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2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們進一家餐廳,點菜、用餐、上甜點,
Haru一定坐我旁邊。

有時候服務生會有些錯愕,嗯,我知道,對面還有位子。
可是桌子好寬,這樣距離好遠。

我們總是排排坐。

沒多久,隔壁的情侶從對面換到並排坐了。
後面桌的女生突然變成娃娃音,看起來很僵直的那對男女氣氛緩和了。
原本距離很遠的人們越靠越近,黑色裝潢的店變成了粉紅。

我們進了一家餐廳,每次都發現大家也開始排排坐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近來日本的喜劇電影越來越好看了,天才編劇宮藤官九郎的《舞妓哈哈哈》有不輸《下妻物語》的搞笑程度及演員陣仗,雖然很扯,卻令人從頭笑到尾,看完心情大好。

不太需要多作劇情介紹,如果你喜歡充滿愛與夢想的熱血電影,這部絕對能滿足你!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電影改編自伊朗漫畫家瑪嘉莎塔碧(Marjane Satrapi)自傳性質的漫畫《我在伊朗長大(Persepolis)》,對於伊朗的政治背景並不清楚,也沒讀過原著,但全片以九歲伊朗小女孩的角度娓娓描述動亂的政局,透過主角的視界,隨著小女孩長大我們也更加瞭解這個國家,以及戰爭背景下伊朗女性的成長歷程。

整部動畫以黑白手法表現,只有少許色彩,不知道導演是不是刻意藉此呈現戰爭不自由的氛圍,儘管是這麼沉重的題材,故事中人物的幽默對話卻也讓人莞爾,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在主角面臨是否離婚時放聲哭泣,她祖母所說的話:「妳的傷心並不是因為婚姻即將要結束,而是因為自己做了錯誤的決定。」

這並不是一部劇情高潮迭起要人落淚或大笑的作品,卻會令人回味再三,我很喜歡這種看完沒什麼深刻感想卻始終縈繞在心頭的電影,久久不會散去。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ear Mina:

  因為鼻子的關係,我喝了好多好多的水。母親因為房屋買賣的問題,今天回高雄處理。雖然平時母親在家也很少談話,但有另一個人和自己處在同一個空間裡,總會令心情安定許多。當然也不是說任何人都可以。要是其他親戚的話應該會令我更坐立難安吧,更別提如果是完全不相識的人了。

  下午完成一集劇本,然後寫信給妳。寫了一半,開始上網瀏覽網頁,還有聽音樂。時間到了,便出門接小朋友回家。今天娃娃車到定點的時間比較早。我注意往來的路上行人,有些已經換上夏季服裝,我仍套著運動夾克。回到家中後,寫了第一封信給妳。寄出。然後又開始瀏覽網站。

  陪妹妹看了一部卡通,回到房間寫了一點網誌,然後找資料。打開msn,一上去就有人丟訊息給我,雖然不是討厭的人,但突然不想說任何話,也不想敷衍對方,於是說了個謊以後把msn給關了。或許把電腦關掉看點書會比較好,但結果是現在又想寫第二封信給妳。

  今天星期五,妳應該去了一趟醫院吧。我這麼想著。我吸了吸鼻子,摸著下巴,然後才想起今天應該是刮鬍子的日子。

  雖然看不見妳,也並不是很瞭解妳。但是寫信給妳這件事情卻令我感到些微的安定。

                    
Haru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ear Haru:
 
  開始寫信給你之後,我總是想著要寫些什麼。
 
  「要不要告訴你這件事情呢?或是那件事?」、「這個畫面真讓人感動,應該要怎麼描述才能傳達給你?」、「說這個好嗎?好像有點太無聊了……」
 
  想著關於這些那些,然後試著把它們化為文字,雖然我喜歡文字,我喜歡用每一個單字拼湊出來的完整話語,可是這種時候就會覺得文字能表達的有限。應該說,我對文字的使用太、太……該怎麼說,總之就是不夠好的意思。
 
  卡夫卡說,有種法術可以讓兩個人無用碰面,甚至無需交談,就可在一瞬間瞭解彼此的過往一切,一句唇舌都不用浪費 (是巫術沒錯,我完全相信這一定是巫術)
 
  雖然我不知道他指的到底是什麼,也覺得瞭解過往的一切太可怕,可是如果有那種無需多說什麼就可以傳達「現在」的巫術就好了。
 
  要是真有這種巫術,我想那個屬於我的魔法密咒一定很簡單,其實我只想寫一封只有M這個字母的信就好了;一整封寫滿M的信件。像是怪盜給的預告信之類的 (啊,光想就帥氣)
 
  若真有這樣的巫術就好了……
 
                    
Mina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默契音樂2007入冬推出的超值合輯,《Stockholm Touch》。新台幣99元的價格,聽見斯德哥爾摩的純淨、溫暖。

一直都覺得,是不是寒冷國家的人才能做出如此溫暖人心的音樂。像漂浮在熱可可的棉花糖、像安徒生童話裡的顏色、像小女孩頰上兩抹紅暈,北歐音樂裡特有的可愛慵懶總能在冬季溫暖我被凍得失去知覺的鼻尖和耳朵。


專輯介紹:
曲目:Come on Rainbow
演唱者:Cake on cake
由瑞典全能創作少女 Cake on cake作為開頭,由多種樂器和玩具音效串成「 Come on Rainbow」,層層流動的樂音,充滿可愛氣息。

曲目:The Flower Man  
演唱者:Yosei
Lina Langendorf慵懶的聲音,在「The Flower Man」輕快節奏唱和下,讓人忍不住跟著旋律小跳步地跳起舞來。

曲目:leaving you behind
演唱者:Hello Saferide
唱著「leaving you behind 」的Hello Saferide ,溫暖渾厚的歌聲讓人不得不聯想到諾拉瓊斯。像一杯午後的熱茶,暖醒你的脾胃再蔓延到整個身心,即便唱著哀傷的事也依舊感動窩心。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Dear Haru:
 
  現在我正聽著陳珊妮的《四季》,想你也一定在聽同首歌,一想到這點就覺得十分有趣。
 
  這封信寫完上面這段話的時候,你突然敲我,然後說「一起去看電影」。我不知道為什麼沒有立刻回答你,莫名其妙開始整理起電腦桌,把堆在螢幕上面的兩本書還有三張CD拿起來,交換順序重疊整齊之後又再放回去,然後坐下,從筆筒隨手拿一隻筆,黑色油性筆,上面寫『極細』兩個字,伸手把裙子上的皺摺拉平……
 
  好像應該說點什麼,於是我問了一個蠢問題。比廢話還糟糕的蠢問題。
 
  「嗯。」我點頭,覺得自己真是糗到家了,應該趕快去好好泡個澡,最好是牛奶浴。
 
  還好你看不到我的表情……想到這裡的時候又突然發現,不對,那也看不到點頭!才趕緊補上一句話。
 
  洗完澡,喝半瓶Cruiser Ice,才回來繼續寫這封信。不過我忘記原本是要接著寫什麼了。
 
                    
Mina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Dear Haru:
 
  
其實昨晚睡前我寫了一封信,在筆記本上。不重要的筆記本,上面總是記些隨手寫的句子,通常寫完會馬上被撕下,撕成就算看見其中一小碎片也絕對看不出寫了什麼的大小。
 
  我在安眠藥發揮作用之前聽著音樂寫那封信,把整本筆記本都寫滿,然後沉沉睡去。
 
  好像作了一個跟紅酒有關的夢,夢見自己喝到生平從未喝過的香醇紅酒,內容或是畫面都沒印象了,只記得喝下第一口酒的感覺,接下來就是不停尋找那瓶酒要去哪買之類的無聊劇情吧。
 
  醒來之後覺得口好渴。一整天都口渴的受不了。
 
  我試著把筆記本上的字打在電腦裡,不過沒辦法,一封信不可能寫兩遍。或許我本來就不打算讓這封信寄出吧,所以才會用筆寫下來……
 
  這幾天總在整理衣物換季,不知道是我東西太多了,還是拖拖拉拉的慢慢整理,花了好多時間。這個春天好短暫,總覺得時間似乎過太快了。
 
  昨晚好像聽見青蛙的叫聲,不過應該是我聽錯了。
 
                    
Mina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