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7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Haru說,他最討厭在夏天拼命遮陽的女人(像大S那種)

我總是在夏季穿著裸露肌膚的細肩帶、涼鞋,他不知道陽光底下的雪白肌其實背後有很多秘密,手上那把可愛(抗UV)洋傘不只是造型,冰箱裡的牛奶除了喝還有別的用途,浴室那麼多瓶美白洗面乳也不是用來洗臉的。

其實我不是很重視美白的人,但是這個夏天實在太熱了,只好乖乖開始生平第一次的「美白」,在這張臉莫名奇妙地越來越白之前,希望身體也能追上它的速度。
雪芙蘭

雪芙蘭防曬乳液 SPF30

多年來愛用品牌,原本迷信ANESSA的我在第一次使用雪芙蘭的時候為之驚豔,從此對開架防曬品產生信心。
比專櫃還清爽的質地,擦上的瞬間即吸收,是目前用過最不黏膩的防曬乳。便宜低廉的價格適合隨時大量補擦,雖然有時候會變心去試新產品,但最終持續使用的總還是它。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特別日子或特別心情才會從香水櫃取出。
陽光下,那液體有清澈、琥珀色帶淡綠晶瑩的光澤,一點不混濁,像清澈的茶水。噴灑在空氣中,屏住呼吸,香水逐漸消散之際,空氣才慢慢染上一抹高雅香味,我長長吸一口氣,不敢太多,深怕貪婪汲取會將才剛穿上的香氛減少。

這是只屬於2001年的香氣,稍縱即逝。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除了Haru,這世界上最疼愛我的人就是姊姊。
很多時候,姊姊好像比Haru更多一些。

小時候的姊姊是個典型的老大,完全聽從大人的話,徹底欺負弟弟妹妹。我總是覺得她真是個小霸王,既感到畏懼的同時又驕傲自己受寵,因為姊姊從來沒欺負過我,她一下跟這個好,一下跟那個好,但始終會把我帶在身邊;如果有人欺負我,就算是長輩,她也會突然一改人前溫和的個性大發飆,常常因為這樣,我委屈的眼淚馬上就止住了。

我不喜歡姊姊交男朋友,因為她每次戀愛都好像被外星人綁走一樣換了個人,變得很沒個性,怎麼看都不像我認識的那個姊姊,但每次失戀外星人回到宇宙,我姊姊又回來了。我想,都是那些男朋友的錯。

我想吃什麼,姊姊半夜也會帶我去買,她是唯一可以「因為沒滿足我的胃而生她氣」的人,即使我任性也不會真的討厭我;雖然我們會大吵架,每次也是當天就合好了,我們總可以在罵完對方後很自然的問:「晚餐要吃什麼?」。

這個從我出生到這個世界就一直在一起的人,比父母還無條件愛我的,今天是她的生日。昨晚我們一起提前慶生,我悄悄許了願:希望在場的三人和三隻貓都健康幸福,更希望姊姊能談個最棒的戀愛!

親愛的姊姊,生日快樂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們一直重複聽Jason Mraz 的《I'm Yours》
每天出門我說:「早餐要吃噢。」,下班回家他在MSN丟:「路上小心。」給我。
有時候太疲累他忘記在睡前吻我,有些早晨我忙著梳妝吻別得匆促,但我一直都知道他很愛我,像我愛他一樣。這是很簡單的事情,要一直重複卻好像很難,有太多人告訴我太多不幸的例子,我們都不是戀愛專家,各自有一次慘痛經驗,或許就因為我們很笨拙才能一起努力。

我只是想說,雖然一直重複,但我是很認真的在過日子噢。
在相愛之前,相愛後都是,因為這一切是那麼重要。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每個女人都有屬於自己的口紅,通常它會是最接近妳唇色的那支。

我總覺得屬於自己的顏色是蜂蜜奶茶,但是愛用的RMK眼唇糖彩棒 (也是奶茶香味) 在經常使用的情況下終於用完,再也擠不出任何一點美麗給我,只好開始到各大專櫃尋找屬於自己的蜂蜜奶茶。

如果不是偏橘,就是太咖啡,或者帶一點金。
總是沒有真正的奶茶色。

不過皇天不負苦心人,終於讓我找到很接近的蜂蜜奶茶了


stila蜜唇動凍筆lemon grass:

轉轉轉的唇筆設計雖然有點不方便 (很難控制用量) ,卻能精準地完美描繪唇形,顏色飽和水亮充滿玻璃感,顯色度以唇蜜來說頗佳,妝效持久。

2007春季推出的《蜜唇俏翹筆》豐唇效果也很棒,質地超光澤、超細緻,而且真的會變成嘟嘟唇呢!不過顯色效果不優,沒有修飾唇色的作用,比較適合當護唇膏或搭配脣膏使用。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問,「愛」現在變成什麼樣子了?
你說不一樣了,和最初的感覺不同,現在像是和MiuMiu睡午覺那樣舒服。

我懂噢,因為我也最喜歡MiuMiu身上的味道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多想,把你關在我房間的浴室裡。
讓你哪也去不了,不讓任何人看見你,這樣你就會完全屬於我的了…
                                                                               2005年6月


結果我還是做不到任何傷害Haru的事情,捨不得將他綁起來,我們在只有彼此的小房間纏綿,彷彿全世界只有我們,就這樣死去也無所謂。可是出了小房間,他就不是我一個人的了,我痛恨所有接近他的人,就連便利商店的店員(男,20歲)跟他聊天也嫉妒的不得了,為什麼這麼有說有笑啊!為什麼要在他(店員,男,20歲)面前露出這麼可愛的表情!

「不准叫別人啊瓜!」因為那是他親暱的表現,只有我一個人可以被說:妳這啊瓜(外加寵愛的表情)。當然會不服氣,可是心底甜得很。然後他也真的不再說別人啊瓜了,除了啊瓜,我還多了很多暱稱,可是這樣不夠,這樣不夠,還是會有人對他說討厭的話啊!還是會有女生在他面前裝可愛:

「鬍渣渣長出來了呦。」
───(消音)!那是為我留的鬍子,妳裝什麼童音,主動跑去跟Haru要MSN,他說喜歡女生穿短褲,隔天跟我見面就穿短褲是怎樣,就算是百年的友誼也會瞬間煙消雲散。不遵守女性友誼守則:「朋友的男友不算男人。」的女人我最無法忍受了,要證明魅力也請找其他人,我的男人眼裡只有我!

結果,我還是個重色輕友的人。
但我真的受不了有人接近Haru,那是我唯一的寶貝。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