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1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Dear Mina:

  這封信應該在看完電影回到家後,就立刻寫給妳。但對於有件事情該不該告訴妳,讓我猶豫許久。然後妳回到家,於是在睡前又讀到妳的信。

  昨夜的晚餐是在外面餐廳吃的。在排隊等候的時間,我隔著馬路望向電影院,晚餐過後,我獨自走著,而且決定要獨自一人去看電影。無論如何都必須去看電影才行。

  因為妳說,妳有好多的洋裝,所以我總是會把妳與洋裝聯想在一起。很簡單、很素的那種洋裝。然後拿著一把淺色系的傘,在雨中漫步著。雖然妳應該也擁有很多雙鞋,款式很多,但我總是覺得穿在妳腳上的應該是慢跑鞋。然後走在溼漉的柏油路面,發出「啪嚓、啪嚓」的腳步聲。

  或者是正在偷喝酒(感覺很像偷喝)的妳。手托著下巴,把裝有酒汁的杯子放在一旁,像是喝了不少,但是卻露出「絕對不會就這樣倒下」的表情。

  話雖如此,但是如果看見妳戴著深色膠框眼鏡,很認真地看著書或是寫信。周圍的環境沒有一點聲音,連翻動書頁的聲音都覺得刺耳。然後妳微微地皺著眉心專注在書本。我想那畫面一定會令我昏厥吧。

  請別在意妳的信是否能令我微笑。我喜歡讀著妳談陽光、談風還有雨,或者說喪氣話也不要緊,儘管是無意義的發牢騷。無論是怎麼樣的內容,美麗或不美麗,那些我都好想知道。所以,我也告訴妳這件不知道算不算得上是美麗或不美麗的事情。

  其實我哭了。並不完全是因為電影的關係,但我真的哭了。只是在線上,我沒有辦法誠實地直接告訴妳,我讓眼淚流出來了。雖然哭泣是種很正常的情緒,但我總不想讓人看見、或知道我有哭,或哭過的這件事情。反正只要不被像現行犯一樣被逮著,無論如何我都會隱瞞,或是說謊。

  我想,我只是為了想哭泣,所以才獨自一人去看電影。

                    
Haru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Dear Mina:

  睡前讀了妳的信,到了下午再次開信箱又收到妳的信。立時有種是不是該睡覺了的錯覺,於是突然覺得睏,彷彿真的有某種暗示藏在文字裡面一般。也或許是因為早上並沒有睡足的關係。但當妳說去洗澡的時候,我一躺在床舖上便睡著了。沉沉的睡去。直到晚餐的時間,才被姊姊喚醒。

  電腦沒關。我看著妳傳來的最後一個表情,想回話給妳。雖然妳已經出門了。

  晚餐是在外面餐廳吃的,出門的時候雨才剛停,空氣中彌漫著柏油路面被打溼的氣味。我以為雨應該會下的更大才對,沒想到在沉睡中所下的雨,醒來就停了,像是有雨的夢醒了一樣。

  餐廳好多人排著隊。我走到附近的電影院看看正在上映的戲碼,是《現在,很想見你》。然後雨又開始下了起來。只可惜還是很小的雨滴。

  今晚的食慾很好,吃了三碗的飯還不覺得撐。用完餐後,我還不想回到家裡面。幫媽媽和姊姊開了門後,便獨自走在紅磚道上。我走在國小以及國中時那段步行上學、放學的路上。如果當時妳與我正並肩走著,我會用手指著某個方向,然後告訴妳在多久以前那兒原本應該是什麼模樣,有些什麼東西;現在多了什麼、少了什麼;然後我在哪條路上奔跑惡作劇,哪個廣場與同學玩躲避球,還有哪間五金行一直屹立不搖,直到現在還在營業,而且一點都沒有改變。我一邊走著,一面這麼想。只是,那些東西都已經不再了。

  嗯,是不再。

  或許現在的妳正喝著些酒,也或許正跳著舞。我抽著菸、打著字,一邊想像那個畫面,突然覺得妳真像是一個夏天的女孩。這與出生在夏季無關。只是個畫面而已。

                    Haru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ear Mina:

  大約在清晨四點的時候,打開信箱看到妳的信。原本打算回信,但既然妳希望「讀妳的信」是我睡前最後做的一件事情,那麼我就照做吧。於是讀完妳的信後馬上就寢。

  這麼一來,好像「讀妳的信」本來就該是在入睡前做的事一樣。意味著一天的結束。在入眠之前能讀到妳的信是件很好的事情,像是有某種暗示在裡面,我能很快進入深沉的睡眠。

  但這麼一來,彼此往來的書信似乎會有時間差。在睡覺前讀妳的信,在還沒打算要睡覺之前的時間回信,能這樣讀信、寫信給妳,不知道能持續多久。說不定換了個工作,生活就完全改變了。

  昨晚凌晨,一面更改網誌版面、一面與妳傳著訊息,好有趣。這與我在趕稿,然後妳正在乾一杯的情形不同噢。而是像熬夜製作畢業設計作品一樣的感覺。我們在同樣的時間做著同樣的事情。

  天氣越來越悶熱,快到中午的時間仍被悶的無法清醒,有頭暈目眩的感覺,還有點腦鳴。

  快點下起大雨吧!

                    Haru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ear Haru:
 
  我好愛雨天。雖然也曾抱怨持續太久的雨,不過一年當中最期待的還是梅雨季節。
 
  在下雨的日子看電影。在雨天一個人到咖啡店看書。在雨中撐著傘漫步,想像如果我有一雙紅色雨靴。在陽台隔著窗看外面的雨。在車子裡透過車窗看模糊的景色,數著雨刷的來回,左、右、左、右……總有好多事會特別想在雨天做。
 
  我在午夜12點過後撐一把淡綠色有著四葉幸運草圖案的傘,在家裡附近走走,順便買些酒和零食 (或許這才是主要目的) 。雨不大,隨風飄著,感覺好像不打傘也無所謂,不過我想拿著傘,讓傘柄靠在我右邊的肩膀,還不時轉動。我喜歡這樣撐著傘。
 
  大部分的商家都已打烊,可以看到有些攤販在收拾,做最後的清洗工作,或休息聊天。有個身軀微胖的小吃店女店員正坐在店裡的椅凳上,不知道為了什麼事情大笑,我跟她買過東西,她的表情總是很嚴肅。還有個攤販老闆一邊收拾,一邊拿剩下的食物餵兩隻小狗,狗的尾巴快速擺動著。路上沒有人,感覺好像在上演只有我一個觀眾的戲碼,關於「打烊後的商店街」這樣的主題。
 
  從便利商店買完酒和雪糕出來,所有的商家都收拾完畢,燈也熄了。我走在只剩下路燈還亮著的街道,感覺這條路變得好長,路的盡頭轉角處有個燈光,不記得過來時那裡有什麼店家或攤販,或許是當時沒有特別注意。我想著「在那裡會有著什麼呢?」一邊加快腳步前進,希望別在我到達之前也跟著打烊,就這樣邊想著這些,邊朝著光的方向走 (雖然那也是回家的方向)
 
  等走到轉角處才驚訝地發現,是賣花的攤販。其實這攤販很早以前就在這了,只是他沒有每天出現,我也沒特別注意過,而且完全沒想到在這個時間這個下雨的日子,會有人賣花。
 
  不知道是我表情太驚訝還是怎麼,把花搬上小貨車的老闆突然對我一笑,「要收攤了,明天的花比較新鮮,明天再來。」他這麼說。
 
  我想我明天大概真的會呆呆地去買花吧。

                    Mina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