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8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Dear Mina:

  看見蝴蝶了嗎?妳曾在信裡面提到,看見蝴蝶就去旅行。

  雖然一度差點睡著,但是看到簡訊之後,卻沒辦法再安然地躺在床舖上,所以起身寫這封信。只是,不知道妳能不能收到。

  去年除了十二月底的旅行,四月底似乎也是妳失蹤的時候。那次失蹤很久……

  「請別擔心。」妳這麼說,但是根本沒辦法不在意。不過,那是妳想做的事情,那麼就去旅行吧!在回來之前,請別告訴我妳的行蹤去向,否則我會像那天清晨一樣,搭上最快能到達的交通工具,前往最接近妳的地方。

  無論如何,旅途上請務必照顧自己的健康與安全。好讓我在台北思念妳、等待妳。

                    Haru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Dear Haru:
 
  你這個大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
  在收到你罰寫「我是笨蛋」一百遍的信之前我是不會寫信給你的! 
  當然是手寫,打字可以用複製的,不能算數。

                    Mina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原來,人的皮膚是為了接觸而存在的。

即使每天見面,肌膚貼近肌膚的時候身體還是會覺得思念。
擁抱過後,皮膚會變得溫柔。

不經常接觸其他肌膚的話,皮膚會越來越厚,堆積一層層名為「寂寞」的角質。我想,那些像石頭般堅硬的人大概就是因為角質太厚的關係吧。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Dear Haru:
 
  「妳會不會因為有了這句話而變成更討厭我了呢?」一整天我都在想這段話,雖然或許你會說我把重點放錯地方了,可是,為什麼是用『更討厭』?為什麼是『更』?是不是我在什麼時候說過什麼話讓你這麼想呢?到底為什麼你老是覺得我會討厭你?
 
  我把「在腦海溫習上次約會」的功課丟一邊,決定先解這個習題,可是因為不擅長分析,很快便從邏輯之類的方向轉向猜謎,然後變成接龍,到最後整個轉成:列舉我討厭你的地方。結果不能告訴你,除非你拿這些問題的答案來交換。
 
  可以的話,我現在好想踹你一腳。不是MSN那些暴力表情,而是真真實實地朝你背後用力踹下去,一定要穿球鞋,在你白色T恤上大辣辣的印下鞋印子,你一個琅嗆向前跌,我再趁你搖晃不穩時補上第二腳……
 
  我不需要承諾,不要給我我不需要的東西。想要的,我會開口,即使開不了口,就算偷搶拐騙也會想辦法弄到手。所以別給我我不需要的,尤其是那種誰都沒把握的承諾。不過如果你真那麼想說點什麼,就跟著我唸一遍吧。
 
  「現在我看著妳的時候只會想著妳,不可以想別的。沒看著妳的時候雖然可以看其他人,可是一定要比較,而且優勝得判給妳,不會有例外。若無法公正判決,我會閉上雙眼什麼都不看不聽。而且每當我閉上雙眼就只會想到妳。」
 
             你朝思暮想的Mina(這是學卡夫卡的)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電影出現李心潔雙手特寫的時候,我們都嚇了一跳。

Haru說:「真是雙歐巴桑的手。」

「歐巴桑的手……」我跟著喃喃自語,不自覺舉起自己的雙手盯著看,正想什麼叫做歐巴桑的手,他突然握住我的手一連親吻好幾下說:「妳不是歐巴桑的手,妳是美手。」

因為這件事,我原諒這部讓人想砸螢幕的爛片❤。


P.S 整部電影最恐怖的大概就是那雙老化的甜不辣肥手吧。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Dear Mina:

  今天也在深夜裡漫步。風好涼,應該是因為持續下著雨的日子接近了吧。大概只走十分鐘便開始下雨,雖然雨點很大,打在手臂上會「啪」的一聲,但是雨不大,所以我維持原來的速度步行回家。

  下午的太陽實在炙熱,連風吹起來都是熱的。傍晚去接妹妹時,逆風走著,風把前面的人說話的聲音帶到耳裡,是我熟悉的聲音及語氣,仔細看他身上的服裝,我確定的確是認識的人。然後我加快腳步,超過他。到等待娃娃車的定點,我站定腳步,等他經過我的面前,果然,他一點也不記得我是誰。但是,我一點都不感到意外。雖然很想惡作劇從後面跟上,然後輕拍他的肩膀打聲招呼,問聲「老師好」,但最後還是作罷。紅磚道像是汲取了整個下午的陽光,開始在夕幕中散出來。

  晚餐過後,我帶妹妹看牙醫,這時候的風很涼,還下了一點點雨,稍微聞得到柏油路面的氣味,對於這種氣味好像有某種記億一樣,會模糊地想起什麼,但那是什麼,我卻一點都不清楚。

  今晚仍在醫院嗎?昨天雖然知道妳不會上線,但還是打開MSN,說不定--只是認為說不定而已--妳真的會在深夜回家收信。只是等了一會兒,睡意襲來,我便沉沉的進入睡眠。

  如果在夢裡面遇見妳,請別喚醒我。
 

  從診所回到家後,我查看手機有沒有未接來電,仍然是零。我在等主動要與我聯絡的稿子事情的人的電話,雖然說,直接撥電話給對方確認就行了,但是我沒這麼做,畢竟是對方自己提起的。我感到有些惱。

  是不是什麼人承諾些事情之後,然後沒有辦到的行為令人生氣呢?

  雖然很想對妳說:「嘿,這一生我都會喜歡著M噢。」但是,如果說出口了以後卻不是如此,那麼妳會不會因為有了這句話而變成更討厭我了呢?

  但是,目前的我,真的是這麼想的。

                    Haru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6年,MiuMiu和NaNa之間的氣氛很不尋常,原本感情很好打架也只是鬧著玩的兩隻貓開始經常衝突,彼此都不願相讓,有時候一吵架就是冷戰好幾天。

看到這種情形我和Haru決定再養一隻貓。
我們到經常光顧的寵物店好幾次,每隻貓都很可愛,但總是沒有遇到真正想帶回家的貓咪。那天,我們和往常一樣去買飼料,同樣在每個櫥窗前待很久,Haru專注地看著帥氣小美短,他很喜歡這隻貓,可惜是公貓,我注意到最底下的櫥窗有隻體形看來約六個月大的貓咪不安分的走來走去,靠近一看,牠的眼角下垂,嘴巴微張還流著口水,好像很焦慮的樣子。

「你看,這隻貓長得好好笑噢。」

這隻神經質又醜得令人發笑的貓吸引我們注意,我們請店員將牠抱出來,近看那張臉更有趣了。

「這是折耳貓,去年8月9日生的,女生。」
「已經快1歲了,怎麼體型這麼小?!」
「對呀,不知道為什麼。她的兄弟姐妹很快就賣掉了,只有她賣不出去。」

怪不得被放置在最下層的櫥窗,我們來這間寵物店好幾次了也從來沒注意到她,雖說是折耳貓,耳朵也只有微彎而已,折耳貓虎斑花色較不受歡迎,更何況她的花紋不明顯,和其他小貓比起來像隻醜小鴨。

「這麼說她在這裡待快一年了耶。」
「光飼料就花了不少,店裡打算下個月賣到繁殖場,多少回收一點。」

繁殖場的貓會不斷交配,生產,直到身體不堪負荷即被丟棄。如果不幸被賣到繁殖場太可憐了,況且這麼小的體型應該很容易難產吧。看著她狂流口水的緊張表情,我和Haru決定將這隻醜小鴨買回家。








  剛到我們家的ChaCha。
  眼角下垂,總是一臉憂愁的不幸表情。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ear Haru:

  醒了嗎?醒來第一件事是打開信箱嗎?好像不太可能,而且我也很少在這個時間寫信,似乎問了挺蠢的問題。
 
  下午睡了一會,因為你說「我們五月卅號來約個會吧」,醒來後我很認真的開始回想上次見面的細節、你的樣子、你說的話(糟糕的是這部分竟然沒什麼印象,是哪個報告指出女性總會記得談話內容的,根本就不怎麼正確),我想把這一切都更深地印在腦海。
 
  第二次的你一定會蓋過第一次的你,然後第三次應該也會蓋過第二次……一想到這點,就覺得每一次我都該好好記住,還有不到兩週的時間,現在起我會努力把第一次的你烙印下來的。
 
  待會要再回醫院,手術前應該會很緊張,我決定今晚就去陪姊姊。你會在什麼時間回信呢?應該也是在深夜吧。那封信大概要到明天白天才能看見,如果我沒有蠢到半夜跑回家收信的話。
 
  接下來,這個晚上我會在醫院想你的信,那封明天才能收到的信。我想我會花一整夜想它。

                   Mina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