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1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討厭青蛙王子這個故事。」男人說完這句話放下手中的酒杯。
「為什麼?」坐在一旁的女人略微側身問他。
「青蛙告訴公主其實他是王子,只要得到公主的吻就能恢復原狀,於是公主吻了他……」
「很浪漫不是嗎?」
「才沒這種事。青蛙終究是青蛙,不可能變成什麼王子。」
「可是他不是被施了魔法嗎?」她眨眼睛的樣子非常可愛。
「那只是國王和四週的人捏造的幻想,為了讓事情更合理化……想想看,一隻青蛙出現在城堡有多麼奇怪,還妄想親近公主。人們當然會為這件事找個合理又美麗的藉口。」
「那…青蛙就是說謊囉?」
「不,他不過是差點以為自己真的是王子。告訴自己原本是個王子,只是被施了魔法才變成這個樣子,總比承認自己就是隻青蛙好吧。」男人用手拉了拉大衣的領口。
「那最後呢?」
「最後當然不會變成王子,他本來就是隻青蛙。公主會很失望,落荒而逃,人們會把這隻青蛙趕離城堡。青蛙獨自回到原本的地方,不是池塘就是沼澤吧。」
「我不相信。青蛙其實真的是王子吧,就算不是,人們也不會那麼對他。至少公主還會愛他吧?」
「那麼,你願意吻一隻青蛙嗎?」
「如果我愛他的話。」女人天真地說,她的眼中有一種叫做『善良』的東西。
「不可能,沒有人會愛一隻青蛙。」
「你為什麼那麼肯定,世界上有各種可能啊!」
「因為我就是那隻青蛙……」

他說完這句話把大衣脫去。裡面是一隻真正的青蛙,綠色潮濕的身體,怎麼看都不是人類該有的樣子。
人們開始尖叫逃跑,有人甚至拿出掃把想趕他走。女人臉上掛著勉強的微笑,眼神透露出一絲驚恐和不安。還有後悔。

所以我才說,根本就不會有青蛙王子這種事情啊……
青蛙嘆了一口氣,穿回大衣,默默步出那家酒吧。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除了沉默,你還會什麼?」那孩子問手中的洋娃娃。
「…………」洋娃娃不發一語。因為孩子輕微的晃動,它的雙眼也跟著眨了一下。

像這樣的問題,洋娃娃聽過很多遍,每一次,都只能保持沉默。
它看著自己長長的捲髮,僵硬的四肢,想試著活動一下,卻連稍微彎曲手指都沒辦法。
我終究只是個洋娃娃。它在心裡這樣想。
唯一能做的,就是睜大雙眼看著對它說話的孩子。然後在有風吹過或是被搖晃到時,對他們眨眨眼。

「你還看著那娃娃做什麼?快來吃飯了。」孩子的母親催促著。
「我在跟它說話。」孩子說。
「洋娃娃是不會說話的,它們也聽不到你說的。」孩子挨了母親的罵。

被放到一旁的洋娃娃,既不能為自己辯解,也無法阻止孩子被罵。
每一次,它都只會讓那些孩子不愉快而已。它覺得很挫折。

「我在聽噢。我真的在聽噢。」

還是發不出任何聲音,洋娃娃靜靜地躺在屋子的角落。
這只是個洋娃娃,除了沉默,它會的仍是沉默。



Minac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沒有死亡,生命即是荒漠。沒有什麼事情是那麼急迫,做不做、對與錯也沒什麼分別,所以如果沒有那個絕對的死,生也就失去了所有的意義。但前提是活著。活著本身是第一要義。生猛地活著,才有力氣去逼視活著這件既殘酷復美妙的事實,並追索出它的奧義。(摘自本書譯者後記)

 

  吉本芭娜娜擅長以死亡作為題材,人物設定也經常有著異於常人的個性或經歷。或者說,正是因為死亡才會形成這些個性與經歷。在《鶇》中的人物鶇便是這類的代表。但如果說的是缺陷的話,那麼提到的人物就更多了。

は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