夢裡面竟然談論的是腰圍,清醒的時候還有點搞不清楚怎麼會是個這麼無厘頭的夢。
 
  早上的陽光雖然很充沛,但是卻有點意外的涼。不過這種涼意只持續幾分鐘而已,站在站牌前,公車還沒到的時候,體內有股像是要突然衝出來的熱氣爆發,雖然身體沒有流汗,但是心臟彷彿跳得特別用力。如果屏息停止呼吸的話一定會聽到自己的心跳聲。
 
  不知怎麼搞的,一整天感到忐忑不安,課堂上無意識的上網,同樣幾個網頁重複開啟,直到妳上線的時候才回過神:對了,今天要與妳見面。還有妳的朋友。
 
  雖然妳已經改說要買香檳當生日禮物,但下課後又莫名奇妙繞到SOGO後面。買飲料的時候又把那張舊的百元鈔票掏出來,又是一場被誤以為假鈔的笑話。回到家後肩膀感到異常痠疼,而且似乎有點被曬過頭,身體像是高效能的蓄熱裝置,積存了過高的溫度,令我不停用冷水沖臉。
 
  其實現在要我補眠也無法睡得著吧,剛才耳朵又耳鳴,好像會發生什麼事情一樣。希望什麼事情都沒有。但是當然不可能什麼事情都沒有,因為一見到妳一定又開始昏眩……

                    Haru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第一話  春嬌 》


  春嬌最近老覺得心情煩躁,胸口像卡著一口痰,咳不出來嚥不下去,「該不會是更年期的關係吧?」她用力刷洗炒菜鍋底部的污垢,一股魚腥味飄出,臭死了。晚餐吃的是紅燒魚,丈夫吃完飯就兀自到客廳看電視,兒子不知道是在外面吃過還是怎樣,扒沒兩口飯又窩回房間,忙了一整天,也沒人幫她收拾碗筷。

  「討厭,不要這樣啦,我在切菜很危險耶。」
  「穿圍裙的樣子很性感嘛♥。」

  又是樓上那對新婚夫婦,前些日子搬來的。這裡是十幾年的舊社區,設計的不是很好,共有ABC三棟,C棟每個樓層三戶,電梯出來右手邊這兩戶面對馬路,左手邊那戶面向中庭。春嬌和志明住在9樓右手邊第二間已經有十年以上了,房子不大,當初買的時候說含公設27坪,實際上這間兩房一廳的房子連住一家人都有點勉強。

  客廳放了3+2沙發以後就滿了,餐桌還是擠在玄關旁的小空間,主臥室雖說比較大,其實也只足夠容納一張雙人床和衣櫃,臥室正對面另外一間房間緊鄰廚房,窗戶也是對著與廚房相通的後陽台,這間房間完全照不到陽光,空間也只有主臥室的一半,如果放置雙人床,其他東西就塞不下的小,這間是唸高中的兒子小明的房間。在小明房間的隔壁是廚房,打開廚房門後放著冰箱,因為客廳完全放不下了,所以放在廚房,只有I型流理台和一處正方形空間的狹小廚房,想來這裡原先設計的用意也是要放置冰箱,不過因為如此廚房門便無法完全打開了,對於矮胖體型的春嬌來說進出有些困難,每次要進廚房就一肚子氣,但這也是春嬌在這個家裡唯一的私人空間。

  冰箱過來是流理台、瓦斯爐,再來是通往後陽台的門,陽台放置洗衣機和一堆雜物,從窗戶看出去沒有景色可言,因為緊鄰著B棟樓,打開窗戶伸出手就可以摸到牆面,任何東西都被那道牆擋住了。真的是「任何」東西,陽光照不進來,炒菜的油煙出不去,每次樓下有人炒菜樓上便會聞到油煙味,連切菜洗碗的聲音也聽得一清二楚,更別說是在廚房的說話聲了。

  因為如此,春嬌知道8樓的女兒前幾天回家做月子,常去洗頭的那家美容院洗頭卷1千元可以洗12次;10樓原本住一對姓楊的老夫婦,去年搬走之後住進來的好像是新婚夫妻,成天在廚房打情罵俏,那個先生好像也會幫太太做菜,經常聽到廚房有對話聲。真是越想越氣人,我家那死老頭就只會嫌菜炒得太油太鹹,也不想想菜錢才這麼一點點!

  好不容易一天結束,春嬌終於可以好好休息,正準備入睡時傳來一陣聲響。聽起來像傢俱撞擊地板的聲音,啊,一定是樓上那對夫妻,真色啊,狗男女。「咑、咑、咑…咑咑……」這聲音聽久了心也覺得癢癢的,志明這個時候翻了個身,看來還沒睡,「哪,你有沒有聽到樓上傳來的怪聲音。」春嬌用手努努丈夫的背,「是樓上嗎?」志明意興闌珊的回答。「對啊,不然還會是誰!」上次做愛到底是幾年前的事情了?每天忙著家務事,即使燙了頭髮老公也不曾發現到自己的不同,幾乎都快忘了自己還身為女人這件事,聽著聽著樓上那對夫妻的對話,突然想起自己還年輕時候的心情。

  「今天很累,還不早點睡,管人家那麼多!」

  春嬌不禁怒從中來:「睡你個死人頭啦!就知道睡!家裡都我在打掃,你幾時關心過了,叫你晚回來要打個電話也都不會打,上次兒子學校懇親會也是我去,小孩是我一個人生的嗎?什麼都推給我,你有體諒過我嗎!什麼一家之主,睡死啦你!吵死了,敲什麼敲,三更半夜不睡覺吵什麼吵!」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常常覺得被射中的位置是眼睛。

他隨口一句話都令我發笑,怎麼會那麼幽默;留長亂翹的頭髮看起來像個鳥窩,拙拙的好可愛;講話很機車,不屑撇嘴的那副嘴臉惹人厭到好想親下去;愛計較又有點小氣的地方帥氣的不得了;穿著領口鬆脫洗舊的汗衫和四角褲,不穿拖鞋直接踩在地板的腳指頭微微彎曲的樣子,不知道為什麼覺得好萌!

同樣的事情若換作是別人?去死。
因為沒有好好治療,眼睛的惡化有越來越嚴重的趨勢,不過最近覺得,這樣也不錯(笑)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 Oct 19 Sun 2008 19:40

MIU當我認識MiuMiu的時候,她以經四歲了,那時候她體弱多病,是個令人擔心的孩子。
現在MiuMiu滿七歲,身上開始長了很多肉,對吃變得有點執著,不管是否已經到了用餐時間,肚子餓了就開始碎碎唸,而且是馬拉松式那種,未達目的不善罷甘休。
除了用餐時間外幾乎是攤在地板、沙發、床鋪或是餐桌上,偶爾被挑釁後抓狂地追逐對手與格鬥算是運動量最大的時候。
每天下班回家一打開門就聽見貓在「吠」,不知道是在歡迎我回家還是吵著要吃飯(絕對是後者)。但無論貓的想法是如何,我都感到被撫慰了。

は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是我當下的戀人,音音。」
 
  冰室向別人介紹我時都這麼說。雖然感覺很受傷害,但我只能微笑以對。我不明白「當下」的意思,去查字典,原來是指「目前」。於是,在我們獨處的時候,我追問他為什麼這樣說。

  「因為,妳和我都還年輕!」
 
  冰室岔開話題,粗壯的手臂摟著我的脖子,雖然在車上,他還是強勢地緊緊摟著我。情況不妙的時候,冰室總是哄我。可是他哄我時也不會改口,因此我即使排斥這個說法,還是漸漸地認同當真,腦中不再多想,覺得都無所謂了。
 
  「而且,現在也不是那種時代了。」
 
  「哪種時代?」
 
  「所以啊,只要看目前,現在是目前才重要的時代。」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老公寫給老婆的

今早,打開冰箱看到了那一只遍尋不著的手套,真是讓我笑彎了腰。
每天,總有好玩的事情讓生活滿是樂趣。
總覺得自從妳開始癡呆後,我們的感情變得比從前還要好。大概是更能夠深刻體認到互相照應、互相扶持的重要吧。
找到手套之後,我為妳倒了一杯妳最喜歡的白酒。因為,下個禮拜四就是我們三十二年的結婚紀念日。
妳可別忘了喔。

                                                        安藤勝之 兵庫縣神戶市(65歲)



摘自《60歲的情書 2》,我好喜歡這篇。
如果有一天我的記憶或身體不靈光了,以你的個性或許會躲起來偷哭,若是看到你難過的表情我也會很難過的,希望你能像寫這封信的安藤先生一樣樂觀,即使老了,我們還是可以像最初時玩各種遊戲,請別擔心。

換做是你癡呆了,我也會笑著照顧你的。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Dear Mina:

  當妳說,弟弟跟貓的感情很好,可以開始存錢旅行,並且考慮不再回來,我想妳是認真的。那時候,我的心臟不知道是向上震了一下還是往下一沉,總而言之,有股很悶的感覺,像是快窒息一般。
 
  從前我總認為……其實現在也是這麼認為:不該約束他人、不該藉著自己的想法來揣測他人、不強迫與改變他人、不認為對方為自己所做的事情是應該的。但是,自從遇上妳以後,我卻經常會透露出約束他人這個訊息。
 
  如果哪天妳真的準備好了,決定開始旅行。請告訴我妳會回來,欺騙我也無妨。因為接下來,我只需要靠著妳的「我會回來」這句話便能生存。
 
  下午出門前留下後悔的訊息,不知道妳明不明白我的意思。其實,我是那麼地想要妳,但很害怕妳會將我視作只想上床的人。那天在公園裡,我的手很不規矩,還伸進妳的上衣裡面,如果不是蚊子那麼多,一直用叮咬來提醒我「這是公共場所」,否則應該已經把妳撲倒了吧。在電視或是路上看見這樣的人總帶著嗤之以鼻的眼光,沒想到自己正是那麼遜的人。
 
  妳曾告訴我搭訕開場白的第一名,但那已經對我不適用了,我的確是在戀愛。
 
  下午在銀行的時候,領取號碼牌坐在椅子上等候,一個身材非常壯碩皮膚黝黑的男生在左手邊,他的左手及左腳裹上繃帶,行動不便,有個身材與他比起來顯得特別嬌小的女孩攙扶著他,然後一起坐在椅子上等候。他們的年齡看起來似乎比我還年輕,我偷聽著他們的對話,內容大概是其他銀行貸款的事情。他們互相談論著未來,並且共同經營著。霎時心裡面竟然覺得很感動。不知道是不是和妳也能有這一天。
 
  現在的我,對公園變得非常敏感。回家的路上,視線內如果有公園就會走到那裡面看看,我發現在仁愛圓環附近有座小公園裡面有鞦韆,然後又想起了第一次見面時你盪鞦韆的神情。我好喜歡看著那樣的妳。下次一起盪鞦韆吧。

                    Haru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ear Mina:

  當妳放開我的手進了家門,走出我視線所能及的地方後,開始覺得疲倦。於是回家的路上,在計程車上睡著了。下車之後,還試想著是不是該再攔輛計程車到妳那兒。其實一點都不想讓妳回家。
 
  妳的朋友說,問句很重要。上高中之後對於上台已經不再怯場,台下再多人也能順利結束講詞,畢竟是已經有了充分的準備。但關於昨天的這個問句,其實思考了好幾天,在心裡面擬了稿,然後反覆練習好幾次,結果真正要說出口的時候卻變成那樣。但是就算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仍然會說得很蠢吧。
 
  ㄐ……ㄐㄩ……ㄐㄩㄝˊ……其實當著妳的面唸出妳的名字真的很難,我只是愛逞強罷了。但是我喜歡那個發音。
 
  當妳靠在我的胸口,說心跳很大聲,聽到這句話差點令我昏厥過去。但我喜歡妳聽著我的心跳。雖然我也想聽妳的,但總覺得很不禮貌。而且還趁著吻妳的時候偷吃豆腐,情不自禁地。我喜歡妳身體的每個部份。所以下次把妳的鞋脫掉吧。
 
  ㄐㄩㄝˊ,遇上妳真的令我覺得自己非常幸運。

                    Haru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