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死亡,生命即是荒漠。沒有什麼事情是那麼急迫,做不做、對與錯也沒什麼分別,所以如果沒有那個絕對的死,生也就失去了所有的意義。但前提是活著。活著本身是第一要義。生猛地活著,才有力氣去逼視活著這件既殘酷復美妙的事實,並追索出它的奧義。(摘自本書譯者後記)

 

  吉本芭娜娜擅長以死亡作為題材,人物設定也經常有著異於常人的個性或經歷。或者說,正是因為死亡才會形成這些個性與經歷。在《鶇》中的人物鶇便是這類的代表。但如果說的是缺陷的話,那麼提到的人物就更多了。

は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邱妙津《鱷魚手記》
  寫這篇,對我而言是困難的。
  去年,在某個新聞台看一個女孩評論這本書,她輕描淡寫地下筆,避開作者的背景,只談書的內容,我感覺得出那女孩對這本書所蘊含的摯愛。於是,略過邱妙津的名字,這本書的書名淺淡地留在印象裡。
  今年十二月中,逛書店無意間發現這本書,看了兩頁,便到櫃檯結帳。運氣好,因為隔週再去那間書店,庫存書已經沒了。
  讀完《鱷魚手記》時,我還不清楚任何關於作者邱妙津的背景,只由封面內頁得知,在她短促的廿六年生命裡,只留下四本書。於是,我利用搜索引擎尋找關於《鱷魚手記》的資料。然而,我開始後悔這麼作,因為這影響了我對這本書的判斷。每知道關於作者的一些細節,對這本書的感覺就越哀傷。這是一本寫下太多壓抑情感的書,每個字、每段話都像是用力地把心埋入鉛字裡。也可以說這是一部裝載太多痛苦與哀傷的紀實,用對生命最勇敢也最誠實的字體寫著。
  關於邱妙津或是其著作,到搜索引擎輸入相關字串便能找到裝滿五部大卡車的相關資料。
  那麼,我也學習那女孩,不談邱妙津,只談自己的感覺。

は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雖然以聖誕節為主題的電影很多,但是我始終認為「聖誕夜驚魂」是以這為主題的代表。
  這是一個以「好久好久前」為開始的故事。
  人類世界裡有許多的節慶,而「假日國度」便是為了這些節慶而存在的地方。在假日國度裡有許多小鎮,每個小鎮一年三百六十四天都在為了自己所屬的節日而忙碌著。像是「聖誕鎮」裡聖誕老人、「復活鎮」裡的兔子(不知道「感恩鎮」裡面住的是不是火雞)。故事就發生在「萬聖鎮」。
  萬聖鎮的任務是讓萬聖節變得更恐怖。在萬聖鎮裡面有個人稱南瓜王的骷髏人,他是萬聖鎮像明星般的領導人、他的嚇人天份無人能及、他的黑暗比起你的夢靨更為深刻、他是傑克。

  有天,傑克迷了路,不小心走到了聖誕鎮,在他眼前,有著不同於萬聖鎮恐怖陰沉的歡樂氣氛,傳來不絕於耳的歡笑及音樂,還有相聚的人們溫馨情感。這些畫面在傑克的心裡面起了漣漪,他迷戀著所謂的溫暖,他希望帶給人們溫暖。於是,傑克決定綁架聖誕老人,由自己來籌辦聖誕節……

は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失去的東西總是讓人覺得悲哀又孤寂,甚至是美麗的……

 

  翻開書的第一頁這麼寫。但是,如果期待有什麼浪漫到不行的淒美劇情,應該會大失所望吧(雖然這麼說很不禮貌,但是其中有很多橋段、對話都令我大笑不止)。

 

  當初我很想把這本小說命名為《再會小雞雞》,但是又想到,可能會有人因為這個書名而不知道該怎麼拿起書來看,所以最後決定更名為《樹上的草魚》。(以上摘自本書後序)

 

  每個人都在與自我不斷的拉扯抗衡中走來,從不敢置信到認同接納自己的處境,然後才有力量繼續走下去。《樹上的草魚》鋪排了一場美麗與痛苦交織、性別倒置的風暴,這場風暴徹底顛覆對自我的認知。

は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