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4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有一種東西,一旦住進身體就再也不會輕易離開。 
它靠啃食你的心維生,在你的血液裡流動,有時覆蓋雙眼,有時堵住嘴唇。 但大部分時候都躲在黑暗深處。只有當空氣太過溫暖的時候才會悄悄爬出來…… 

不過那都不重要了,因為我正在呼吸。我在森林裡。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再看一眼,更確定些。 
會化成灰燼,或是從手中翩然離去,都不是現在。 

這是飛蛾,不是蝴蝶。 
噢不,我說錯了。這是蝴蝶,不是飛蛾。 

別動。牠會飛走喲。 
別太快飛走,月色很美,再多停留一會。 

天亮之前,留在這裡。天總會亮的,但是天亮之前別走…… 

我在朦朦朧朧中看見蝴蝶。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來玩遊戲、玩遊戲、玩遊戲。

今天我當鬼……躲好噢,但別躲得太好,找不到你我會哭出來。

明天你當鬼……屏住氣息不讓你太快找到,見你露出焦急的眼神,我偷偷把裙角拉出衣櫃。

1、2、3,木頭人!
你回頭,姿勢太怪使我輕微地晃動,你假裝沒看見。
再回頭,這次搖晃得更厲害些,你還是假裝沒看見。
1、2……嘿,我摸到你了。

比賽、來比賽、來比賽。

由我喊『開始!』,你要慢一些,假裝綁個鞋帶什麼都好。
你跑得快,於是我騎腳踏車,無論如何要比你先到達。但是可以把獎盃送你。
第一名是我,獎品和獎盃都給你。

你出題,我猜不到。題目會越來越簡單,答案也會越來越無所謂。以後1加1都等於3,因為我算錯了。
我出題,你猜不到。寫著答案的小抄會悄悄飄到你腳邊,我什麼都沒看到噢,答案是你解出來的。

 
就這樣一直玩遊戲,今天是昨天的延續,明天是今天的延續。
夕陽落下的時候再拖著腳上的泥巴回家,像孩子一樣。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終於明白,真正能夠作為支撐的東西只有自己的思考能力而已。」

  這是我接觸村上龍的第一部小說。原本想直接將這本書的推薦序貼上來就好了,因為那段推薦序實在達到推薦序應有的任務。畢竟寫在這的感想參雜太多個人主觀意識,而且似乎像是在對什麼對象發牢騷一樣。但如果真的這麼做的話,就沒必要特地跑來這兒看了。所以這也很有趣不是嗎?說不定就是有些人喜歡這種發牢騷的方式噢。不過還是附上連結,可以看看張惠菁對本書的推薦序全文:
《疲憊與希望》

  《到處存在的場所,到處不存在的我》利用八個短篇故事傳達同一個意念。從便利商店傾聽聲音的年輕人、在居酒屋參加聯誼喜歡繪畫的女人,接著是車站,然後到機場離過婚想想成為義肢裝具師的女人。那像是看著一幕幕不停播放運用大量分鏡的電影。而在分鏡本身也傳遞著某種訊息與氣氛,像是在告訴你這是我的思考,這是我的猶豫,還有這是我的決定。

は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以敵人也能夠了解的方式,以全世界都能理解的方法、語言和表現,持續展現我們的勇氣與尊嚴,……」

  太久沒介紹過自己讀的書了,似乎有些偏離一開始在這寫網誌的方向。雖然這本書讀完一陣子了,但對於內容的印象仍非常深刻。那像是滲入骨頭裡面的刺,無時無刻用微弱地、輕微的刺痛提醒著,最後這些細小的刺痛化成更細小的魚類,隨著赭紅色河流任意流竄。

  其實筆者未曾讀過任何推理、奇幻等等故事結構很突出的小說(別懷疑。無論是哈利波特、達文西密碼、福爾摩斯、亞森羅頻、金庸與古龍,都沒讀過),所以《五分後的世界》算是目前為止讀過最刺激的一部小說了吧。

は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可能會下雨。』

因為被雨的畫面吸引,去看了那個關於雨季的故事。
雨、森林、向日葵、中間穿插幾幕天空的景色,還有紅色的雨傘。不知道為什麼,這些片段的影像一直殘存在我的腦中,像是有某種暗示……

結果,我到底看見了什麼?
雨……我只看見雨季才有的雨,還有雨季特有的那種雨聲,還有……一些模糊的東西。

『有雨的味道,可能會下雨。』

就快要下雨了,就快要下雨了。
當雨季來臨時……我在等待一年只有一個這樣的時節。

然後,雨季來臨,雨季結束。

空氣中有潮濕的氣味。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次也好,能讓他感覺到彼此的相遇是幸福的。」

  
原本沒有打算到電影院看《現在,很想見你》。事情來得很突然,決定得也很倉促。
  大概是因為傍晚時分那場短暫的雨,讓空氣中過於敏感的水分子,沾濕了我的鼻與眸,滲入急著用力呼吸的毛細孔,還降落在那原本已經搖晃的心情,然後渴望著能夠放肆地哭泣。
  於是,我獨自一人走進電影院。走進雨季。在午夜。
  這些一定都是雨天即將來臨的關係。

  
電影簡介:
  
佑司五歲時,母親澪不幸因病過世。澪在臨終留下雨季將會回家的約定。沒想到就在一年以後的梅雨季節,澪真的回來了!只是,澪失去了所有的記憶。
  而巧(佑司父親)和佑司面對澪可說是又驚又喜,三個人不可思議地再次共同生活。二度墜入愛河的澪和巧,二度重回母親懷抱的佑司,一切都是那麼的幸福美好。可是,六個星期之後雨季結束,澪也隨之離開巧和佑司。儘管如此,澪卻在巧和佑司的心中,留下了一生難以抹滅的貴重寶物(以上節錄電影簡介)。

は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嘆氣會把幸福也嘆掉噢。」 
沒嘆氣,只是深呼吸而已。吸氣……吐氣…… 

「連顏色都淡去的疤痕不該覺得痛。」 
舊的疤痕淡去,還會有新的。像是個記號。 

「把臉埋起來會喘不過氣的。」 
那像是水煮雞蛋般地平滑,沒眼睛、沒鼻子、沒嘴巴。 

不能說話,看不見,聽不到。我是個沒有臉的人。 
如果你遇見了我,請別出聲喚我,我不能回過頭……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距離、距離、距離……
一直都渴望更靠近點,卻又想保持距離。
再近一點,再遠一些。像是最陌生地親密著。

像是彼此背對背往前走,看不同的方向。
你(妳)看見的,我只能用想像,而你(妳)也是。
我們想像彼此眼中的景色,繼續往前走。
然後,再轉身。朝對方走去……

你(妳)望著我,臉上掛著微笑,而我也是。
我們把距離拉遠,然後再靠近。

像這樣的距離,最陌生的距離,最親密的你(妳)。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珍自十二年前遭丈夫遺棄後,以祖傳秘方調製的海南雞飯打響名堂,於新加坡開設餐館,獨力養活三個兒子。傳統的珍一直渴望兒子繼後香燈,當發現長子及次子皆是同性戀者後,將希望孤注一擲放在小兒子Leo身上。(摘自電影簡介)

  這不是一部探討同志情感世界的電影。而著重於親情。

は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路上小心。」我說。不過沒說出口。 

留下一點溫暖,你和你的消息暫時消失。 
不用期盼接下來你會說什麼,不用等待你什麼時候出現…… 
我的天空將完全屬於我自己。在這幾天。 

花開了,抬頭仰望天空,是接近白的淡粉紅色。
你那裡又是什麼顏色呢? 
我在淡粉色裡看見春天,想像你又看見了什麼,想像你會在揚起臉的時候想起我…… 
我的天空現在只屬於我自己。而你在想像裡。 

嘿,別太快回來。讓我多享受這種不出聲的感覺。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應該要寫點什麼。我總是對自己說。

 


但是為什麼是『應該』,其實自己也不太明白……
眼中的世界逐漸變成文字,除了畫面以外,在腦海流竄的還有每一字、每一句。

這是我的眼睛。我的心。

然後,我把我的世界化成文字。僅那麼一小部分的世界。
不能給你全世界,即使用一萬字也無法完全表達我一秒鐘的感覺。

看見了,請別說你看見。
你應該告訴我的,是你的那一秒鐘。即使只用了一個字也好,或就那麼一句也足夠。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