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12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火可真是奇妙的東西,
這麼安靜而平和,
內裡潛藏的卻儘是力量與破壞。
火一定掩飾了某些東西,
就和人類一樣,
不靠近些看的話,
有時根本不知道裡面藏著什麼,
有時不吃些苦頭,就看不清真相。」



   在文學、設計、電影等各類創作中有其分界,一類以「受歡迎」為主的主流派,另一類則是為表現形式而堅持某些要點原則的非主流派,或稱另類。改編自松本大洋同名漫畫的《惡童當街》在筆者看來偏向後者。

  片頭之初,有點誇張的廣角鏡頭尾隨烏鴉鳥瞰城市的畫面,搭配詭譎且節奏感強烈的電子配樂,短短大約十來秒鐘,筆者全身就起了肌皮疙瘩:「這部動畫真是太令人期待啦!」

は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ear Haru:
 
  沒有人規定非要每天寫信給你,昨天沒寫,其實今天也可以不用寫。每天寫信好像太嚇人了,不過現在好想告訴你一些沒意義,但是可能跟你有那麼點關係的事情。所以我在到家後的十分鐘坐在電腦前,寫信給你。
 
  在醫院待一整天,正確地說,在醫院的Starbucks和書店待了一整天。
  面對眼前整齊排列的書本,我用右手的中指輕劃過每一本書,從左到右。在這裡的書本,哪些是你看過的,哪些是你沒看過的呢?我想著這樣的事情,不發出聲音讀每一本書名。
 
  過去我總是貪婪地帶走每一本想看的書,拿得動多少就拿多少,但現在決定以後到書店只能買一本書 (博客來例外) 。如果這是你沒看過的,我會像發現什麼新大陸似的雀躍,帶著莫名的優越和藏了什麼秘密的心情讀它;如果這是你看過的書,那麼我更是非讀不可,不知道這算不算不服輸的心態。我想我無法忍受你看過的書我卻沒看過這件事情,雖然我讀過的書其實也不多。
 
  我就這樣想著好像跟買書無關緊要的事情,挑三撿四從架上選了一本書。結帳。
 
  初春的午后很溫暖,我穿著淺褐色風衣,坐在落地窗旁的沙發,喝難喝的熱摩卡。咖啡不怎麼好喝,書也不怎麼好看,不過這樣閒適的心情讓我差點忘記自己身在醫院。
 
  沒意義的事情說完,接著我要來讀你的信了。
 
                    Mina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Dear Mina:

  雖然說已經很睏了,但還是想寫封信給妳。

  不知道這麼遲才回信,是不是令妳這兩天都睡不好?對此,深感抱歉。但假如我的信能讓妳睡得安穩,我很樂意每天的每天都捎封信給妳。

  雖然妳總認為自己總是談著無意義的事情,但其實讀著妳的信,本身就是一件值得期待的事情,根本不需要有些什麼意義。

  還聽得見窗外偶爾有汽車疾駛過的聲音,時間走動的聲音也格外清晰,我把燈關了,想著要怎麼告訴妳關於那記事本的事情。

  嚴格來說,它不算是記事本,而是速寫本。內頁的紙質是塗鴉專用的紙,雖然不是高級的那種,沒有任何線條、格子、頁碼,只有一頁純白,刻上紙本身的纖維。封面是淺褐色,像是用某種布料纖維製成,硬皮的。我喜歡它在兩頁封面的帶子,素描本都會有這種帶子,雖然我不可能將它真的捆綁起來,沒什麼實用性質,但我就是喜歡那兩條帶子。帶子是深褐色的粗布緞帶。

  下午的時候,太陽好大,我跑到陽台,打開這本子拿著素描鉛筆,原本想畫些什麼,但怎麼樣都畫不好,畫不出心裡面想要的樣子,於是我把畫糟的那頁撕去,然後就不敢再下筆了。已經好久好久沒有畫素描,就連速寫的感覺也全部都失去了。直到現在我才知道,原來連這種東西也是會失去的。然後我回到房間,躺在有直條紋的米色床罩上,想著關於未來的畫面。我突然不想看見所謂的未來。

  假如人只需要吃與睡就能滿足,那該有多好。雖然這麼說毫無雄心壯志,成不了大器。但是我的見識也真的只有到這個地步了。一點都不值信賴。

  給妳的信不應該這麼沮喪。更何況還買了那本子。

  我想找回已經忘記的繪畫感覺。但是我現在好睏了,好睏……

  晚安。跟妳說了晚安,覺得很安心。

                    Haru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些詞、或句、或字,
出現的時候令你呼吸困難、然後憤怒,對濫用這字眼的人憤怒;
但其實是對被束縛的自己憤怒。
揮之不去的沉重,乾脆殺了將話說出口的人吧!
這世界,在各個角落每天都有因不經意的話語而死亡的人。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11

12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Dear Haru:
 
   醒來第一件事,寫信給你。
       我應該在這種時候寫信,而不是在讀完你的信之後,那會讓我忘記自己想說什麼。你在信裡下了什麼暗示嗎?為什麼每次我讀完之後腦袋總是比平常更加空白,好像有什麼被吃掉了。
 
  寫到這裡,忍不住又打開收信匣看你昨晚寄來的信。這次我只瞄一眼而已,不過仍瞬間忘記自己原本想說的話,在你解除暗示之前我還是先遠離那些信好了。至少不該在寫信前亂看。
 
  為了能繼續寫信,我起身走到陽台休息,雨已停,天空是灰白色的。我在天色泛白時入睡,醒來後的天仍沒有明亮多少,感覺自己好像不曾睡著似的。不過精神很好,這會是個美麗的星期天。

  其實每一天都一樣,我對星期幾並沒有特別的感覺,日復日的生活都是這個樣子,今天幾號或星期幾對我來說不怎麼重要。若不是季節會影響天氣變化,可能也不會發現月份的存在。

  通常你都怎麼度過出奇短暫的美好星期天呢?如果這時候你還在睡夢中,或許會夢見這個星期天該怎麼度過、會做些什麼。我總是在夢裡計畫好當天的一切,雖然醒來後經常什麼都忘光了。如果你也會這麼做的話,那麼現在是否夢見了這即將展開的一天?裡面會有寫信給我這件事嗎?我想像你現在正夢到自己在寫信給我。
 
                    Mina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Dear Haru:

  繼續寫信,我忍不住想自己到底為何要繼續寫,不會就只是為了練習寫信這件事,持續地寫,只為了把信寫好?此時你正在線上,而我在這裡偷偷寫信給你,這種感覺很有趣,好像在作什麼壞事似的。在夜晚寫的信,或許當你看到的時候是在白天,一想到這點總覺得有哪裡不太對勁,如果你是在白天看我的信,那麼那還是我的信嗎?可以的話,真想請你在晚上時看信。當然或許到目前為止你都還沒看到什麼信過。

  如果你收到我的信,請不要在遇到我的時候問我,我想我一定會羞愧地當場昏厥,然後你會發現電腦那端一片沉寂,因為我昏過去了。不過我總覺得你不會提,雖然不清楚你,但就是有這種感覺。

  通常寫信似乎都要有些什麼問候或祝福,要做到這點對我來說挺難,不過若真想把信寫好總是得練習看看。那麼,你今天看到風了嗎?在不久之前都還是冬天的感覺,可是今天 (好像該說是昨天) 在白天外出時我確確實實看到風了,那是春天到來的象徵。不是感覺到,是看到。春天是用看到的,眼睛會告訴你季節的交迭;秋天才是靠感覺,總是那麼突然就可以感覺到夏季過去之後的秋。

  所以,如果你今天沒看到風,明天請打開你的眼睛,風的樣子非常美麗。
  不知道這算不算一封信該有的祝福或問候,我也只會這麼寫了。

                              Mina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有時候,我感覺不到愛情;
嗅不到任何『你愛我』或『我愛你』的氣味,這氣氛有太過平常的尷尬,此刻聯繫你我的是感情。我甚至無法用『我們』這個字眼。

不是你所希望的人我一點也不抱歉,而你沒注意到我的情緒我也不失望;愛情在的時候那麼點小事情也能傷心欲絕,不在時受了傷還是能談笑風生,或許當愛情不在這裡我便不會受傷,你也是。

隔壁獨自用餐的男人以為我們吵架頻頻往這望,我覺得難堪,因為並沒有任何爭吵,明明不愉快了卻都沒表現出來,試圖炒熱氣氛的我令自己好難堪;然後我們若無其事用完餐,回家路上你說我可愛,到家後兩個人不說話各自忙自己的事,窩在沙發上看電視時開始聊天互相取暖,今晚沒有晚安吻。

但愛情它不會總是不在,或許明天我們又甜膩得過份,
沒有什麼不好,也說不上好,感情這種東西真是奇妙。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