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5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Dear Haru:
 
  傍晚天空飄下細雨,今天稍微恢復一點體力,於是我撐起白色雨傘到外面走走,戴上耳機將音量調大,讓莉莉的歌聲蓋過一切。如果用耳機聽莉莉的音樂,那聲音就好像是從自己的身體裡傳出。
 
  我朝著小時候居住的地方走,不遠,大約一公里左右。天色逐漸變暗,我想去那附近的公園看看,唸小學的時候只要放學經常往公園跑,現在雖然住在附近卻一次也沒去過。
 
  沿著公園外的圍牆走,感覺這裡好像完全沒變,假山上的山羊還在,以前常偷偷爬上那座假山。我從旁邊的入口進去,和一對看來像夫婦的中年男女錯身而過,左手邊有個從前就在的石桌,正想再往前進,卻看到一個小女孩向我跑來,那是十歲的我。
 
  「快走。快走呀。」她對我這麼說。突然感到一陣暈眩,我趕緊轉身離開,差點因濕漉的地面滑倒。
 
  這個公園的隔壁還有另一個感覺完全不同的公園,是幾年前建的。入口很小,要經過旋轉門才能進去,在快到達時有個撐紅傘的男孩迎面走來,那畫面使我呆立在原地好半晌。我走到公園的某張涼椅前,那是我的位置。白色椅子上坐著十六歲的我,寬鬆的牛仔褲和球鞋,橘色橫條紋T恤,還有一頭比現在更短的綠髮。她聽著隨身聽,伸長脖子仰望,我順著她的視線往上,透過樹梢看見一片淡藍色天空,還有幾抹沒規則的雲。風吹過綠色葉片。
 
  然後她像是現在才發現我的存在,突然看著我說:「時間不對噢。」我對她點點頭,離開公園。回家。
 
  過馬路的時候看見一個撐紅傘的OL在等紅綠燈,綠燈了,對面走來一個牽著小孩的媽媽,手上握一把紅色雨傘。經過麵包店時想買個泡芙回家,有個婦人早我一步將傘放進傘筒,紅色的。突然有種買不到泡芙的預感,果然今天泡芙已經賣光了。
 
  離開麵包店,風雨變得好大,手上的白色雨傘被吹壞,感覺鞋子也有些浸水,每一步都走得很困難。最後我把傘和鞋子丟棄,赤著腳淋雨回家。剛開始有點噁心,不過沒一會就不在乎了。捲起褲管我踏著水漥回家。
 
  這封信好像跟角色扮演沒什麼關係,不過我是Phillia。因為我在中學的時候也曾被欺負過。
 
  我是Phillia,不是蓮見雄一。

                    
Mina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租處的管理員是個戴黑框眼鏡、嘴角下垂,年紀約莫65歲的瘦小老伯,態度很不客氣,對任何人都投以「你有罪」、「很可疑喔」的懷疑眼神,即使和住戶講話也像在質問犯人。

姊姊說他以前一定是教官,我和Haru在私底下偷偷叫他「老頭」。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Dear Haru:
 
  我是千瀨。千瀨是個普通的高中女生,動作很慢,做什麼事都冒冒失失的,口頭禪是「對不起」。如果要說有哪裡特別,就是千瀨在沒得選擇的情況下被改造成兵器。
 
  即使已經聽不見心跳,但是只要還能流眼淚就證明我還活著吧。
 
  就算一直想逃走,呼叫器一響還是得上戰場,然後再若無其事回來。電視沒有報導關於戰爭的新聞,所以我們繼續和平地生活在這個小鎮,身上的傷口只要貼幾個OK繃然後說「我跌倒了」就可以掩飾。大家心照不宣,關於戰爭和空襲絕口不提便可以當做沒這回事,因為如果說出來將會傷害到某些人,或是被傷害到,事實也不會因此改變。
 
  大概是下雨的關係,今天呼叫器沒響。沒上戰場的日子我只是個普通的高中生,成績平平,心思都花在寫交換日記上面。雖然兵器的事是個秘密,可是還是想做點什麼,所以我對暗戀的男生告白了,還硬塞日記給對方。儘管到現在仍忍不住想說對不起……
 
  我在日記寫滿「對不起」,然後在最後一頁寫上自己的座右銘。我會變得更堅強的。雖然是交換日記,可是到底是寫給對方看還是寫給自己看的,關於這點始終想不太明白。
 
  這部漫畫的結局已經想不起來了,不過那不重要,我只記得裡面有一句話……
 
  「我們將繼續相戀。」

          
          
Mina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本文引用自 minacha - 我的讀買22問

讀、買各11問,總共22問。
ミナチャ說很想知道我的答案,不過貼在這的似乎與當下回答ミナチャ的答案有出入。

は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ear Haru:
 
  這遊戲太好玩了,讓我忍不住躍躍欲試,所以現在立刻回信給你。
 
  今天我是小木偶皮諾丘。不能成為真正的小男孩,我只是個用木頭做的人偶,就算作工精細也掩飾不了不靈活的動作,不小心摔斷手腳只要再接上木頭,不是原先的那一塊也無所謂。我是感覺不到痛的小木偶。
 
  藍仙子說:「你必須去做勇敢、誠實、不自私的人,讓你的良心引導著你,有一天才會成為真正的男孩。」
 
  不過我既不勇敢也不誠實,還是個任何事都只先想到自己的木偶。 說一個謊,鼻子就會長一吋。我哪裡也去不了,所以決定讓鼻子越變越長,至少穿越這個湖泊,或許到了對岸會有蝴蝶或鳥兒停駐鼻尖也不一定。
 
  「其實我……根本就不喜歡你,這世界上最討厭的就是你了。寫信給你讓我感到厭煩,讀你的信也不是什麼重要事情,一天當中想到你的時間少得可憐。我是木偶,所以當然不可能心跳加速。」
 
  「最重要的是,我說的全都是實話。」
 
  不知道現在鼻子變多長了……

          
          
Mina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回家第一句話是:「好點了沒?」

真的只是很輕微的胃不舒服,拿來當作偷懶不做晚餐的理由,隨著時間過去自己都不在乎了,Haru卻在加班晚歸後仍惦記著這件事情;買了晚餐回來,叮嚀我吃胃藥,還堅持要洗碗。

我很好,真的很好。
看著他在廚房的背影,想起姊姊說過以前某個男友在她不舒服的時候總會不耐煩地問:「妳怎麼一堆毛病?」;還有最近讀的小說裡,妻子一臥病在床就容易生氣,即便沒有特別的活動也遲歸甚至是外宿的丈夫。
雖然Haru現在已經不會再為了一點瘀青大驚小怪,取而代之的卻是更實際的關心行為。

「還會不會痛?」
「中午吃了什麼?幾點吃的?」

像醫生一樣的問診,其實症狀或原因我根本無所謂,疼痛早就減緩得更微小了,但是,就讓我繼續享受這份專屬於我的體貼吧。

「嗯,還有一點痛痛的。」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和Haru在初相識時,經常談論關於書的話題,彼此都像怕會輸給對方似的拼命閱讀,也進行了好幾次的讀書約會:兩個人買相同的書在咖啡店各自讀著,再一起分享甜點和讀後感。

同住以後每天忙於生活,越來越少讀書的時間和興致,每次打掃看到書架上兩本重複的書本,心裡覺得浪費,同時又懷念起那段充滿書香的靜謐時光。
電影可以少看幾部、家事偷懶一點,這個春天我們又開始勤勞地讀書。剛開始有些吃力,在閱讀文字的同時,大腦會很自然地去想像、勾勒出畫面,不過因為久沒專心看書的習慣,腦海剛浮現出書中描述的房間景象:窗簾的顏色、餐桌、廚房瓦斯爐上煮沸的熱水……畫面還未完全成形就被走過眼前的貓給打斷,或是被住處外馬路傳來的人車聲干擾;但這種情形在讀完第二本書便不再出現,我又能儘情沉浸在文字的世界裡了。當書裡描述到愛情時,我總會想起Haru,每一段文字都像是自己的心情,讀完一本書感覺又重新再戀愛了一次。我時常覺得閱讀比鮮花或約會更來得浪漫。

嗯,好像離題了,寫這麼多是因為在找書時看到這個有意思的問答,讀、買各11問,總共是22問,看似很多題,但一一答下去倒很輕鬆,感覺像重新審視自己的閱讀歷史。



這輩子目前最喜歡的書:村上春樹《挪威的森林》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ear Haru:
 
  不知道在什麼時間睡著的,醒來時瞄了一眼床邊的鬧鐘,指針剛過2點。嗯,我感冒了,有絕對的理由再睡久一點。雖然這麼想,但很快就被MiuMiu、NaNa發現動靜。NaNa爬到我的腹部有規律地用前腳按著,想叫我起床,MiuMiu也跟著喵喵叫跳到床上。
 
  「嗯……」我含糊地敷衍她們,想再多睡一會。感覺臉頰有些輕癢,柔細的貓毛掃過肌膚,還有小小的鼻息吹來,MiuMiu正給我一個早安吻。想起你昨天下的指令,於是我閉著眼睛仔細回想你的模樣,黑色頭髮、額頭、美人尖、深邃的眼睛、鼻子、臉頰那顆痣,然後嘴唇。
 
  還好今天把我吻醒的是MiuMiu,NaNa每次一旦開始親吻就停不了,而且非得碰到嘴唇不可。
 
  不玩下指令的遊戲了,要懲罰就懲罰吧,大不了每天都唸你名字一百遍。總之玩這一次就好了。
 
  不過,醒來第一件事,想你。我感覺很好。

                     Mina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吃了罪惡的東西,我們就精神百倍!


我第一次的戀愛對象,是個有許多女友的男人。
每次和他見面時,兩個人獨處的時候,我總是感覺胃部在翻騰,苦澀的胃液代替我的血液流竄到全身,不知怎地,即使經過再長時間也感覺不到一點飢餓。
有次他勉強餵我吃了口三明治:「小黃瓜我已經挑掉了,吃吧。」可是才入口,一股噁心的感覺直衝腦門,我很想吞下他餵我吃的食物,卻還是止不住反胃跑到廁所將混合唾液的三明治和眼淚吐出。
小黃瓜特有的青澀氣味在嘴裡久久無法散去。

和Haru約會以後,我們經常到處嚐各種美味料理。
在越南餐廳吃「生牛肉河粉」,淡粉紅色的肉片滑進嘴裏,滲出的肉汁刺激著喉嚨,刺激著身體深處,每次品嚐完美食我們都更加飢餓的彼此索求,渴望將對方身上殘留的食物味道全舔舐乾淨。
做完愛說的第一句話卻常常是:「肚子好餓。」
食慾像永無止盡。

或許,人的食慾和性慾都受著相同的神經牽動。我隱隱這麼覺得。
讀完村上龍的《料理小說》以後又更加深信。


「在嘴裡慢慢溶化,慢慢改變,然後,變成超越甜或是苦的味道。
隨著我們共享快樂的時光,有什麼東西滲透進入了我們的身體…



那條牽動著慾望的神經,大概就在靠近心臟的位置吧。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Dear Haru:
 
  電腦搬到房間之後越來越少關機了,總是讓它開著,我開始擔心這樣下去會燒過頭。開著電腦房間溫度會上升,運作的聲音也顯得格外嘈雜,不過這樣反而讓我睡得更好,總覺得那聲音聽起來令人安心。
 
  我喜歡讓電腦開著,聽著那聲音入睡,想像你在電腦的另一端也正熟睡。
 
  今天酒精發揮得好像有點快,大概又沒辦法把信寫好  ,不如再來玩別的遊戲吧。讓我想想,玩什麼好呢……
 
  嗯,來下指令吧。以不影響對方生活作息為原則的指令。
 
  那麼……明天一整天,從你起床到入睡前,每一次口渴喝水的時候 (飲料也算) 都必須把我的臉再回想一遍。就這樣。
 
  其實我想出些更惡整你的指令,不過怕被報復,還是先簡單一點好了……
 
                     Mina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